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黄叶】安静

·黄叶

·白领,同居后

·以前的文章


Silence

 

00

The fish in the water is slient.

The animal on the earth is noisy.

The bird in the air is singing, 

But man has in him the slience of the sea, the noise of theearth, and, the music of the air.[1]

 

 

01

大家都以为黄少天永远是这么吵闹的。

 

所以大概只有叶修知道,黄少天骨子里面,甚至是一个有点沉默的人。说沉默,当然不是说黄少天真的就会沉默寡言了,真实生活不是小说,人总归是和谐统一的整体,一般来说,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差。

 

叶修不知道怎么描述这种感觉,可能是因为黄少天总是在说话,一停下来就让人觉得不习惯,或者黄少天只是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唠叨连篇……

 

总之,有些时候黄少天就会显得尤其安静。

 

 

02

一如既往的车水马龙,一如既往的下班时间大塞车。叶修坐在副驾,黄少天在开车,音响里在放一些很轻的蓝调,其这实不是叶修或者黄少天特意选的,他们两个在音乐上的造诣都不怎么高,也从来没有特意去区分过。这个电台每天都在他们下班开车回家这会推荐蓝调和爵士乐队。黄少天说蛮好听,叶修不讨厌,于是下班时间听蓝调,就成为了一个约定俗成的习惯。

 

叶修工作了一整天,前一天没睡多少,车椅摇了点下去,黄少天把衬衫脱下来给他盖起来,就这么,在副驾驶昏昏沉沉。

 

外面天气有点阴,快要下雨的样子。云朵层层叠叠地盖在城市上方,太阳已经不太看得见,剩一点点光亮从破碎的云层里漏下来。叶修看着外面渐渐变暗的天空,然后又转过去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和叶修是同一个部门,所以这两天和叶修一起加的班,和他疲劳程度也差不多,只不过在年龄和精力上略胜一筹,最后还能接下一个开车回家的任务。

 

塞车总归是无聊,黄少天手放在方向盘上,松弛的手臂很好看地搁在门把手上,脱了衬衫只剩下一件短袖,能看见大臂干净利落的肌肉线条。叶修再往上面看一看,黄少天就发觉了,转过头来也看着叶修,问他,

“看什么呢叶修,我也知道我帅,可你老看累不累啊。”

 

叶修闭起眼睛耍赖,不想和黄少天说话,假装睡着了,强行假装一切没发生。

 

黄少天无语地看着叶修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没有再说话,转回去看着前面车子亮着的刹车灯。叶修再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黄少天的侧脸了。黄少天有非常好看的面部轮廓,挺直的鼻梁,鼻尖有一点点翘,好看的下巴,流畅的颈部线条,喉结轻轻突出来,莫名性感。

最好看的还是黄少天的眼睛,长睫毛,漂亮的形状,淡色的瞳孔,有时候叶修能很清楚地在里面看见自己。

 

黄少天都不需要转过头来就知道叶修的目光又一次打到了自己身上,

“你不睡会?”

 

叶修没再装死,

“怕你一个人开车寂寞。”

 

黄少天笑了几声,

“那真谢谢叶大少爷的陪伴,感觉确实不是很寂寞了,话说这几天都怎么回事啊,天天天天堵车,这都从隧道外堵到隧道里又堵到隧道外了。”

 

叶修想了想,说,

“不知道,但天天确实是在堵车。”

 

黄少天迅速领悟了叶修的梗,接道,

“哇,修修我好饿……”

 

叶修说,

“我也好饿,我想吃满汉全席。”

 

黄少天说,

“我想吃……”

 

“垃圾食品。”

叶修想到网上流传的“我想吃鸡翅,脆骨肠,烤冷面,米线,麻辣烫,肉夹馍,寿司,烤面筋,烤韭菜,烤金针菇,烤玉米,烤地瓜,烤鱿鱼,章鱼小丸子,水果蛋糕,慕斯蛋糕,奶油蛋糕”,又想象了一下黄少天那个超快语速魔声贯耳的情景,一阵胆寒,快速接道。

 

“其实我想说的是吃你。”

黄少天严肃地说。

 

叶修想了想,同样严肃地回复,

 

“那其实也没错。”

依旧是“垃圾”食品。

 

黄少天转回头捏了捏方向盘。没必要和叶修耍嘴皮子。叶修嘴皮子厉害已经是一个事实,就像黄少天的语速一样,这种时候,不要和他争他的强项就是。

 

耍嘴皮和吃根本上讲是一件事情,只是叶修比较擅长于前者,

 

而黄少天,比较擅长于后者的另一种解释。

 

 

03

后来他们用了一个半小时回到家里。叶修摸出钥匙开了门走进去,把背包撂下,直直倒在沙发上面挺尸。黄少天在他后面走进家门,也是把包一撂,直接往沙发跑。

 

叶修已经霸占了大半张沙发,美人靠的另一边又躺不下一个成年男子,黄少天走过去,顺理成章地蹭到他旁边把他搂到怀里,以一种奇异的姿势把叶修压在了下面。最后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调整好姿势的时候,左腿的膝盖刚刚好卡在叶修的裆部。

 

叶修警惕地看着黄少天,

“你想干嘛?”

 

黄少天觉得干你的回复太过于老套,顶了顶叶修的裆,说,

“你不知道?”

 

叶修抖了抖,往上逃,也累了,没太多力气和黄少天争,安抚性质地轻轻抱了抱黄少天的脖子,说知道知道你乖我累死了。

 

黄少天其实也是一样累,只不过刚才给叶修说的心里有这么点痒痒,但想到最后,什么还不都是来日方长,也就全部长长地嗯了一声,把额头抵在叶修的锁骨边上,不动了。

 

黄少天的头发就蹭在叶修脸上,头埋在叶修颈窝里。他这样的动作让叶修能清晰地听见他的呼吸声,除了呼吸之外,就只有家里挂钟秒针一格一格走动的声音。

 

黄少天转过头去亲吻叶修的脖子,叶修低下头去吻他的嘴唇。黄少天狮子似地舔叶修的牙齿,他的舌头和他的上颚。呼吸声变得有些沉重,唾液搅动的声音混进钟表的嘀嗒声里。

 

但没什么更多的事情发生了,这就是一个吻,一个非常非常缠绵的吻。

 

最后黄少天放开缺氧的叶修,勾起嘴角坏坏地笑起来,

 

“你听,叶修。”

 

 

外面开始下起雨来了。

 

 

04

云层终究承受不了厚重的水汽,大雨倾盆而下。

 

叶修想,也许是因为天气的缘故,也许是疲劳的缘故,今天的黄少天显得异常安静。安静这个词,用来形容黄少天确实有一种微妙的不和谐感,但这对于叶修而言,并不是一件太过于稀奇的事情。

 

——黄少天常常会注意到一些叶修从来不曾在意过的东西,只有所有声音都停下,黄少天描述的那些细微的响动才能变得愈渐明晰。

 

叶修曾经对黄少天说你说话这么吵,怎么听力还能这么好。

 

黄少天难得地用最简短的句子回答了叶修,我只听我想听的。

 

然后他们的恋情,就从这样两句看似毫无特殊之处的对话开始了。黄少天说不出来为什么,叶修也觉得没有理由。非要解释,却又简单得不能更简单,无非是他在他的喧嚣里,听见了他的寂静。

 

黄少天确实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愿意做他想做的,会做他该做的,知道什么是他的优势,什么是他的劣势。这就好比他的话痨只出现在合适和必要的场合,而且往往是回答他人刻薄问题的时候。而他的安静,又只给真正对于自己重要的人看到。

 

这本来就是一种特别的寄托。

 

而叶修刚好能明白这种寄托的重量。

 

 

05

雨越下越大,天黑起来,城市慢慢入夜。

 

两个人就这么躺在沙发上,肌肤相触,相互传输着彼此的体温和气味,听着外面哗啦哗啦的雨声,相继着睡去。

 

 

06

于是一切就这样,

 

与这风声,雨声,还有海洋的缄默,

 

一同归于黄少天特有的寂静。

 

 

Fin

[1]水里的游鱼是沉默的,陆地上的兽类是喧闹的,空中的飞鸟是歌唱着的。但是,人类却兼有海里的沉默,地上的喧闹与空中的音乐。

——泰戈尔《飞鸟集》

终于回到家了qwq 昨天青岛暴雨先是备降济南后来又被滞留机场过了一夜……居然在国内做了个国际班机(时间长度)


2016-08-20 热度(312) 评论(18)
评论(18)
热度(312)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