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喻叶】无耻下流

·喻叶

·个人对于“调戏不成反被操”这句话的理解,花楚楚 @花楚酒霖🍃 的梗 

·脑子有点转不过来的喝了酒的叶修

·各种意义上一直在开车的司机文州

 

Off Colour

 


00

快到十一点的时候公司晚宴才终于结束。

 

叶修喝了酒,但并没喝醉,只是有点微醺的状态。眼角边上有点红红的,眼神没平时那么清亮,有点困倦的样子。

 

喻文州从后面快步走上来,叶修听见脚步声轻轻转头看了看,看到是喻文州就没说话,自顾自继续往前走。

 

快到门口的时候,喻文州拉住了叶修的手腕。

 

 

01

“你干嘛啊?”

叶修转头对喻文州说,语气上挑,带着没自觉的勾人味道。

 

“反正顺路,我载你一程。”

喻文州仗着外面黑,干脆就没有放手。

 

“上次往反方向去你也是这么说的。”

叶修挣了一下,没挣开,就随喻文州去了。

 

“哦?我不记得了,哪一次?”

喻文州认真地询问。

 

“你忘性真大。”

叶修看着喻文州。外面没有灯,唯一的光源是远处的路灯,橙黄色的灯打在喻文州脸上,叶修视野不是很清晰,喻文州大概在微笑,嘴角有个漂亮的弧度,但叶修有点昏沉,想想还是没再继续说下去。

 

祸从口出,祸从口出。

叶修默念。

 

“主要是……之后发生的事情印象太深,前面的就给忘记了。”

喻文州语气平稳地回答。

 

我怎么摊上这么个无耻的家伙的。叶修腹诽。但是想了想,在怼喻文州和怂之间选择了后者。

“你可别酒驾,我不会和你殉情的。”

 

“我前几天犯胃病,今天没喝酒。”

喻文州看着叶修,回答道。

 

“那随便你吧。”

叶修破罐破摔,放弃和喻文州周旋。

 

 

02

喻文州愉快地把叶修领回自己车上。

 

叶修想要坐后座,喻文州越过他帮他开好了副驾驶的门。叶修盯着喻文州看了一会,松开了门把手。

 

盛情难却嘛。

 

他坐进去,喻文州绕过车子做进驾驶座,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

“你为什么喝酒了?”

 

叶修本想说你不都看见了,后来想想,喻文州的部门和自己坐得太远,真要让他什么都看见难度确实太高。

“小周他们部门过来敬酒,我说不喝,江波涛同学一句‘我们一杯干叶神喝一口意思意思就好’弄得我不得不喝。”

 

“周泽楷,江波涛。”

喻文州一边俯过身去帮叶修系安全带,一边重复了一遍罪魁祸首的名字。

 

“你可别想多了,也就敬个酒,大家都开心,一年就这么一回,我又没醉。”

叶修看着喻文州衬衫里面露出的的锁骨,在他询问前抢先回答了自己觉得很重要的问题。

 

“你说周部长平时这么沉默,江波涛是怎么做到点子这么准的。我觉得可能他们是串通好的。”

喻文州帮叶修系完安全带,坐回去系好自己的,当做没听到叶修的话,继续他的阴谋论,

“你说他们是不是对你有点什么想法?”

 

“打住打住打住……你还没完了喻文州。”

叶修皱着眉头做了个停的手势。

 

喻文州慢慢把车开出去,用很家常的语气说,

“快说你就爱我一个。”

 

叶修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下意识侧过头去看喻文州的表情,结果喻文州只是一脸说了句你家在哪的表情,所以语速很慢地和喻文州确认,

“我看着像是烂醉如泥唯命是从的样子吗?”

 

喻文州摇头,

“不像。”

 

叶修继续问,

“那你喝酒了吗?没有。所以刚才那句话是我听错了吗?”

 

喻文州说,

“没有啊。”

 

叶修想了想,说,

“‘你就爱我一个。’”

 

喻文州点点头,笑着回答,

 

 

“原来你知道啊。”

 

 

03

叶修反应了一下,

“喻文州你套我???”

 

喻文州笑出声,

“你懵了,平时我可套不到你。”

 

叶修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说,

“你就是这样趁人之危的,说,你是不是用这个方法套过很多人?”

 

喻文州打了个左转向,一边打方向一边回答,

“不是。”

“全世界我只套你一个。”

 

闭着眼睛很舒服,喻文州开车也很稳,没有急刹,没有急转,遇到减速带之前就会把车降到不会颠簸的速度,所以叶修感觉自己快睡着了,只是顺着喻文州的话,轻松又敷衍地接下去,

“你说……我就信你了?”

 

喻文州侧过去看了一眼叶修,闭着眼睛显得叶修很年幼,眼睛里那股子狡猾劲儿都藏起来了,剩下的就是很清秀好看的面容,还有现在喝了酒,只剩下小聪明的,对于喻文州而言,很可爱的性格,

“那我证明给你看?”

 

叶修回答,

“不许用反问句。”

 

喻文州说,

“那我证明给你看。”

 

叶修觉得没有反问的这句更可怕,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喻文州今天第二次让叶修吃了瘪,心里有点乐,但是觉得足够了,不打算再欺负他了,

“我一直是这样的,你把我想的太好了。”

 

叶修从鼻子里哼哼了一声,

“我可没有。”

 

喻文州喜欢这个否定,听上去有股撒娇的味道,

“好,那是我变坏了。”

 

叶修侧过头去,手放在肚子上,声音里带一点点鼻音,

“我呢?我比以前好了还是坏了?”

 

喻文州单手从车后座扯了个小毯子,盖到叶修身上,

“你没有,你一直都是完美的。”

 

“你今天怎么回事?喝蜜了是吗?”

叶修说。

 

喻文州笑着否认,

 

“我说的是事实。”

 

 

04

说完这句话之后,喻文州稍稍等了等叶修的回答,最后等到的是很轻的平稳呼吸。

 

都不发表看法,就自顾自睡着了啊。

喻文州在心里发了个小牢骚,但嘴角的小弧度轻易出卖他的心情。

 

 

05

到叶修家的时候,喻文州轻车熟路停进车库,慢慢刹车,

叶修没有醒来。

 

他熄火,拔下钥匙,下车,暂时没有关上自己这边的车门。绕过车头,轻轻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俯下身去,挨着叶修的耳朵,轻轻地,压低了声音说,

 

“叶修,到家了。”

 

热气吐在叶修耳畔,带着不怀好意的挑衅。

极近的距离让气体带上温热的潮湿,带着情绪,一点点攀上敏感的纤毛。

 

叶修被弄醒了,但是没有完全清醒,下意识地侧过去想逃开喻文州。

 

喻文州摁住安全带,笑着吻他,从耳垂,到脸颊,到鼻尖。

 

叶修睁眼看喻文州的眼神有点涣散,可能是因为酒精和倦意,也可能是喻文州靠他太近,喻文州的鼻尖轻轻蹭着他的鼻尖,嘴唇快要贴上他的嘴唇,但保持着若有似无的距离,然后叶修用有些哑的声音说,

 

“刚才你无耻,现在……你下流,无耻下流都集齐……”

 

 

喻文州没等他说完,用一个吻堵住了所有。

 

 

06

只对你无耻,

 

也只对你下流。

 

 

 

 

 

Fin.

超短的w

2016-07-20 热度(1043) 评论(52)
评论(52)
热度(1043)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