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张叶】Acedia I

·张叶,导演X演员

·BDSM有,慎入

·新杰角色微黑化设定

·七宗罪系列文见tag 7ds 

·喝了点酒

 

 

【Septem peccata mortalia】

 


人性本恶。

 

世界上大多数人是懒惰的,无法克制,没有底线。

如果全无作为也可以愉快生活的话,更多人会选择虚度一生。

 

已经给所有任务制定了完整的计划,没有完成只可能出于一个原因,也就是人为缺漏,而现实生活中我们却总有无数借口:成本昂贵,时间不够,效率底下……空泛的理由下面只有一个核心原因——没有全心投入,花尽全力。

 

一切失败归根结底是懒惰导致的拖延,是逃避的欲望。

精神上的懒惰像蝴蝶效应,引发无尽的后果,“永远地睡去”,无所作为。而比起浅层的字面意味,懒惰更深层的含义是“现实逃避”,也就是说,没有责任心,却又缺乏满足。

 

与此相较,非常讽刺的是懒惰的魔神,贝尔菲戈尔。

 

贝尔菲戈尔原是亚述的魔神之一,十分厌恶女性。在恶魔学中,却是帮助人们创造新事物的恶魔。他通过建议人们创造可以致富的发明来引诱人,致富的发明多是省去了使人疲劳的人力输入,用省力的机械和创新产物取而代之。这行为仅仅是一种聪明的替代,但猎巫者(Peter Binsfeld)认为他的作为引发了人类的惰性。

 

后来贝尔菲戈尔被基督教文化吸收,原本的形象荡然无存,成为了怠惰的象徽。

 

也就是说,真正代表怠惰的神,是最节制,看清一切的那个。

 

 

他能够管理这种人类本性之中的恶习,

 

以此为戒,并在这种行为中取得欢愉。

 

 

【Acedia】

00

张新杰随身携带笔记本,每天的日程都排得滴水不漏,从早晨醒来到夜晚入睡,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不会浪费。

 

他的习惯是所有东西按照计划来——计划在前,之后实施。

所以他的行动力非常非常出色,但在执行过程中很难向别人妥协。

 

他需要掌控的感觉,需要生活按照自己的计划井井有条地进行。

 

他需要一切由自己开始主动。

 

对于生活中所有东西尽在掌握的感觉并不是行走云端。张新杰遵循自己制定的规则优秀生活,必然也被他遵循的这些规则所束缚。

他并不是真正的强迫症。比起看到不整洁的东西会觉得不舒服,不如说是选择不要看到这些东西,或者尽可能地改变它。

 

北岛说,诗人容易疯狂,所以我退后一步,选择写散文,写散文不容易发疯。

一个细节、一个习惯、一件事情,一旦变成制约掌控一个人的关键,这个人要从这个漩涡中出来就不太可能了。

 

张新杰知道自己制定的这些规则最后也许会像充斥他生活,充斥他大脑的灵感那样,等待他走火入魔,反过来吞噬他,让他无法成活,所以多数事情必须严格存在于他的控制之中。

 

换句话说,长时间生活在规律的日程里,张新杰会变得刻板,在惯性的框架之中失去应变的能力,最终也许会因为一件出乎意料的小事,而全盘尽失。

 

他绝不可以把自己囚禁在规律的牢笼之内,也绝不可以越活越狭隘。

 

 

 

01

其实张新杰本来不应该,也不会走上这条路。

 

他这样一丝不苟的性格,给所有人的感觉都是更加适合在大学里搞研究,而非成天在摄影棚里表达一些在他自己身上完全消失的低级人类情感和缺陷。

 

但是不然。

 

平静的语调陈述极其热烈的情感,热烈到滚烫的糖浆溢出他的唇舌。

 

张新杰身上有着完全相反的两个人格,并不是说张新杰是人格分类患者,而是他能够把自己身上不同面的两种特质干干净净地分开。

所有人身上都充满矛盾,但是矛盾是统一的,穿插进行,形成一个人的基础性格。张新杰,这个可怕到在自己的生活都有着上帝视角的男人,把自己极尽克制的灵魂和充满热情的灵魂完全剥离开来,成为两个独立的,可以随时切换的人格。

 

从他记事起,两种性格就几乎没有融合过。

 

 

直到他导演了一不改变他命运轨迹的电影,《撕裂》。

 

 

 

02

直到这部电影,

他自主撕裂的灵魂才终于在同一幅肉体之中合二为一。

 

 

 

03

《撕裂》是一部制约主题的电影。

 

主演的名字给了张新杰很深的印象。

 

就好像念上一遍就无法忘怀那样,那种发音的方式,漂亮的口型……念出这个名字就像把快要成熟的樱桃含在嘴里,生生挤压出甜蜜酸楚的汁水那样。

 

——叶修。

 

电影主角是一位银行高管,同时也是一位臣服者(Sub)。

褪去笔挺的衬衫,跪倒在主人的脚边,浪荡的身体接受痛楚,漂浮在情欲之海。

 

张新杰从不哗众取宠,即使这个剧本有着如此吸引人的卖点。

他永远忠于自己,做自己认为正确的选择。

 

所以最后,他选择了蒙太奇,而且没有在这部关于施虐与受虐性癖的电影里,加入哪怕一个性爱镜头。

 

出乎意料但又在意料之中,张新杰的选择的结果让人大呼过瘾:所有的片段,闪烁的灯光和被照亮的肉体,鞭打和勒紧的绳子,高档的西装和粗制滥造的吊带袜。剪辑和安排全部点到为止,但是背后引人遐想的空间大得像黑洞。

 

正因为点到为止,音乐和画面才越搔越痒,张新杰的笔墨这么浅,充斥着的不是大胆的裸露镜头,而是镜头以外,其他东西,给人的遐想。

 

 

张新杰的节制,他的安排,他的抉择,所有都让命运转向全然不同的方向。

 

他选择在开摄的第一天拍摄大尺度的调教戏,

 

“一旦你们彼此熟识,明白对方的戏感,就再也无法表达出这种未知的恐惧和快乐了。我要你们的颤抖,你们的不确定,你们彼此的试探。”

 

张新杰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冷静的,但当时他并没有想到,自己就是在这一天,见到了那个让他永远无法移开目光的人。

 

 

衣物间,四面衣柜上都是巨大的镜子,叶修在镜头前脱下西装,毫不局促,充满自信。英挺的西装外套下是白色的衬衫,裁剪合适,所以漂亮地显示出他美丽的身体。

 

他从容地从衣柜里拿出衣架,把西装挂好。

 

然后特写给到他的手,修剪干净的指甲,甲沿服帖地覆在指尖,骨骼明显,没有病态的瘦弱。他抬手灵活地扣动手表后面的金属扣子,摘下手表,手腕层层缠绕的伤痕在衬衫袖扣若隐若现。

 

然后他垂下手,解开皮带,皮带扣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

 

他抽出皮带,隔着很远也能清楚地听见皮具和高档布料摩擦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他轻轻褪下熨烫合适的西裤。

 

西裤下面是一条轻薄的丁字裤。

 

——白色蕾丝和绸缎。

 

 

 

04

几乎完美的腿部线条和肌肉比例。

纤细,但是不瘦弱。性感,但是不女性化,长长的肌肉线条干净利落。

 

画面充斥着暧昧的暖光,镜头扫过白皙的皮肤和黑色的羊毛袜,充满女性特征的内裤下面包裹着的男性生殖器,衬衫下沿遮盖不住的翘臀……

 

张新杰静静地坐着,眼神追着每一个动作。

他从一开始就喜欢这个演员的肢体语言,绚丽糜烂的,出淤泥而不染的,充满张力的,露骨但不色情的……

 

——一颦一笑都是信息,像是带着完整的故事。

 

下一个画面叶修走出衣帽间,回到卧室。

卧室很大,床上用品是清一色的洁白。

 

他走到床边,弯腰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漂亮的手指划过一排上好皮质的小马鞭,拿起一支,衔住,然后又拿出手铐,灵活地反铐住了自己。

 

他用膝盖关上抽屉,从容地走到客厅,面向沙发跪了下来。

 

指纹锁发出响动。

 

主人(Dom)回来了。

 

 

05

这一幕的叶修从容得体地进行着下流的准备工作,在施予与接受的关系之外,完全独立,过着精英的生活。

 

所以这些反差格外让人心痒。

 

当你质疑他如何会臣服在主人脚边的时候,镜头给到他的大腿,臀部。

 

门外出现若隐若现的脚步声时,腿部的肌肉细微地紧绷起来。

门锁发出声音的时候,大腿内侧的肌肉,几乎在一瞬间抽紧了。

 

张新杰认真地看着叶修的表达方式,觉得这个人太让人着迷,几乎把人带入那个场景,带入这种克制却又下流的关系之中。

而且他说不出这种代入感丝毫明确的来由。

 

张新杰停顿了一下,

 

没有明确的来由?

 

 

06

没有。

 

后来张新杰明白了,没有。

这只是单纯的,同类之间没法解释的默契而已。

 

叶修主导的每一幕都非常完美,相比之下Dom的演员就有点逊色,在后来面对镜子,按着Sub让他跪下的那一幕里,一直出现情感拿捏上的失误。

 

张新杰说cut,大家往他这边看过来。

 

他没有生气的表情,但是周身有些阴沉。停顿了一会,他放下手上的剧本,语速稳定地说,“这种情绪是错误的,你对他充满掌控,你是他的基本准则。”

 

张新杰把投向Dom的目光收回来,从镜子看着背对自己的叶修,继续对Dom说道,“你坚信他会完成每一个你布置给他的任务,无论这个任务给他的身体和精神带来多么大的挑战。”

 

“但是,你们需要共同承担其中的风险,这对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都是考验。所以,即使一切在你的掌控之下,你依旧不可以对他刻薄,不可以有任何凶狠的表情,一切应该完成在你们彼此充满安全联系的前提下。”

 

语毕,张新杰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再说。

 

 

主导者的演员看着张新杰,短时间内没有反应过来。

 

叶修在镜子里看向了张新杰,眼神里空空的,松弛的肢体动作却有邀请的意味。

 

张新杰看着他,目光沉沉,然后站起来,一步一步慢慢地向叶修走过去。

 

叶修身上衣物寥寥无几,双手被反铐在脑后,嘴里含着马嚼子,脖子上系着华贵的天鹅绒chocker。蝴蝶结系在锁骨边,长长的布料顺着前胸到腹部,再到两腿之间。他站得很直,但并不刻意,比起用力地做到完美,更像是平时习惯的姿势本就很漂亮。

 

张新杰走到他身后,几乎贴在他后背上,一条腿从叶修的腿间顶进去,往旁边带他的右腿,让他分开双腿。然后他把手搭在叶修汗湿的肩膀上,这肩膀漂亮至极,骨骼的形状浅浅地埋在皮肉之下,肤若凝脂,热气蒸腾。

 

张新杰居然感觉掌心像被灼烧一般,每一寸都滚烫。

 

他稳健有力地下压叶修的肩膀,只说了两个字,说完之后,就再无言语,

 

 

——“跪下。”

 

 

 

07

那一刻叶修的服从,随着张新杰的手慢慢臣服的身体,还有最后,张新杰从镜子里看见的,他眼睛里那种燃烧着的火焰,让张新杰彻底明白了自己从开拍以来,甚至从很久之前以来,那种缓缓燃烧的火焰,是为何而燃。

 

——他的身体臣服于你,精神却高于你。一部分尽在掌握,言听计从,一部分却又捉摸不定,充满挑衅意味。

 

从此之后,

 

我所有的放纵和节制,全部用在你身上。

 

我发出慵懒的命令,而你身体力行。

 

 

 

TBC


2016-08-27 热度(457) 评论(43)
评论(43)
热度(457)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