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周叶】决不屈服

·周叶

·行尸走肉Paro

·万字,一篇完结,督促布布 @不知所谓 填坑


No Surrender

 


(0)I don’teven know why.

 

他们第一次相遇时,彼此的枪口抵在对方的额头。

 

如果那个时候任何一方扣下了扳机,之后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可是这场对峙的最后,终究谁都没有开枪。他们都有自己的理由,也许是不想枪声引来更多行尸,也许是疲于与同为人类的对方争锋相对,也许是简单的一个直觉,又或者根本没有什么原因。

 

总之对峙的最后,他们都并未开枪,

而故事也就从这一刻的寂静开始。

 

 

(1)I have nothing.

 

“你是谁,从哪里来。”

叶修的枪口抵在那人的额头,稳稳地开口询问那个不速之客。

 

“……东边。”

对方的视线投向叶修,有点炽热。他停顿了一下,简单地回答,声音低沉好听,带一点点脱水的沙哑。

 

“有没有被咬?”叶修没有再次询问他的名字,只追问。叶修确实不畏惧行尸,但说真的,他并不想和一个时刻可能死亡并且变成行尸走肉再次归来的人进行过多的交谈。

 

 “没有。”那个人依旧没有任何多余的话。

 

叶修挑了挑眉毛,在被凌霄爬满了窗户的建筑内部那种昏暗的光线里打量起对方的样子:这人有很好看的额头,漂亮的鼻梁,这样美好的面容在暗淡的光线和末世的背景里显得有些不真实。叶修看了一会,觉得这个人莫名其妙地有点眼熟,但也想不起来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不过,这也不重要就是了。

 

按照这个隐隐约约的轮廓,叶修能看出那个人身量要比他稍微高一点,背的行囊很少,衣服上有血迹和很多被树枝勾破的破损。之前他说他是从东边来,叶修稍微往那边走过一段,大的公路几乎被行尸塞满,这个人从那边一路过来,就算不是杀出一条血路,潜行的技能也不容小觑。

 

想到这里,叶修再定神感受了一下他抵在自己额头的枪口,并不惊讶地发现,这人拿枪的手与他的状况完全不同,丝毫没有颤抖,非常稳,而且从刚才他们打照面的瞬间他举起手的角度来看,也极其精准。再继续打量的时候,叶修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这个人的另一只手也按在皮带上。

 

——双枪。

 

“很熟悉枪械嘛,以前是做什么的?”叶修慢悠悠地继续问。

 

“警察。”

那人清晰简练地回答道。

 

“嗯,合理答案。”叶修突兀地笑了笑,把枪口移开了那个人的额头。

 

“放下吧,虽然你的职业很炫酷,但你没杀过人。”

 

对方在短暂的停顿后,放下了举枪的手,又很快举起来向叶修开了一枪。枪声散尽,叶修背后的行尸也已经倒地,血洞开在它的眉心,损坏了不再活跃的大脑,让它无法活动,也让尸体的主人得到真正的死亡。叶修微微回了头,看见血肉模糊的尸体眉心被周泽楷开了一个孔,慢慢流淌出来的红黑色血浆顺着木质地板渗开来,像条丑陋的毒蛇,爬成死亡的曲折痕迹,肮脏又危险。叶修看了一会,揉了揉被枪声震痛的耳朵,淡淡地看向那人,

“谢谢,不过下次让我自己来。”

 

叶修说完,用另一只手抽出腰间的匕首对那个人补充道,“用刀更好。”

 

“周泽楷。”

那个人没有回答,只是跨过很长一段谈话,说了自己的名字。

 

“周泽楷?”

叶修转身,看着周泽楷,没什么征兆地向他飞出了手里的短匕首。周泽楷没有躲闪,匕首蹭着他的肩膀飞过,然后他身后的行尸应声倒地。

 

叶修流畅地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之后朝周泽楷走过去,擦过他的肩膀走到行尸边从它眉间抽出了匕首。匕首抽出的瞬间一些变质的血水涌出来,叶修皱了皱眉,最后还是撇了嘴用一旁的桌布擦了匕首,把它插回了腰间的匕首套,回头对着周泽楷眨了眨眼睛。

 

“那么,你好小周,”

“我叫叶修。”

 

叶修。周泽楷默默地看着叶修,在心里念道。

 

“我有个暂时的安全屋,一些弹药,很少的食物,”

叶修倚在一边的墙上对周泽楷说,“你有什么?”

 

周泽楷没很快给回答,只是默默地看了叶修一会:叶修的五官不算出色,可放在一起却清秀得很好看,血液和汗液粘在他的脸上,并不显得脏,反而有种惊艳的美感。更让周泽楷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在这样黯淡暧昧的光线里,他的眼睛还是很亮,映着外面的天空和太阳,映着末世的惊鸿一瞥。

 

从一开始叶修身上就带着一种很奇异的氛围,与周泽楷见过的这么多人不同,他身上有的既不是失却法律和人性之后以屠杀为生存目的的暴戾,也并非慌张而且懦弱的徒劳恐惧。他的身手让他得以在这样的世界生存,而他的眼神却这么平静,甚至有一点松弛的惺忪,平静得能装下无尽的海洋。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适合这个世界,却又显得这么格格不入的人。

 

周泽楷把眼神从叶修身上收回来,觉得,他想跟这个人一起走。

 

“一无所有。”

 

所以他这么回答道。

 

“我一无所有。”

 

 

(2)One hand on the trigger, onehand on the cross.

 

像周泽楷那样坦言自己的一无所有并不是一个明智的举动,但同样,像叶修那样坦言自己有安全屋也不是妥当的做法。这两人都并非不谨慎的性格,所以此时的敞开,只可能代表一种想要被表达出来的真诚,或者,不怕威胁的自信。

 

叶修没闲心猜测周泽楷的意思,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会,轻轻捻了捻右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你什么都没有啊,可真惨。”

 

周泽楷目光落在叶修的右手,先是觉得这手好看得有些过分,后来又觉得这个小动作似乎有些眼熟,想了想之后从右边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包万宝路,很自然地递给了叶修,

 

“你抽烟。”

 

叶修看到周泽楷递过来的烟,微妙地看着他笑了笑,接过去,捏在好看的手指间,送到唇边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叹了句,

“还是喜欢中华……”

 

过了一会,大概是享受过来了,又回头看周泽楷,补充道:“什么都没有,倒是有烟。你抽?”

 

“别人的。”

 

叶修吐出一个烟圈,在迷迷蒙蒙的烟雾里将眼神投向周泽楷,“哦,队友的,现在他怎么样了?”

 

周泽楷顿了一下,抬起眼睛直直看进叶修的眼睛里。

 

“死了。”

 

叶修把烟叼在嘴里,起身一边搜刮厨房一边继续和周泽楷对话,“你是说,变成行尸了,还是真的死了。”

 

周泽楷望着叶修的影子投在地板上行尸的血迹里,回答道,

“变了,我了结他。”

然后,叶修就没有再和他说话,反而是寡言的周泽楷继续说道,

 

“我杀过人。”

 

像是要证明什么或者坦白什么似的。

 

叶修回头看了看他:“你觉得那是必要的么?”

 

周泽楷没有回答。

  

叶修也没有再等待一个回答,只是向他伸出了右手,声音清澈,

 

“不是你的错。”

 

 

(3)Angle.

 

周泽楷没有握住叶修的手,尽管他是想要伸手去握的。直到最后他也只是向叶修投去一个疑问的目光。

 

“来么,既然你什么都没有的话。”

 

叶修没有等他来握手,很快收回了手,一边腾出手来把厨房食物柜里的几个生产日期不明的罐头放进挎包里,一边看着周泽楷,等待他的回复。

 

“好。”

 

然后过了很长时间,周泽楷才稳稳地回答道。

 

听完周泽楷的回答之后,叶修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那是一个非常神奇的笑容,为什么这么形容呢?因为周泽楷在见到这个笑容一瞬间其实有点恍神,他觉得在这样的末日时分看见这样真实的笑容是有些奢侈的。叶修的笑容并不是什么小鹿般澄澈干净的,里头也许还有点坦诚明了的狡黠。但这笑容就是不同寻常,或者说,让他安心。叶修留给他的东西也因此显得更加特别起来,周泽楷莫名其妙地在长久的简单的存活中产生了一种对于“以后”的实感。

周泽楷需要这样的实感,对于“幸存”,他确实已经疲倦了。幸存的时间越久,他失去的就越多,离开他的人就越多,他就越没有目标。这样的情况下,周泽楷不知道自己仅靠身手和求生的欲望能再撑多久,更糟糕的是在上一只电子表的纽扣电池用完之后,他对于时间的概念也愈渐模糊起来。所以叶修的出现对于他来讲可以是无关痛痒的,但也有可能就此改变他行动目的,让他的“幸存”变得不再这么空洞。

 

而这是周泽楷希望找到的结果。

 

之后的事情就是顺理成章的了。周泽楷的枪声引来了一大群行尸,叶修苦笑着调戏他,说你看我就说了用刀比较好。周泽楷沉默了一会,说以后会注意,微妙且擅自地把他们的关系发展成了长期合作。

 

再后来,他们两个人爬到楼顶跳到旁边一栋房子顶上,一把火烧了聚在刚才那个小屋子里的行尸。

 

拿火烧了这想法是周泽楷提出来的,叶修听到的时候惊叹道,

“哇,你平时都这么大手笔?”

 

周泽楷想了想说,

“高效,它们喜欢光和热。”

 

叶修点点头,

“有道理,反正我喜欢这种手笔,蛮炫酷。”

 

周泽楷微笑了一下,没再说话,回去的路上叶修也就自然地带起路来。叶修带着周泽楷,一路走树林,绕开了公路和城市。周泽楷没问原因,叶修也没说原因,只是对周泽楷挑了挑眉毛,说我可不想找到队友的第一天就失去队友。周泽楷拗出一个微笑,摇了头,没做更多对于这个否定的解释。

 

不知道路,周泽楷就一直跟在叶修后面看着这个男人并不宽阔的后背,看久了才注意到他外面皮夹克上有一对垂下的翅膀图案。翅膀的图案因为血迹和泥污已经不是特别清楚了,但勉强还能辨认出来。周泽楷盯着那对翅膀看了很久,直到自己背后响起了一些让人十分不悦的声音。

 

那是行尸的声音。它们腐烂的喉管里发出废旧鼓风机的声音,牙齿咬合的时候发出一些液体和固体敲击的声响。这声音危险至极,而对于周泽楷来说,却也不过是一个本能动作的触发条件。他迅速地转身,从腰间流畅地抽出手枪对准行尸的眉心。这一系列动作对于周泽楷来讲已经是身体记忆的习惯,但和平时独行时候不一样的是,叶修的声音在他快要扣动扳机的瞬间响了起来。

 

“用刀,小周!”

 

周泽楷用枪的时候一般是不会注意任何目标意外的东西的,但他清楚地听到了叶修的声音,但在稍微停顿了一下之后,他还是扣动了扳机。

 

“砰!”行尸倒地。周泽楷把手枪插回枪套里,有点诧异地回头看向叶修,——叶修在他开枪的同时也开了枪,而且完美地命中了周泽楷想要命中的眉心。

 

“我也不是吃素的,但节省弹药才是大头,是不是?”

叶修看着周泽楷,浮夸地对着枪口吹了一口气。

 

周泽楷没有回答。叶修也就没有再说话,这是和叶修相遇以来周泽楷表现出的第一件没什么谈判余地的事。叶修最后看了周泽楷一眼,无言地转头继续带路。

 

叶修转回了身,周泽楷就继续看着他夹克上的那对翅膀,而且还很不合时宜地想到了那种生活在天堂里的生物,那种充满宗教色彩的,在人们依旧充满信仰的时候存在的那种美好的形象。几年前世界发生变故之后,信仰之类要求更高的精神自制力的来维持的东西慢慢都变成了一纸空谈,在这样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你不得不承认有时候越坏的人越能活得久些,这并不公平,但事实就是如此。

 

而在这样日渐糟糕的大环境里,周泽楷却由一双隐藏在血污之下的翅膀联想到了那样干净的事物。

 

太不合时宜了。

 

周泽楷想。

可这发生在叶修身上,也并没有什么错。

 

 

(4)Do you trust me?

 

叶修的营地确实和他描述的一样,有些存货,也比较简陋,就是很简单地改造了一个林中小屋。小屋周围的树被围了一圈鱼线,上面吊着些空罐头,只要有行尸勾到鱼线,罐头就会发出声响。

 

叶修领着周泽楷进到屋子里,屋子里很凌乱,但应该干净的地方能看出来还是粗略地打扫过的,小屋里的构造十分简单,客厅旁边就是开放式厨房,只不过说说是开放式厨房,其实也就少了一面墙,有一个灶台,一个水槽,几个柜子而已。

 

叶修把挎包里的罐头拿出来放进厨房的柜子里,用下巴指了指客厅地上,周泽楷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见地上铺了厚地毯,靠近沙发的地方有个睡袋,也许平时叶修就是睡在这个睡袋里…但转念一想,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睡袋确实给人安全感,也足够暖和,但是一旦出现危险,这种安全也会成为脱身的一个障碍。叶修身上没有戾气,可给了周泽楷一种很可靠的感觉,这种感觉在后来更多的细节里被加深起来,包括空罐子的报警系统,也包括进屋时候周泽楷注意到的门把手上的细布条。

 

所以周泽楷能断定,那不是属于叶修的。

 

“不是我的,睡袋行动不方便,我不会选择睡睡袋。”

然后叶修就像读心似地这样补充道。

 

周泽楷把视线从睡袋移到叶修脸上,默默等待一个补充,叶修却没有再开口,再开口时已经是完全不同的话题。

“以后你怎么睡,沙发?”

 

“地上吧。”

周泽楷合乎情理地把更好一些的位置让给了屋主。

 

“好呗,那就这么定了,” 

叶修把东西放好,重新看向周泽楷,没有做假惺惺的客套推脱,愉快地接受了他的选择,“毛毯在你背后那个柜子里,有点脏,但是肯定暖和。”

 

随着这句话的余音也消失在木屋里,一切终于尘埃落定。

周泽楷把轻便的一点点行囊放在沙发边上,靠着沙发坐下,然后叶修拿来一杯水,杯底磕在桌子上发出“咔”的轻响,听到这个非常日常的声响的瞬间周泽楷才突然觉得一切有些……不真实起来。

他和叶修的相遇发生得太快,彼此之间一种奇异的默契也使他们微妙地无视了信任问题,这其实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周泽楷其实有个营地,那叶修的行为无疑是将自己置于了非常被动的境地;而对于周泽楷,如果叶修其实属于某个周泽楷并不属于的阵营,那他也可能将自己置于了非常不利于脱身的境地。但他们都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从一开始就没有。从最初他们的相遇开始,信任似乎就并不是一个考虑因素。这样的情况在这样的世道下是很奇怪的,尤其是两个人只是萍水相逢的时候,没有团队,单人在行尸走肉的世界里存活到现在,这本身就是很厉害也很可怕的一件事,而且这时候分辨眼前的到底是人,还是同行尸一样凶残的暴徒也能算是一件大难事。

 

但就是在这样的境况下,周泽楷一眼就认定叶修不会害他,理由有些复杂,非要说的话,也许是他根本无所谓叶修是不是会害他,就是单纯有种想要跟着叶修走的想法,其他都没有想了。另一边,叶修也是类似,甚至稍微深层一些,他觉得周泽楷身上有些和他自己很像的地方,他有点在他身上看到自己,又同时看到很多其他的优质特征。他们最初见面的时候周泽楷的眼神是锐利的,但是锐利之下却又很安静,有种血腥背景下非常奇异的沉静。

 

那时候叶修静静地收了枪,想也许这小子背后有些故事的。

而当他漂亮地枪杀叶修背后的行尸之后,叶修想,我要带他走。

 

之后不知怎么的,这小子就说了一句意味暧昧不清的“我一无所有”。叶修也就理所当然地把他捡回了家。因为太多的机缘巧合,现在,周泽楷才能这么静悄悄地坐在地毯上,半倚着沙发,一只手松松笼着杯口,一只手若有若无地放在腰间,随时可以抽出枪来。

 

叶修手上拿着一根肉干,一边细细咀嚼一边看着周泽楷,觉得这个人身上有一种非常笃定的东西,也确实是这种稳定性让叶修忍不住想多看看他的能耐。是的,叶修不是圣人,最初的最初,他也只是一个依然拥有好奇心的强者而已。他和周泽楷的相遇不是必然,他们的同行也不是必然,太多的巧合让他们最终踏上了共同的道路,然而到那个时候为止,他们还没有任何理由保护对方。

 

“你相信我吗小周?”

叶修这么问道。然后周泽楷就循着目光看了回来,转过头。他的半张脸被窗外傍晚的日光照亮,温暖柔和,另半边脸隐在黑暗里,看不清面容,有些寂静。他长久地看着叶修,时间长到叶修不知道他是在看自己,还是在看屋里被阳光照亮的细小浮尘。

 

最终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没法回答。”

 

确实是没法回答的。他们相处的时间太短了,这短短的几个小时不足以让周泽楷说出任何有关“信任”的结论,所有他能说的只有感觉,而感觉并不是可以用来回答的。

叶修听了之后轻轻点了点头,

 

“难为你了。”

“但是,我相信你。”

 

 

(5)——Give me a reason to survive.

 

第一夜,终究无人入睡。

 

叶修提出守前半夜,周泽楷沉默着点头。

 

叶修坐在窗户边,偶尔从木头缝里往钉死的窗户外面看:没有行尸,远处有些火光,也许是哪里的野火,也许什么人在那里的营地点了火,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很寂静的夜。也是因为太安静了,叶修很清晰地听见了周泽楷的呼吸声,——那不是沉睡者的呼吸节奏。周泽楷确实没有睡着,他只是安静地闭着眼睛,一边用一种尽量高效的方式休息着,一边想着叶修的话。

 

什么叫“我相信你”?周泽楷很疑惑,他不明白叶修这么快表达这种态度的意义……而且之后叶修很快提出了自己要先守前半夜,这从某种意义上,和他先前的表态是相悖的。周泽楷不觉得叶修是这种会说一些没有意义的空话的人,那么他就只能把这句话当做叶修对于某件他知道要发生却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做的婉转剧透。那那件事是什么呢?周泽楷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问叶修。这件事让周泽楷多少有点膈应,但这并不是他睡不着的唯一原因,另一个原因是他很久没有这种睡觉的时候还有一个人在自己身边的感觉了。这种感觉让他所有的触觉变得格外灵敏和真实起来,对,真实。

 

周泽楷需要的从来都不是一个容身之所,他需要一个目的,一个存活的理由,不然他的生命显得太虚无了,每天只是为了存活,存活又是为了什么?没有人能见证,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让周泽楷一直用力地活下去。

  

现在他遇到了叶修。

叶修给周泽楷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他的一举一动,初见面时先撤开的枪口,偶尔流露出来的那种温柔笑容,所有那些不同寻常的小细节,都让周泽楷觉得熟悉,而且迷人。这个形容词用于形容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的看法来讲显然是不合适的,但周泽楷觉得自己的想法就是这样,不然他也不会说出那句“我一无所有”。他想了解叶修这个人,他隐约觉得叶修身上有一个目的,这个目的不是个人的,也许这个目的会同样适用于周泽楷,甚至更多人。

 

周泽楷需要一个理由,一个活下去继续和这个可怖世界作斗争的理由,而最初叶修向他伸出了手,说“那不是你的错”,又问他“来么”。

 

他给了他当今世界最珍贵的东西,

——谅解和希望。

 

感激之余周泽楷慢慢回忆起了一些很久远的记忆,很多东西慢慢穿插起来,情节在他心里变得完整。

叶修,也从一个陌生人变成了一个他生命里愈渐重要的角色。

 

故事不是无缘产生的,它们往往千回百转,最后返回了一切的最初。  

    

            

(6)Have a good night, and a goodbeginning.

 

    这天晚上周泽楷一直没睡着,只是乖乖躺着,当做恢复体力,直到凌晨时候叶修走过来推推他,说到你了,他才爬起来,轻声走到窗边,侧坐在窗台上,往外面黑漆漆的夜色里看出去。夜真的很静了,没一点风吹草动,消去现代社会的吵闹之后,夜晚真的寂静得能吞噬所有悲伤和喜悦。

  

    叶修推醒他之后就在沙发上躺下,在很短的时间内睡着了。周泽楷看着他缓慢起伏着的胸口,又走回去把地上的毛毯捡起来盖到叶修身上,但毛毯一碰到叶修他就醒了,睁开的眼睛里完全没有刚从睡眠里被弄醒的混沌,一片清明,亮得不得了。周泽楷移开投向叶修的目光,继续帮他盖好毛毯。

    “有点冷。”

 

    叶修点了点头,声音里倒是有浓浓的睡意,

    “谢谢啊,真贴心,我睡了睡了。”

 

    周泽楷看着他闭上眼睛,脸上那点聪明的狡黠都因为闭眼的动作而褪了去,只剩一张看上去很清秀,很安静的脸,应答着点了点头,一句晚安差点说出了口。

 

    这就是开端了,之后几个月都是这样平静的日和夜。周泽楷和叶修似乎生来就十分默契,一切配合都天衣无缝,不论是生活节奏还是战斗时候的习惯都相称得不可思议,叶修开玩笑对周泽楷说你看我们真是天生一对,周泽楷想不到东西来回答,只能笑,叶修看着他的笑,又觉得心里软下去,这样漂亮的笑容确实是很影响人的,这样的明媚面前你很难想到现在世界有多么险恶。所以叶修会在夜深的时候收回眺望的眼神,轻轻地往周泽楷那边看过去,看见他平静的睡脸,昏暗的光亮让他的睫毛下面被打上一层很淡的扇形阴影,随着呼吸和眼球的细小运动轻微地抖动着,人只有在浅睡和深度睡眠的过渡时间才会做梦,深度睡眠中眼球是不会频繁地转动的,——他终究没法睡得踏实。

 

    叶修看着他,看了一会又收回目光,深深吸了一口气再吐出来,不知道自己心里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周泽楷的介入对于叶修而言是很特别的,而且他作为一个队友,绝对是神队友级别的,只是叶修本身段位太高,这个加成显得没有这么明显而已。但是除去队友,叶修有时候会觉得周泽楷的眼神很烫,那双眼睛太漂亮,对上你的眸子就会摄走你的魂魄似的。这样的眼神叶修觉得自己有点看懂,又看不懂。他隐隐约约觉得这不是单纯的视线,但同时也觉得自己并不那么单纯。

有点烦。最后叶修这样皱皱眉头,把视线移开了。

  

到凌晨的时候周泽楷会自然醒,然后沉默着走过来替他,声音有点喑哑,有时候说我来,有时候说你去睡吧,也有时候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说的时候叶修知道他的喉咙一定很不好,他是不喜欢表露自己身上任何不在最好状态的瑕疵的。

 

平时把自己的一切都表现得这么平和,实际上却是一个这么骄傲的人。叶修挑挑眉毛,问周泽楷,周泽楷,你觉得我们能不能一直活下去。

周泽楷转过头来捉住叶修的眼神,直直地看进去,回答道,能。

叶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谢谢啊小周。

周泽楷点点头,过了一会又问叶修,为什么?

 

这是个很平白无故的问句,叶修理解不了是很正常的,但他不知怎么的就懂了周泽楷的意思,不知怎么的就懂了周泽楷说的是关乎生死的那个为什么,——周泽楷在问他,叶修,你是为了什么而活?在这个荒蛮的世界,在这个死亡和存活相交织,相辅相成的世界,到底什么让你显得这么与众不同,让你的眼睛这么亮,让你的神态这么迷人。

太多的人在这世界上活过或者活着,屠杀着行尸走肉或者变成他们中的一员,为什么你能这么游离,杀死他们,却不为这种杀戮所侵蚀,依旧平和,没有因外界的变化而改变自己。

 

叶修想了一会,想明白了自己是和周泽楷相处久了,知道很多他的思考方式了,这才了解了他的意思。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回答,也张了口,可最后关头却换了表情,

 

“小周,我们要逃命了。”

 

他这样说道。

 

而周泽楷回头,挤入他视线的是远处密密麻麻的头颅,那些行尸们支离破碎的脑袋攒动着,带着那些翻涌着的哀鸣和低吼,穿过几千米的空气和树丛,传达给周泽楷和叶修危险和威胁。

 

“我们要逃命了。”

 

叶修再次重复了一遍,语气里有尘埃落定,但没有不舍也没有不甘。周泽楷知道他没有时间表达任何感觉了,只是对叶修点了点头,两个人快速扫荡了事物和水,往尸潮来的反方向快速逃离。

 

 

(7)Escape.

 

事情是不顺利的。

 

并不是只有一个尸群,逃出大概五公里的时候南方又聚拢过来一大群,最后叶修和周泽楷杀了一些行尸,把腐败的血肉涂在身上,遮盖自己的气味,才以此避过了最大的那群行尸。

 

之后又是落荒而逃。周泽楷要比叶修轻松一点,叶修之前被三个行尸挡在树前面,右手手臂被压着抽不出刀,左手又在按住行尸的下巴避免它更加接近自己的脸,当时周泽楷那边也是一通混战,他余光看见叶修那边的情况了,但是真的不可能抽出空来帮他,只能尽快解决自己正在周旋的那几只,然后帮叶修引一点开。但最后没等到周泽楷的帮助,叶修就下了狠手,用一种对自己必定有伤害的方式硬拧了身子出来,一脚扫倒一个,手抽了匕首出来干掉了后来那两个。

 

这是他们逃命过程中很惊险的一次情况了,可喜的是叶修实在太厉害,要担心的叶修确确实实扭伤了侧腰,之后很多攀爬和匍匐的动作都会导致疼痛。原本现在这个世界一点细小的亚健康就可能成为你丧命的原因,更不要说是这种剧烈的疼痛了。所以接近晚上的时候,心里一直担心着的周泽楷终于还是开口了,简单,听上去似乎只是一个呼唤。

 

“叶修。”

 

叶修看了他一眼,轻轻皱了皱眉,之前涂上污秽的脸庞露出一个短暂的苦恼表情,但很快又消失了,然后他笃定地说,“不要紧。”

 

周泽楷点点头,心里觉得有点难受。他知道叶修也是个骄傲的人,即使他表现得多么随和松弛,他心里对自己总还是有很高的要求,比如现在。所以叶修的“不要紧”是真的不要紧吗?绝对不是,他甚至没有说我没事,而是简单地扔出一个安慰。周泽楷没有再回话,安静地走到叶修身边,轻轻地把手搭在了他的腰间,只是一个轻微的用力就感觉到叶修使劲收敛的颤抖。

 

“不要紧?”

然后他问。

 

叶修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睛里深深的,有光亮,但也有点凉。周泽楷第一次从叶修的眼睛里看到凉的冷的这样的情绪,他终于还是跟从着心里那种本能似的冲动,再稍微用了力,把叶修拥进了怀里。叶修没有挣扎,短暂的停顿之后乖乖地靠进了周泽楷的怀里。叶修不明白这个拥抱的概念,但要说是队友之间的,背后拥抱就显得过于暧昧了。

  

“早就想这样。”

然后周泽楷就突然说。

 

叶修哑然失笑,一瞬间突然觉得这个拥抱到底是什么意思已经不重要了,换句话说,这要就是爱人之间的拥抱好像也没什么,反正这个世界也没什么规则了,谁喜欢谁,一段恋情怎么发展,谁管得着?他这么想,反手去摸周泽楷的手枪,刚有点苗头手就被周泽楷捏住了。

“干嘛啊周泽楷?”

 

周泽楷把叶修的手捉出来,捏在自己手里,轻声说,

“别闹。”

 

叶修声音还是带着笑意。

“你觉得你没闹?”

 

周泽楷攥了攥叶修的手,发现叶修骨架真的比自己小了一圈。过了一会才回答叶修道,“没有,我喜欢你。”

 

叶修觉得周泽楷说话太没道理了,简直要被气笑起来,

“你不觉得自己很没道理吗周泽楷?”

 

周泽楷停了一下,慢慢说,

“见过,你忘了。”

 

叶修回头看周泽楷,挑挑眉毛:“不会吧,你驴我?”

 

周泽楷声音轻下来。

“警署。”

 

这下轮到叶修恍然大悟了,原来这还是灾变之前就结下的孽缘。叶修的职业其实不难猜,会使枪,又会用匕首,身手那么好的话,本来也不可能是什么太过于平凡的职业,那么周泽楷说见过他,自然是以前的同事或者什么会打照面的关系了。

 

这之后,有意思的就是,到现在为止,周泽楷也不知道叶修到底是什么来头,他只在警署里见过叶修一面,这仅仅的一面里叶修不是警察的身份,看着甚至更像个罪犯。那时候周泽楷还没有什么身份,新晋的帅哥小警察一位而已,警署里有点吵闹,他就往门外看出去,刚好就是看见叶修被带进来的瞬间——他穿了很简单的白衫黑裤,手臂有擦伤,头发因为有点长所以后面被扎了起来,他被人押进来,烟头摁灭在最靠近门边的一个烟灰缸里,动作流畅,轻车熟路。

 

所有人都会觉得这就是街头犯事的小混混罢了,但是周泽楷远远地看过去,那人回头刚好对上他的目光,眼睛里没有一般人看他时候那种单纯的看帅哥的神情,甚至那么一个恍惚之间,他觉得叶修要把他整个人看穿了,他在他面前根本保留不住什么,但叶修很快收回了目光,被押到审讯室里去了,而周泽楷愣在原地,不知怎么的,就不觉得叶修能是个罪犯。

 

再后来,周泽楷问到了叶修的名字,所以在最初和他相遇的时候就记起了这个人。舍弃自己的一切跟着叶修走是他很笃定想要做的事情,后来这个变成了更多的其他选项。直到最后他发现,手掌皮肤触碰到叶修的腰间的时候这种拥抱的冲动终于还是不可抑制地出现了,到这里,他才终于安心地承认,这就是像诈骗似的一句借口,骗叶修的同时也骗自己,他明明从一开始,就是喜欢叶修的。

 

事情从那里开始,而最后这无形之间互相牵引着的两人,终究还是在险恶的无数可能性下走到了一起。

  

 

叶修听完故事感慨颇多,再到后来听周泽楷一个两个字地往外蹦,一点点的细节都满满浮现起来,觉得被一个人喜欢,可你不知道,他也不知道,确实是很幸运又很荒谬的一件事情。更巧合的是最后命运安排你们又走到一起,他依旧喜欢你,而你也慢慢喜欢上了他。

 

叶修轻轻把手转过去,反握住周泽楷,然后又侧过脸对周泽楷说那我告诉你一件事情。

 

这之后叶修把手臂翻转过来,露出小臂的里侧。

 

周泽楷愣住了,或者说他不知道该对这做何反应,

 

——叶修被行尸抓伤了。

 

 

(8)The world is cruel, 

 

抓伤。这意味着什么?周泽楷想不出一个不坏的结果。

 

抓伤只可能发生在之前他们逃跑的时候,而那离现在已经有几个小时了,什么处理都已经来不及。任何被抓伤的人都会很快出现炎症,接着高烧不退,最后痛苦地死亡,再变成行尸,归来。

 

周泽楷僵在原地,手还覆在叶修的手上面。

 

这一次他真的不明白叶修的淡然了。这绝不是叶修一个人的事情,就算仅仅作为队友,他也应该在当时就告诉周泽楷,这个拖延几乎是决定性致死的。周泽楷在一瞬间恼怒了起来,继而那些怒火又很快变成了浓烈的担忧和令人痛苦的忧伤。

 

他重新回神,第一反应甚至都不是询问叶修什么,而是又拢紧了叶修,把他按进自己怀里。

 

叶修静静地,一只手摸着周泽楷的手,另一只手举着。那条狰狞的伤口就这么敞开着,晾在他们两个的眼前,像一个悲哀的既定事实,无法改变,注定会成就一个凄美或者凄惨的结局。

 

周泽楷默默的,大狗一样抱着叶修,不敢松手,又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之前那些聪明伶俐在这时候都消失得干干净净,只能安安静静地抱着叶修,怕他突然不见了似的。

 

悲伤的情绪就像后脑的重击,让人一瞬之间无法进行甚至是最简单的思考。

 

几分钟后的周泽楷慢慢从这种混沌的状态中抽离出来,混乱之余,觉得这时候的叶修身上出现了一个非常非常矛盾的地方。

 

他身上同时出现了希望和绝望,绝望是刚才突然出现的,希望则是他身上向来存在的。这样的事情从来不会在叶修身上出现,他是个变幻莫测的人,但是同时,也是一个非常统一的人,这也就说从周泽楷对叶修的第一印象开始,叶修就不怎么会变,简单地一直很淡定,非常厉害,非常……迷人。除此之外,他身上没有过多的矫情,或者说他是个现实主义,不会为了太过于空想的东西选择一些不切实际的做法。

 

……不对。

 

周泽楷深深吸了一口气,有点小心翼翼,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底气地慢慢吐出了几个音节,

 

“叶修,”

“告诉我那个答案。”

 

 

(9)But keeps a balance.

 

叶修发出了一声轻笑,

“反应过来了啊?”

 

周泽楷在脑子里重新念了念这个音节,放下了心。叶修终归会留给他一个好的结果的。

 

“周泽楷,”

叶修转过头去亲了亲他的嘴角,

“告诉你一个秘密,”

 

叶修的眼睛和周泽楷初见他时一样明亮,好看,带着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亮光,

 

“我不会被感染。”

 

然后他把衣服撩起来,露出侧腰,那里有一道已经完全愈合的伤痕,周泽楷能认出这是行尸的抓伤,也许一个月前的,也许一年前的,也许更久之前的。

 

这就成为了叶修留给他最后的惊喜。

 

“凭什么?”

 

叶修说,从很近的距离看进周泽楷的眼睛里:“我知道你要一个理由,所以我告诉你。我们没有输,也不会输。世界变成这样我们就要落败,在阴郁中灭亡?”

“不会的,永远不会。”

“只要不相信,事情就会不断出现转机。相反的,如果你丧失斗志,丧失作为一个人应有的道德标线,那你自然也就腐烂了,和那些没脑子的僵尸,没有任何区别。”

 

“但你不会这样,周泽楷。”

 

叶修的眼睛还是闪着光亮,就和之前周泽楷看到的任何一次一样,漂亮,朝气蓬勃,里面映着世界上最好看的光芒。这种光芒让周泽楷觉得熟悉,从他第一次见到叶修开始这光亮就没有变过,一直这样耀眼,这样美,能把人吸进去,能让人从里面找到各种存活的理由。叶修有点骄傲地说,

 

“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周泽楷看着叶修,无奈地摇摇头。他觉得这个人就是一个大宝藏,永远都有更多的奇迹,即使世界多么让人绝望,压抑得人无处可逃,叶修也总能在里面成为一块不会被污染的地域,有小溪,有鸟鸣,有花朵和雨水,有不那么优雅的诗和不那么靠谱的远方。

这就是他的叶修了,也许从最开始的那一眼开始这就是命定,或者一切都只是为了最终的相聚和相爱。总之最后的最后,周泽楷抵上叶修的额头,低语道,我找到你了,而叶修慢慢看进周泽楷的眼睛里,点头给他一个字句清晰的确定,嗯,你找到我了。

 

周泽楷停了一会,低头吻住了叶修。然后叶修迎了上去。

 

笑意不可抑制。

 

 

 

(10)Heathens

 

世界荒诞而又残忍,土地沾满血液。

 

 

命运流着异教徒的血,

 

所以他们用信仰与之对抗。

 

 

为彼此而活。


并且,决不屈服。

 

 

 

 

Fin.

是好早好早之前参本的文章了, @暮鲤公子两袖风 暮鲤的本w

 


2016-07-26 热度(364) 评论(32)
评论(32)
热度(364)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