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喻王叶】温柔燎原(下)

·伪佣兵梗,不会涉及太多战斗相关

·王叶,喻→叶

·设定简单,CE是G团敌对集团

 

 (上)  (中)一  (中)二

 

【Burn it out,gently】

【9】

 

 

所有所谓“行动”还不都是一个模式。

玩心脏,谁比得过喻文州肖时钦加一个叶修?

 

于是执行任务的过程很顺利,叶修成功把自己坑进了CE。

这会儿正被绑了手跪在地上,面对CE本人。

 

“叶修,你真是不小心。”

 

“对你们?我哪有多出来的心思小心你们。”

叶修脸上有伤,却笑着。

 

CE倒也不恼,伸伸手叫后面的人一鞭子抽在叶修背上。

叶修低头抽了口凉气,闷哼的声音死死咬在嘴里没发出来。

 

CE这就笑了,

“你也有这天啊,叶修,感觉一下,爽不爽?”

 

叶修抬头看他,额角的冷汗滴在水泥地上,眸子却沉静得要命,

“嗯……还行吧。”

 

然后又挨了几鞭,被浇了盐水,从头湿到脚。

“我看看,哎哟,还有没有力气耍嘴皮?”

 

叶修被他卡着下巴抬起头来,嘴角有血,表情却还是柔和的,

“不够我看的。”

 

大老板发出很丑恶的笑声,“叶修,要么我找几个人把你轮了?看你还有几分姿色。”

 

叶修轻轻挑了挑眉毛,

“这不行,我家那位要发火的。”

 

那人大概觉得有意思,就俯下身去凑近叶修,用拇指很用力地擦了擦叶修唇边的血迹,

“那也不是你说了、算……”

他没说完,惊恐地低头看了看。

 

叶修一只手拿了把短匕首抵在他心脏上。

 

“怎么会?!”

 

叶修把另一只手也从绳索里抽出来,手稳稳地抵在他胸腔,“老板,你记不记得十年前,害过的一个人,”

 

“名字叫苏沐秋。”

 

那人睁大了眼睛,看着叶修站起来,慢慢把刀移到他喉咙,

“顺便,”

“那个时候……我的名字,”

 

“叫叶秋。”

 

“不可能,叶秋当时应该和苏沐秋一起死的!”

他清楚地记得当时沉海的时候两个人是绑在一起。

 

“是的。”

叶修的声音很平静,似乎说的不是他的事,

“我手上的绳索是沐秋解开的,解了我的,就没有时间解自己的。”

他一手把刀架在他脖子上,用力很大,在CE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

“但他太厉害,还是解开了。”

“本来我们应该一起活的。”

“他的死因不是窒息,是抢救失败,肺衰竭。”

 

叶修摸出CE的手机。

拨了一个号码说,

“我搞定了。”

 

CE冷笑一声,“搞定?”

 

叶修没理他,对着电话笑了一声,挂掉了。

 

“嗯,他们比我搞定的还要快。”

叶修架着CE,被他们的人围在中间,笑着说,

“你们几个,大概就是CE现在剩下的所有人了。”

 

CE狂不起来了,他沉下脸,吐出一个名字,

“刘皓。”

 

叶修笑,

“嗯,败也刘皓,败也刘皓。”

“怎么这么不长记性呢……”

 

刘皓得到的CE内部信息很少,但是以喻文州和肖时钦的手段,足以从这里面挖出点什么了。

然后就是——SURPRISE,这几条信息后面是巨大的情报网。

CE情报部门的部长是个突破口,当时CE遇到几个大危机,CE前任部长突然失踪,现部长能力很强却不愿意为CE做事,最后因为儿女都在CE监视下,被威胁上任。

这事情过了很久,他原本怨恨在心,但几年来CE待他很好,撤掉了所有对他的威胁,他也就不再想这个问题,毕竟安生工作对他而言坏处并不多。但这次喻文州查到他,马上顺藤查他家庭。派人跟踪了几天,发现CE根本没有把监视撤掉。

这一份东西拍到部长面前,足够彻底瓦解他对CE几年来萌生的一点点信任。

然后后面的事情顺理成章。

 

CE在聚拢人心上,做得太差。

 

慢慢瓦解,慢慢瓦解。

 

然后到现在,一切都快要成熟的现在,叶修独自执行任务,直捣黄龙。

 

分崩离析。

 

CE安静了。直到叶修把他交给组织里的人的时候,才深深看了叶修一眼,

“这事情不会这样就完了。”

 

叶修笑,“我等着。”

然后一边发信号让大部队撤离,一边转身往刚才的废弃工厂里跑。

 

跑进去没多久,工厂里就开始陆续发出爆炸的轰鸣。

叶修却丝毫没停下。

——工厂里还有东西,CE把CE核心元件带过来了。拿到这个,才能彻底弄垮CE。

 

喻文州一直在联系他,叶修没有理。

 

叶修跑进中央厂房的时候,整个工厂已经浓烟滚滚,他背上的鞭痕还在淌血,一动就抽着痛。但他知道,近了。就在这个地下室了。

 

他跑进地下室的时候。喻文州刚刚冲进浓烟里。

喻文州看到叶修的信息的时候就觉得不对,CE的人已经全部在G团掌控下,完全没必要这么急着撤离。然后他再一想,马上就觉得不对,播内线给肖时钦问元件的事情。

果然没有!

叶修去找了!

他简短地通知了王杰希,直接就往工厂里跑。

 

看着终端上叶修的位置好久没变,喻文州觉得自己心都揪起来了。他只希望叶修是在做什么不改变坐标的事情。

但他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场景让他心下一凉。

 

最后的厂房,在巨大的声响,冲天的火光中,

轰然倒塌。

火焰卷着粉尘直上云霄。

耳鸣。

长长的尖锐的声响。

滴——

就像生命检测仪上面心跳停止发出的那一声,像句叹息,烧得喻文州体无完肤。

 

这大概就是末日了,喻文州想。

 

他往后面倒了倒,在一片尘土里躺下,闭上眼睛,头脑一片空白,浮现的都是叶修的脸。

喻文州觉得自己要累死了,心脏痛得他快昏过去。

叶修啊叶修,你真是什么时候都能随便弄死我,我们偏偏还是周瑜黄盖,愿打愿挨。我知道就算我不提出来,你也是要我来的,可我怎么就自己说出口了呢,然后来这里失去你。我已经失去过一次了,但现在我真觉得那都不算什么失去了。

喻文州脑子里罕见的一片混乱,想起来的东西毫无逻辑可言。

 

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一点细小的声音。

这声音慢慢变近,然后一片阴影罩在喻文州脸上,

 

“文州大大,在这里躺尸做什么?”

 

这声音带着一点沙哑,带着一点燥热,带着一点笑意,

淹在大火燃烧噼里啪啦的声响里,却像甘泉一样流进喻文州心里。

 

他睁开眼睛,看见叶修俯身看着他,衣服湿漉漉的,脸上有点擦伤,脸色苍白,但眸子是亮的,带着点疲惫。

喻文州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冲击得他胃里一阵恶心,他长长呼了一口气,紧紧盯着叶修带笑的眸子,

突然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

 

他扯着嘴角开口对叶修说话,

声音里是藏不住的软弱,

 

“叶修,我爱你,爱得要死了。”

 

他觉得自己要哭了,这句话说出口,就注定要成为一句别离。

 

“哦,我知道。”

“那我问你个问题,”

 

叶修还是笑,蹲下来看着喻文州难得的一脸绷不住的表情,

“玩心吗文州?”

 

喻文州看着叶修,伸了手把他拉下来,拉近自己,印上去一个吻,轻轻说,

“最后一次。”

 

然后放开叶修,重新恢复了笑意,大声喊,

 

“不玩!”

 

叶修心里是高兴的,浮夸地装出一脸遗憾,说,

“好喽,不玩就不玩,”

他把喻文州拉起来,惊讶道,

“你个近身渣跑进来的!?”

然后弯腰止不住咳嗽。

 

喻文州不置可否,没吐槽叶修现在这样子还要奚落自己,起来才发现叶修其实人都站不直,背上血淋淋的,鬓角全是冷汗。

他忙去搀住叶修,接过叶修手里的箱子,一边联系黄少天,

结果还没拨出去就听到一阵很响的声音,

 

叶修突然笑了,

“是大眼……”

 

王杰希接到喻文州联络直接就赶过来,然后情急之中直接开了辆陆虎就冲进来了。

 

看到叶修的瞬间他就下车跑过去,看到叶修这个样子,又气又心疼。为了不碰到他背后的伤口只能小心翼翼地正面把他抱回车上,车交给喻文州开。

 

喻文州坐在驾驶座里,一边避开太大的碎石防止颠簸,一边从后视镜里看到王杰希抱着叶修,一直在和他说着什么,叶修侧头过去把头搁在他肩上,然后王杰希蹙着的眉头就被一种无形的东西抚平了,整个人都柔和起来。

喻文州觉得自己心里很乱,但他脑子里已经很清明,他知道这一切很快都会好起来。

说实在,他很感谢叶修。

 

现在他基本可以确定,叶修这次任务是故意叫上自己的了。

 

他选择让喻文州先承受可能失去自己的痛苦,这从立场上来讲就把王杰希放在了首位,这个可能其他人注意不到,但叶修知道喻文州能理解其中的意思。他给了喻文州一个明确的选择,以一种尽量委婉的方式。

叶修真的太聪明,也太温柔了。

他把这样的一件关乎个人的小事安插在这样大的一个任务里,只是为了尽量叫喻文州少难受一点,让他明白,让他放下。

 

喻文州稳稳抓着方向盘,

你看,这种时候你也还是把我放在你自己前面。

 

虽然挺难,但我真的要放手了。

 

他这样想着。笑起来,觉得眼眶里有点热。

 

 

 

视野模糊着,

最终也没有东西流下来。

 

 

 

【10】

 

后来的事情,

不过王杰希又训了叶修一顿,叶修又经历了一场团内“大批斗”,喻文州真的慢慢放下了,如此而已。

 

CE国内力量几乎全部剿灭,但偶尔总还有点小火花冒起来,

 

结果当然是被叶修玩死了。

 

 

 

【11】

 

后来喻文州对王杰希说,

“王组,我是真的放下了,叮嘱我也不说了,我没什么立场说,”

王杰希看着他少见地点了支烟,吸了一口,又接下去说,

“……他总会选你的。”

这句话语气很淡,听不出什么太强烈的感情,喻文州讲出来,完完全全只是一个陈述句。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掐了喻文州的烟,

“难过的时候别抽烟,容易产生依赖,”

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只是先选我。”

 

喻文州笑起来,和他平时那种微笑不一样,这是一个很发自内心的笑容,

“谢谢。”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我管好他。”

 

 

【12】

 

后来王杰希和叶修说,

“你真的差点又把自己玩死了。”

 

叶修夸张地说,

“哪有?我明明很神勇!”

 

王杰希上药的手使了使劲,叶修一阵哭号,

“你做什么!?谋杀吗!!!”

 

王杰希淡定道,

“大夫救命,不杀人。”

 

叶修闷声,停止了作死。

 

 

【13】

 

后来很久,G团去青岛出任务,站在海边,喻文州和叶修说,

“你猜我现在还喜不喜欢你。”

 

叶修挑眉看了他一眼,

“是谁先说不玩心的?”

 

喻文州笑,自己回答,

“不喜欢了。”

 

叶修做出一个悲伤的表情,

“哥又失去了一个优秀的追求者,心脏有点痛。”

 

喻文州看着叶修,

“有没有轻松点?”

 

叶修笑,

“你这样问,我会觉得你是为了我才说不喜欢。”

 

喻文州蜷起食指抵在嘴唇上,想了一会,认真地说,

“别自恋了啊,是真的不喜欢了。”

 

叶修看着他,眼角飘着笑,

“嗯,轻松点了,为你,不是为我自己。”

 

喻文州笑道,

“早就想说了,你到底怎么做到总把别人放在自己前面的?”

喻文州总想他的理性随时待命,可面对叶修,那些理性总是与他的初衷背道而驰,所以他索性放开了,不再和叶修打太极。

 

叶修有些惊讶,以前的喻文州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很快他又明白了喻文州彻底改变对待他的态度的原因,然后他就明了了,笑着,眼睛里映着太阳光,

 

“因为你们很重要。”

 

“我不想失去任何一个。”

 

“就这么简单。”

 

喻文州心说这真像叶修会说出的话,然后他随着叶修的目光看过去,

 

看见一片大海,

里面波光粼粼。

 

他的心终究平静了。

 

喻文州说,

“嗯,”

 

“你不会失去的。”

 

“我保证。”

 

 

 

 

 

【14】

 

你是这么柔和的燎原大火。

 

 

 

【15】

 

愿你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FIN

 

2014-12-10 热度(342) 评论(97)
评论(97)
热度(342)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