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周叶】鲸鸣(上)

·周叶,奇妙的paro

·什卡是虚构的地方w

·大概是个很平淡的浪漫主义故事


Whale Will


00

什卡是个很小的地方,靠海,人口不多,在世界地图上甚至很难用一个图钉确定位置,唯一能让人有些印象的就是观鲸船。


什卡大半个城市都沿着海,有着非常细腻的沙砾和绝美的大海,所以什卡人大多靠着海港营生。小型的渔船和观鲸船船主会把船体的颜色稍微改变一些,于是最后每一艘船都不是完全相同,黄昏时候沿着海港看过去非常漂亮。

相当缤纷的色彩,夕阳映在水里,船帆在风里发出呼呼的声音。


这里气候温暖,春天的时候大量的座头鲸会游到外海求偶,那个时候会有一些游客来观鲸,但数量永远都不会多。就像之前说的,说到观鲸,人们最先想到汤加,之后是夏威夷和阿根廷外海,什卡是一个小地方,与其说没有名气更不如说是不想有名气,朴实无华,也没什么太多的索求,缓缓慢慢的一个小城市,不知道怎么自我宣传,也没有想过做这些,就这么存在在世界的一个角落,有着美丽的景色,漂亮的海岸。


什卡当地有个传说,说外海有一头鲸,不是座头鲸也不是虎鲸,纯黑色的身体,白色的独角,游得很快,即使在海面上也能听见它的鸣叫,悠长缓和,在大海的深蓝里显得十分哀伤。


一开始有人说那是一角鲸,但后来又说一角鲸没有这样大的,也有人说是虎鲸被人认错了,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近距离见过它,所以关于它,没有一张照片,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


几十年过去了,一切终究变成了一个虚无缥缈,略显浪漫的传说。


再没有人见过那头纯黑色长着白色独角的鲸鱼。



01

有海岸线的地方就会有自由潜水和水肺潜水。


叶修是位摄影师,同时也是个潜水爱好者。

这两样爱好,决定了他有能力成为世界上顶尖的水下摄影师。他去很多地方拍水下的废墟、遗迹,拍珊瑚礁、热带鱼、水母甚至鲨鱼。他眼见过世界上最古老庞大的水下遗迹体系,经历过最阴森可怖的深海沉船里铺天盖地的死亡,也触摸过世界上最凶残的海洋哺乳类砂纸质地的皮肤。


叶修不害怕被水包围,甚至相反,对他而言,冰凉的液体包围全身的感觉如同回到母体。

——人初始的状态就是在液体中悬浮,汲取营养,从一个细胞,长到成人。

海洋,或者说水本来就是一切生命的起源,水下肺部受水压压迫,略微缺氧的感觉让叶修感到难以形容的平静。


他享受水里安静的一切,喜欢从水底往上看那面浅蓝色的粼粼的镜面。水面有波浪,所以世界因为一层薄薄的水面而显得若隐若现,万分真实,却又虚幻至极。


城市是喧嚣的,一切都喧嚣。

所以比起喧嚣,叶修更爱寂静。水下的世界,就像无声的外太空,一切缓慢,美丽。充满水分的生命力旺盛,水草向阳而去,一路蔓延到水面,在无形的洋流中左右摇摆,生长,死亡。

人类早已拥有登上月球,探寻地外的能力。

却依旧无法下到最深的深海,揭示这个星球上的所有秘密。


向外是容易的,探求本源……却格外困难。



02

叶修接到一份重金广告,以及合作协议。


鼎鼎有名的广告公司想让他拍一组表现自然的海报图片,供给国内最好的Vogue杂志。如果叶修接下这份广告,签署这份协议,他将一举成名,而且毫无后顾之忧。他有足够的看家本领,无论拍什么都有他独特的自我风格,公司必定会为他成立工作室,给他最好的摄影棚,最好的模特,最好的待遇。


但是商业性质的摄影很难维持初心。一旦有了顶头上司,有了自己所属的体制,很多东西就不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要考虑到赞助商的重点,面向的主体观众群体,甚至微妙的尺度问题…… 叶修不再会是自由身。


一切不会有两样,一切都将改变。


任谁都会接下这单生意,然后过上稳当的生活,有可观的收入和好听的名头。


但叶修一口拒绝。

他拒绝了来自现实的有力邀请,拒绝了下半生的稳定生活,拒绝了扎根。

他抱着相机,缩在椅子里面,对前来找他签署协议的男人说,


“对不住了哈,我还真不适合这种稳定的生活。”



03

他适合流浪,去大千世界看万物珍奇。


他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了什卡。



04

什卡是个淳朴的地方,甚至没有正规宾馆。


所以叶修在本地租了个小房子,房子老板有自己的渔船,老板娘是个豪爽的人,房间楼下就是酒吧,算是很小规格的家庭式旅馆。


这房间租金不高,窗外倒是有意外美丽的海景。

什卡的海岸线很长,一眼望不到边,沙子很白,海浪一排排打上沙滩,从蔚蓝色,变到浅蓝色,再变成泡沫似的白色,和沙滩融为一体,像是漂亮的扎染色彩。


叶修在这里拍各种各样的照片,把原片寄回国内,每一张叶修挑出来的照片都有着叶修各人强烈的风格,从布景到对焦,画面比例,曝光程度,都是顶尖的摄影水准,所以投给大的杂志,算是一笔不多,但是够用的收入。


在什卡的第十三天,两周差一天的时候,他第一次见到了旅店老板。

老板叫Lee,金发碧眼,头发有些长,枯草一样扎成一小捆,常年出海的体格很好看,海风和日晒解释了他的麦色皮肤。叶修来的时候,他刚刚出海,所以过了半个月才回来,见到这个看上去瘦瘦小小的东方人。


Lee原本并没觉得叶修有什么特别,甚至有些看不上他薄薄的身材,以及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有些过于白皙的肤色。


但见面十多分钟后,叶修展示了一张照片给他看。

照片拍的是Lee望向窗户外面,望向海天交接处的样子。镜头拉得很近,Lee的眼睛里映着很明亮的阳光和海滩,挺拔鼻梁上有些细细的晒斑,金发乱乱地夹到耳后。背景的海洋和天空交织在一起,没有明显的分界线。


照片是无声的,但是能够讲述。

Lee很难讲出来这种神秘的被窥探心灵的感觉到底是因为叶修过于高超的摄影技巧,还是因为叶修对人的神情捕捉,或者什么古老的东方文化,总之这张照片,还有那个充满自信,举着相机走到他面前的人,给他留下了一个非常不同于其他旅客的印象。


Lee问叶修,你什么时候拍的。


叶修回答,刚刚。


Lee说,能洗出来给我一份吗?


叶修狡猾地笑着,可以,不过,你得带我去外海。


Lee挑了挑眉毛,笑道,只要你不晕船就可以。



05

叶修第一次出海的时候,什卡下了一场雨。


雨没有大到影响出海,只是很细很细的毛毛雨,海风携着毛毛雨,带着一丝咸腥味。


Lee在掌舵,叶修在甲板上,站在雨里,穿着一件很宽松的墨绿色格子衬衫,里面有一件贴身的白色T恤,下身是条黑色的九分裤,露出一截很好看的脚踝。

雨的缘故,衬衫有点潮潮的,领子塌下来贴着叶修的锁骨。


Lee想,这个画面才应该记录下来。


叶修转过头来对他喊,我可没有带三脚架!


Lee想了想,笑着回答,你们中国人都会这种古怪的读心术吗?


叶修点点头,笑着转了回去。



06

叶修见过太多太多的海,多到数不过来,但什卡的海和其他地方的都不一样,带着一种摄人魂魄的神秘美感。


这海不完全是蓝色的,带着很细微的绿色在里面,两个不同的颜色卷在一起像无数股细细的丝线相互缠绕一样,发出光泽,还有细密的雨丝投落在里面,下面有鱼群,叶修认得海面下面隐约闪烁的那种鱼鳞反光。


慢慢往外行驶的途中,有飞鱼跳出海面,在空中滑行很长的距离,再扎回水中。


Lee问叶修,你可以抓拍到飞鱼入水的瞬间吗?


叶修眨了眨眼睛,说,我还可以拍到它出水的瞬间呢。


Lee露出惊奇的目光,真了不起!


叶修笑着说,你也太好骗了,我说着玩儿的。


Lee于是也跟着大笑。



07

终于到外海的时候,叶修穿上装备跳下了水,Lee把沉重巨大的水下摄影装备一点一点放下水,叶修接过去,举起手和Lee比了一个OK的手势,慢慢潜入了水底。


海面以下的世界,比叶修想象的更加梦幻。


叶修见过太多漂亮的海水颜色,也见过让人眼花缭乱的热带鱼群。但毕竟是见多不怪,再美丽的事物,见得太多,也不足为奇了。

叶修依旧有他独特的见解,每次都能找到不同的惊艳角度,但内心受到的冲击,再也不及第一次见到时候,那种无法言表的喜悦甚至感动。


现在的叶修,找回了一切最初的感觉。

——什卡的海水异常清澈,而且,空间非常非常空旷,辽阔。


生物寂静地悬浮在过于透明的水里,就像漂浮在空寂的平原上方。深蓝色的海底像深渊,却又不是漆黑一片。洋面破碎的波浪折射阳光,裂痕一样的网状光斑投射在一切事物上面,而且随着海洋的律动而律动,像颗蓝色的心脏,血液汩汩流动,生命力嚣张跋扈。


叶修双手握着摄影装备的把手,透过潜水镜看见自己手臂上的光斑。抬头看自己头顶那面隔离现实与水下世界的透明墙,然后回到平视的姿势。


远处有巨大的鱼群,数以万计银色的鱼脊,缠绕,旋转,像一股金属,流动的汞。


叶修慢慢下沉,四周因为越来越少的阳光变暗。


洋流依旧是温暖的,并非说它的温度,而是它给叶修的感觉:托起一切的,养育一切的,那种暖流波动的感觉和叶修动脉中的血液一无两样。


过于充盈的深蓝空间给他一种异常空洞的感觉。

每每完全暴露在自然的震撼场景下,他就会生出这种感受。


他依旧在下沉。


光线越来越少,四周越来越暗。


他闭上眼睛,想,

现在闭上双眼,这个世界依然存在。

我相信这个世界存在吗?


这个世界还存在吗?


他听见液体传来生命的搏动,

他听见粗糙皮肤摩擦的声音,


他听见歌声。


这个世界还存在吗?


是的,世界存在。


我们都在不断确认自己的存在,

我们依靠记忆去确定自己的身份,


那么现在,


我在哪里?




TBC

有时候自己也会感觉到迷失吧,这篇文章里算是有些自己的思考w

最后一段源自诺兰导演的电影《记忆碎片》

2016-08-13 热度(314) 评论(32)
评论(32)
热度(314)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