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喻叶】德古拉

·喻叶

·非常短而且不通顺的练手,无照驾驶

·剧作家喻x作家叶(吸血鬼成分有) @颜延续绪 之前想看的梗

·全程调情w

·提前祝大家七夕快乐w

 

Dracula

 

00

喻文州躺在叶修身边,笔记本隔着棉被放在大腿上。

 

叶修在看书,喻文州看见了书名,

 

——《德古拉》。

 

 

01

他敲完一段文字,问叶修,

“《德古拉》?”

 

叶修半个人缩在被子里,听见喻文州的话,把书倒过来扣在胸口,回答他,

“接下去要写涉及到哥特文化的东西,先看点。”

 

喻文州坐得比叶修直,稍微低头就能看见叶修的发璇,一个小小的圈,柔软湿润的带着洗发水香气的发丝顺着这一个小小的漩涡蔓延开去。

他看了一会,回答叶修道,

“你想好取什么名字了吗?”

 

叶修稍微沉默了一会,反问喻文州,

“干嘛问这个,你不大关心文章的名字啊。”

 

喻文州回答,

“如果你没想好,我替你想了一个。”

 

叶修把书折了角合上,随便放在床头柜上,完全躺平,从下往上看着喻文州说,

“这么有底气啊,你想的我一定喜欢?”

 

喻文州没有立刻回答叶修,手指在触摸板上滑滑点点了一会儿,保存了文稿。然后下床把笔记本放到书桌上去充电,顺手拉上黑色的厚重窗帘,走回来,轻轻钻进被子里,对叶修说,

 

“我知道你会喜欢的。”

 

 

02

叶修轻笑,喻文州在被子下面伸手按住叶修的脖子,把他按在床上,凑过去亲吻他。

 

这亲吻比起亲吻,更加像一个署名,带着侵略性,带着轻微的咬噬,舌尖彼此缠绕,唾液相互交换。

 

喻文州的体温总是偏低,刚才一直露在外面,就更加冰凉,按住叶修脖颈的虎口刚好制住叶修。

 

进一步太强硬,退一步叶修就能挣扎。

 

床头灯的暖光隔着薄薄的空调被照进来,变成暧昧的柔光,喻文州没有闭上眼睛,所以看见叶修阖上的双眼,睫毛笼下来,轻轻的,像很细密的小刷子。喻文州再多用一点力,就能看见叶修的睫毛在颤抖,最后他睁开眼睛,露出漂亮的瞳仁,涣散的目光勉强对焦在喻文州脸上。

 

喻文州放开他,留着一寸不到的距离,抵着叶修的鼻尖,愉快地听着叶修急促的呼吸,呼吸他呼吸过的空气。

他的手依旧按在叶修脖子上,但叶修并没有用自由的双手来掰他的手,即使刚才喻文州用的力气已经让他有轻微的窒息感了,他也没有把手放在喻文州的手臂上。

 

喻文州笑着舔了舔叶修的嘴唇,指尖传来叶修薄薄的皮肤下面颈动脉有力的搏动。

 

 

我以前不知道,

原来你已经这么相信我了。

 

 

03

喻文州稍微体会了一下这种膨胀的快乐,然后堪堪挨着叶修的嘴唇说,

“叶修,我在想……”

 

叶修伸手环上喻文州的脖子,声音里带着浓重的鼻音,

“嗯……想什么?”

 

喻文州松开手,从叶修的下巴往下,亲吻他的颈侧,

“这一秒,我想告诉你一个……关于我的秘密。”

 

叶修敷衍着继续话题,

“原来你还有没有告诉我的秘密。”

 

喻文州咬了咬叶修的脖子,

“其实……”

“我不能完全算是,”

 

“人类。”

 

叶修反应了一下,确定自己没有出现什么重大的听力问题,然后笑了,用手指揉着喻文州的脊椎骨,

“你最近在写什么剧?中二得这么严重。”

 

喻文州用力咬了咬,留了牙印,叶修喊痛,他才停下来,

“你不信?”

 

叶修说,

“就因为我在看德古拉?”

“如果你是吸血鬼,刚才就该咬破我的脖子了。”

 

喻文州抬起头来,看着叶修的眼睛说,

“别太相信书籍。”

“作家的胡诌能力仅次于政客。”

 

叶修被喻文州偷偷代进去奚落了一番,刚想要反驳,喻文州就往下接着说道,

“口感最好的血液,”

 

“并不在颈动脉。”

 

喻文州太过于沉浸,也太过于执着于这段对话,反而让叶修感觉到了这个幼稚的喻文州和平时不太一样的气质。

正因为他非常认真地说这不着边际的话,才暴露出一种和那个井井有条的喻文州有些不同的,完全纯粹的性格。

 

仔细思考这个问题的叶修,突然有些分不清喻文州究竟在开玩笑,还是真的在告诉他一些既定事实。

 

 

04

叶修没有回答喻文州,也没有继续问他问题,伸手关掉了床头的灯。

白炽灯最后一点余亮也褪去之后,黑暗完全笼罩了房间。

 

——喻文州得到了无声的许可。

 

 

05

视觉被剥夺之后,其他感官就变得格外敏锐起来。空调运作的声音之外,叶修只能听见喻文州非常轻的呼吸声,还有自己的心跳。

 

喻文州亲吻叶修的锁骨,鼻尖抵在叶修的皮肤上,

“那你要不要知道,”

“那个答案?”

 

叶修依旧环着喻文州的脖子,拇指在他耳边轻轻摩挲,

“给我点惊喜。”

 

喻文州真喜欢这个胜券在握的叶修。

他太喜欢叶修语气里带着的毫不掩饰的骄傲。他放任你做几乎任何事情,但这些权利本来又是完全出于他的自由意志,是他给你的,尽在掌握的人也是他。

 

喻文州俯身钻进被子里,一点点往下亲吻。

这动作虔诚而色情,无关肉欲却又处处点火。从锁骨到胸口,然后到肚脐,喻文州坏心眼地轻咬了叶修腰侧的痒痒肉,然后再往下,擦过关键部位,最后,停在大腿根部。

 

喻文州的虎口卡着叶修的腿根一路推到自然弯曲的膝盖,皮肤摩擦的声音几乎在干燥的空气中擦出火星。他把叶修的腿轻轻抬起来,然后亲吻他的膝盖,大腿的每一寸皮肤,最后,把牙齿卡在大腿筋的位置,有些模糊地告诉叶修,

 

“是这里。”

 

他的鼻尖轻轻抵在叶修胯骨下面那个小小的凹陷里,清晰地听见叶修早就沉重起来的呼吸声稍微平复了一些,深深吸了一口气。

 

温热皮肤下面鲜活的血管,

 

流淌的血液,

 

腥甜的气息。

 

叶修。

 

一切都在发出不容置疑的邀约。

 

 

06

喻文州问叶修,

“你相信吗?”

 

这个问题可以被理解成千万种意思。

——你相不相信这里的血液是最甜美的,你相不相信我是吸血鬼,你相不相信我说的话,你相不相信我?

 

喻文州伸出舌头舔了舔叶修腿根细腻的皮肤,几乎在瞬间感觉到叶修抽紧的肌肉。那种应激性的反应,没有办法控制的身体反应,毫不犹豫地出卖着叶修失控的理性。

 

喻文州迷恋那个聪明又狡猾的叶修,也迷恋那个深情又坚强的叶修,最迷恋这一个,游离在理性边缘,残存一丝负隅抵抗的心思,却又快要败给贪欢肉体的叶修。这时候的叶修充满矛盾的美感,依旧有主导的精神力,肉体却早就跪倒在你面前。

 

就像他骄傲地许可你拥有他……

 

光光这种想法就让喻文州觉得刺激。所以他听从叶修的命令,不舍地离开他甜美的动脉,转向叶修早已经被点起的火。

 

 

叶修也许是有答案的,

但他从喉咙深处挤出的那一个字,终究淹没在了呜咽般的喘息之中。

 

 

07

喻文州抚慰他,

 

行走在荷尔蒙的云端,循着血液的气味,

温柔地合紧他了漂亮的牙齿。

 

快感往往是难以形容的,

而喻文州总能给叶修一些在那以上的东西。

 

他感觉到麻木,感觉到空虚,感觉到压抑和释放,感觉到刺痛,

 

在爆炸的快感中失去意识。

 

 

08

叶修醒来的时候喻文州面对着他,睡颜安静又温和,呼吸清浅。

 

阳光透过黑色窗帘中间的缝隙打进来,马上就要照到他的眼睛。

 

叶修等着喻文州被阳光晒醒。

 

这个举动没有任何意义,只是因为叶修不想用声音叫醒喻文州,或者,他想看着喻文州慢慢地醒过来。

 

光线慢慢迁移,从喻文州的额头慢慢移到眉宇,然后到他闭着的双眼。

叶修离他很近,能看见他轻轻皱了眉,看见他的睫毛颤抖了几下,然后他慢慢地睁开双眼,看见叶修,笑着凑过去亲吻他。

 

叶修勾着唇角回应他。

 

“我相信你。”

 

 

09

喻文州睁眼的那一瞬间,瞳仁里泛出淡淡的红色。

 

 

 

 

 

Fin.

 

番外10

一个月之后叶修完成了之前一直在准备的新书出版。当天晚上他打开一个新的Word文档,背后喻文州躺在床上逗着猫。

 

家里的猫咪叫小黑,取名原因非常简单,因为两个人都想用对方的名字命名猫咪,商量不出结果,谁也不让谁,所以最后变成单纯用它的毛色来命名。

 

叶修看了看手边的《德古拉》,回头问喻文州,

“你上回说的文章名字,是什么?”

 

小黑从喻文州手边逃开,跳过他的身体,轻手轻脚地蹭到叶修脚边。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回答,

“《被黑猫跳过的尸体》。”

 

叶修把小黑抱起来放到腿上。

 

在文档里打上这八个字。

 

“和我胃口。”

 

喻文州笑着说,

 

“我知道,”

 

“你会喜欢的。”

 

 

 

 

*《德古拉》里提到,被黑猫跳过的尸体会变成吸血鬼。

 

 

 


2016-08-06 热度(367) 评论(23)
评论(23)
热度(367)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