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喻叶】小段子

·快要追到手的时候
·完全只是在相互捣乱



--
“你有没有想过以后你的爱人会是怎么样的性格?”
喻文州把方糖放到咖啡里,小勺碰到瓷杯叮咚作响。

“没想过。”
叶修斜在沙发里,懒懒地回答。

“一点期待都没有吗?”
喻文州把勺子拿出来放在杯碟里,笑着追问。

“没有。这玩意儿不是这么运作的。”
叶修决绝地回答。

“不问我有没有想过吗?”
喻文州温文尔雅地耍了些小性子。

“不要,不想问,不想知道!”
叶修叛逆道。

“我…”

“我问你了吗?”

喻文州于是停了下来,看着叶修慢慢说,
“那你问我。”

“我不。”

喻文州眼角有笑意,但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叶修看了他一眼,偷换了话题,

“我也不算没想过。”



--
叶修有点习惯黑咖的香味了,

但是他很难区别这种习惯到底是因为勺子和瓷杯敲击清脆的声响,还是单纯因为,喻文州。



--
“想不想去吃早茶?”
喻文州提议道。

“都快十点半了。”
叶修背对着喻文州换了一件黑色的棉T恤。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把他好看的肩胛骨尽收眼底,但是并没有被分散注意力,依旧语气平稳地解释道,
“早茶就是这个时候吃的。”

叶修罕见地没有回嘴,耸耸肩,从自己的床上爬下来,绕过喻文州的床,走去了卫生间。

喻文州心情愉快地拉开窗帘。
阳光很好。

洗手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喻文州烧了些水,水烧沸的声音在后来盖过了叶修洗漱的声音。

喻文州回头埋怨地看了热水壶一眼,但很快就没在在意。

不着急,
迟早是我的。



--
叶修从洗漱间走出来,轻车熟路地用热水冲了滤泡咖啡,然后在喻文州的目光里尴尬地自己拿起来喝了一口。

很烫,而且苦。

叶修腹诽:

我有病。


他也有病。



--
还未开始的恋情就是深入骨髓的病。

万物的张力都在细胞间疯狂膨胀和收缩。



--
“我也不是没想过。”
叶修说。

“和我说说么?”
喻文州饶有兴味。

“但是这是个秘密。”
叶修怂道。

“那我们交换吧,我先说。”
喻文州把话题绕了回去。

不不不我还不想听。
叶修这么想。

我想听吗?

我不想听吗?



--
谁也不知道。



--
这是对的时间吗?

喻文州也不知道。



--
但这重要吗?
如果一切都刚刚好,
错误也会被感激的。


--
喻文州轻轻地讲,

“我觉得我的爱人会是你。”









2017-05-02 热度(496) 评论(39)
评论(39)
热度(496)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