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周叶】鲸鸣(下)

·周叶,奇妙的paro 上篇链接🔗 中篇链接🔗

·什卡是虚构的地方w

·大概是个很平淡的浪漫主义故事


Whale Will


14

叶修在什卡住了很长时间,以至于飞机上徒增徒减的气压让他感觉到了比平时剧烈很多的不适,他靠在小窗边,昏昏沉沉地看着飞机离地面越来越远,看见飞机的阴影投在深深的海里,在海浪里飞速前进。


飞机慢慢逼近平流层,叶修因为气压而疼痛的耳朵,听见了鲸鱼隐约的鸣叫。


这一瞬间的叶修突然变得无比清醒,继而又无比昏沉,连机长那句飞机遇气流颠簸都没有听全,就沉沉入睡。


也许是因为气压,或者是在下着小雨的天气飞行,叶修做了一个很压抑的梦。


……深蓝。


到处都是深蓝。


他漂浮在空虚的深蓝之中,脚下是无尽的深渊,头顶却没有丝毫亮光。

整个世界除了一望无际的蓝色之外,没有其他任何色彩。


他安静地听,四下一片寂静。


这颜色原是叶修喜欢的,但现在它铺天盖地,却只让他感到不安。

所有东西都是一样,一旦纯粹到极致,就变得让人害怕。温柔到极致的人让人觉得冷漠,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他真正在意,关心,没有东西值得他生气;体贴到极致的人让人觉得胆寒,就像所有东西被他一眼看穿,在他面前赤身裸体,连骨骼都无法好好掩藏在皮肉之下;和善到极致的人让人觉得恍惚,不知道何时自己做对,何时自己做错,一切又好像不造成影响,就像自己是空气中无关痛痒的一粒尘埃……


当叶修的世界只剩下自己最喜欢的颜色之时,他既害怕这奇景被打碎,又期盼什么东西来打碎这种怪异的祥和。


漫天漫地的海洋的颜色,充满艺术的张力:此刻什么都没有发生,此刻什么都可能发生。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一下一下,越是专注,就越是响,直到最后,心跳声里混进远处传来的,微弱的鸣叫。这声音叶修太熟悉了,或者说,印象太深刻了,这世界上不可能有第二种生物,能发出这样通透沉重的声音。


他极目远眺,看见远远的地方,有一个黑点,它太小了,以至于叶修很久都没法确定它的存在。然后,它慢慢变大,从一个黑点,变成隐约可见的逗号。


直到它慢慢游近,叶修又一次见到它。

还是这么美丽,还是这么巨大,纯黑色的身躯,象牙白的长角,像是神话里的巨兽。


叶修抚摸它粗糙的皮肤,于是它歌唱,声音悠扬。


鲸鱼与他周旋,尾翼摆动,搅起巨大的漩涡,

于是深蓝中有了泡沫的白色。

叶修从鲸的脊背滑落,落进鲸鱼身下的阴影,

于是深蓝中有了深渊的绀色。

鲸拍动鱼鳍,像大鹏翻动翅膀掠过叶修头顶,

于是深蓝中有了日光的靛色。


色彩有了浓淡,世界有了深度,二维转为三维。


叶修被鲸鱼的阴影笼罩,朝上,向亮光,向鲸鱼游去。但他很快发现,自己做不到。

他在坠落,不断不断落入深渊。他张口呼喊,却只能吐出大口大口的气泡,向上漂浮,慢慢膨胀,最后破碎成细小的气沫,溶化在蓝色里消失不见。


他坠落进深渊,身边的色彩越来越浓重。

鲸鱼的身躯慢慢变小,在他模糊的视线里从一座巨岛,变成一艘汽轮,一艘小艇,一只模型船……


最后它变回那个无从确认存在的小黑点,发出沉重的鸣叫,顿剑一样穿过介质,抵达叶修的耳畔。


阵阵钝痛,令人晕眩。


叶修感觉到窒息,耳鼻充斥着海水的咸味,然后是疼痛感,肺部的灼烧,血腥味。


他醒来。


飞机在平流层平稳飞行,没有雨,阳光透过小窗晒在他的手腕上。


叶修大口呼吸,

依旧觉得缺氧。



15

之后十多个小时的飞行里,叶修没有睡觉,而且在飞机落地的时候,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安心感觉。这种感觉强烈到叶修整个人在起落架下的轮胎接触地面的瞬间,猛烈地抖动了一下,就像有轻微恐高的人,坐电梯上很高的楼层,从电梯启动的那一刻开始积攒的不安,在迈出电梯的一瞬间全部释放那样……


这不是很正常,叶修想。


但他很快就释然了,原因可以找出一大堆,可能是因为那个梦,也可能是因为Lee前一天晚上和他乱诌的“死于非难”,或者,之前他遇见的那头鲸鱼。


总之这一篇章终于要被叶修翻过去了。

他下飞机,取完行李,出关。快要出机场的时候,才想起来手机卡还没换回来,站在那里看着手机想了一会儿自己没有换卡器该怎么换卡的问题,旁边有人递过来一个东西,说借你。


那个人碰到叶修手指的皮肤有些冰凉,叶修拿住,接过来,仔细看了看才发现是一只耳钉,非常素净的款式,银质,嵌着很漂亮的一颗小石头,幽幽的颜色,映着大厅明亮的顶光,显现出很多层不同的色彩。


叶修是见过世面的人,没有用多长时间反应,也不想浪费别人时间,接过来就灵巧地打开了卡槽,然后才抬头,道谢。


但他的谢谢并没有说完。

他一下子没有找到道谢的对象,还耳钉的手也只能有些无所适从地悬在半空中。


迟疑着拖长了音的叶修往四周扫了扫,


——空无一人。


忙碌的航站楼,形形色色的人川流不息,叶修站在人流中,手上攥着不知道谁给他的耳钉,找不到他想找的人。


他不知道自己要找谁。


但他觉得那个人并不在眼前的人群之中。



16

原本这件事情的解决方式并不是只有一个,其中最正确的是叶修把耳钉交给机场的工作人员,让他们去处理后续的流程。


但是他鬼使神差地把耳钉放进了口袋。


这个动作几乎是他下意识完成的,就好像这是熟人遗忘在他这里的东西,就好像他万分确定终有一天这耳钉能物归原主。


为什么这么确定?对此,他毫无知觉。



城市的阳光带着和什卡不同的气息,里面充斥着烟火和干燥的纸墨气味,叶修拖着行李,在出租车上车点等车,一边觉得自己竟然有几分不习惯……空气如此干燥,没有丝毫海水的存在感。


以前不是没出过这样的远门,不如说叶修的生活就是不停地奔走,在不同的地方停留,见到不同的人,睡在不同的床上。但是要说起来,什卡和那些地方是不同的,它比叶修去过的另外所有地方都要安静,所以叶修会在那里停留这么久的时间。

Lee也是一个原因,遇到有趣的人,会给旅途带来难以形容的光彩。


但是更多的,应该还是那个地方在叶修离开之后,对他造成的影响。


自测调查里,人们对自己当前状况的审视往往是错误,或者有偏差的,反之,在对自己的历史进行总结的时候,人们突然变得十分清醒,有着健全的自我认知,能够跳脱出自己狭隘的视角,进行比较精准的评估。


这就是叶修现在的感觉。


回到城市紧凑的氛围中,叶修发觉在什卡的自己是完全松弛的状态,甚至,那段时间的他经常性地停止一些思考和钻研。在那个地方,叶修所有遇到的东西都是顺心的,和他心意的,所以他暂时性地失去了一部分敏锐的自己。


那个地方太接近一种乌托邦般的自然状态。


叶修想起桃花源,甚至在搜索引擎里打入了什卡两个字,去确认什卡的存在。什卡当然是存在的,Facebook里面Lee的个人信息当然也是真实的。这趟旅途给叶修带来的众多东西里,唯一一样缺乏真实性的就是那头鲸鱼。


叶修在鲸鱼的眼睛里看到人类的情感,孤寂的,安静的,沉默的。这些情感很难光从眼睛里得知,但叶修明白得清清楚楚。他曾经觉得猫的身体里困着性格顽劣的人类的灵魂,但那一刻他觉得,那头鲸鱼身体里才困着一位忧伤的人。


大海让人迷失,流动的日光,隐形的洋流,生活在这样的深蓝中,怎么才能感觉到明媚的快乐呢?叶修想到这个问题,然后想起自杀的海豚。


你可不要消失不见啊。


叶修这么许了个愿。


但不管怎么说我也已经把你弄丢了。


他很快又想到。



17

叶修后来每天都会梦见那头鲸鱼,梦的内容和飞机上那个梦里的如出一辙。他在窒息感中醒过来,额头冒着细汗,然后使劲回忆,这些梦境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有些梦就像连续剧,因为人醒来之后的思考而不断向下演绎,但这个梦就像是并不可怕的梦魇,不断重复,堆叠成一沓。


过了很久叶修才有了初步的判断,他在向深渊中坠落之前,在不断不断地,靠近那头鲸鱼。后来他不停地经历这一切,对梦境熟悉到在梦中也有些微妙的感知了,终于在不断的做梦过程中发现,这确实是梦中唯一改变的事实。


于是,从遥不可及,到触手可及,用了半个月时间。



18

也许第二天,或者今晚,叶修就能在梦里碰到鲸鱼了。


他醒来的时候,充满了使命感地想到,也许今天会发生些什么吧。然后他起床,洗漱,光脚在地板上走过,享受被空调吹了一夜的地板传来的冰凉。


他穿好外套,背上相机,想了想,把耳钉放进胸前的口袋。


——他打算去个很久没去的地方。



19

叶修走走停停,沿着古老的红墙往路的尽头走。


这堵墙从叶修很小的时候就在这里了,一直很残破,但没有被推倒,也没有被翻修,只是保持着这样残破的面貌一直立在这里。


叶修走上一段,就会停下来拍几张照片,今天是个阴天,采光不算最好,但叶修拍摄的时候心里在想些有关时光,有关一切的沉重问题,相片就这样,也充满了沉重的气息。


这个地方是叶修的安全屋,可以寄托很多东西。随着叶修的成长,随着他,慢慢变得意义重大。叶修想过自己这些梦境,奇幻的经历到底是因为什么初始的原因而产生的,后来想到,这一切的主题几乎都是寻找,求之不得。


我在寻找什么?内心的平静还是流浪的颠沛?


叶修找不到答案,摸着红墙,一路慢慢走,慢慢想。


风声轻轻的,从竹林里掠过,传来呜呜的声音,叶修朝着风走,外套被风吹起来,衬衫口袋里的耳钉贴着他的胸口。



他感觉到一阵心悸,继而时短暂的窒息感。


——都不是,都不对。


他回头,看见一个男人站在几米开外,有些长的黑发,深蓝色的衬衫,衣袖飘飘。


男人向他走来,面容俊美,鼻梁挺拔,眉毛清秀。


——不是我在寻找,不是我在靠近它。


叶修看见他左耳戴着的耳钉,在不太强烈的日光下发出宝石一样的细小闪光。


——是他在寻找我。


叶修问他,

“耳钉是你的吗?”


男人走近叶修,目光深邃,有大海的波浪,有寒流的绀色,有水里日光的靛色。


他伸手,轻轻按在叶修胸前口袋里的耳钉上,微凉的指尖传来叶修心脏的搏动和他温暖的体温,


“是我的。”



耳钉也是。




20

叶修看着他深邃的,带着忧伤的眼睛,想问,你叫什么名字,出口却是三个字,

“周泽楷。”


男人轻轻地微笑,

“是我。”


叶修伸手覆上周泽楷的手,摩挲周泽楷修长的手指,周泽楷反手抓住了他的手,冰凉的皮肤下面是温热的血液。


一切都是存在的,叶修得到了答案。

什卡的海,神秘的巨鲸,重叠的梦境,事出有因。不断的寻找,求而不得,或者慢慢的靠近,深海的迷茫,消失在海里的鲸鱼……


鲸鱼最初,本就并非海洋生物。


叶修平静地看着周泽楷,


“先生,我想,我可能丢了一头鲸鱼。”



周泽楷看着叶修,露出一个微笑,


“不,你没有。”



他把他拥入怀中。


他在他的胸口听见悠长,悠长的呼唤。



宛若,一声鲸鸣。




Fin.

[1]鲸鱼的体温是35.4度。




2016-09-10 热度(345) 评论(31)
评论(31)
热度(345)
  1. 叁断ON 转载了此文字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