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喻叶】失眠番外二 潘多拉的盒子

·修罗场,主喻叶

·大学背景,正经但是糟糕的PARO

·失眠正文Tag

·一切发生之前的故事,文州主视角


番外二 

潘多拉的盒子

 

 

00

喻文州填写了参加试药的申请表格。

 

按下提交键之后,手指没能停止细微的颤抖。

 

 

01

喻文州是极其理性的人。

 

他很难对什么东西产生真正无法控制的情感,理性告诉他,看上去再完美的东西都有瑕疵,而且热情是会散尽的,得到的是会让人厌倦的,没什么火焰能永久燃烧。不去触碰水晶,它就永远不会掉落在地上,它就永远美丽,永远流光溢彩,摄人魂魄。

 

所以喻文州远远站着,看着清澈的水晶中透过易碎的光线,想,不如从不开始。

 

因此喻文州的小半生都只是专注于建造自己的人生,完善自己,并且在让自己舒服的程度里尽量考虑别人的感受。

得益于他从身到心极高的自我要求,井井有条的一切安排,喻文州成为了现在的喻文州,先天的高智商,部分先天的高情商,组合起来成为让人如沐春风的这个人。

 

和智商不同,情商是可以后天培养的。

 

喻文州并非生来就如此周道妥帖,没有一个人能做到如此。每个呱呱坠地的婴孩都是未经打磨的原石,确实有些孩子生性温柔,但温柔同时携带着软弱和妥协,终究不能全任他自由生长。

 

喻文州就是天性温和的那类,那却比温和要多份狠劲,要更冷酷一些。所以他尽量待人和善,待己苛刻,处世周道,做事谨慎。

——温润的外表下面是枚不羁的灵魂,躯壳里稳健燃烧,火焰发出暖色的光亮,和轻轻柴木燃烧的声响。

 

但纵使喻文州的自我要求已和他本人一无两样,他也依旧明白现在的他与原本的他之间的差别。所以无论他多么温暖,让人觉得容易亲近,都不过是一层自我完善的二次建筑。没人能简单地靠近真正的喻文州,那个略显冰冷的,有些自我中心的,喻文州。

 

他给予别人的很多东西都是出于一种习惯、礼貌,而非内心对于给予这一动作的需求。所以很多交往对于他而言都只是简单的来回过场,没有深刻含义,也没有深层意味,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喻文州都觉得所谓至死不渝的情感是一纸空谈。

 

他不爱争辩,因为内心足够笃定自己才是正确的那个。

 

争吵只能发生在两个立场平等的人之间,而喻文州在一开始就已经确定了这整件事的性质,无论对方说出什么,他都对自己逻辑的正确性有着十足把握,也就是说对方的一面之辞对他产生不了任何实质影响,所以他不会争辩,或者说,他根本不屑于争辩。

 

这也就奠定了喻文州“情感只能是锦上添花”这一想法。

 

两个人在一起,除去给予彼此一些快乐和惊喜之外,最大的意义是在对方的低潮中拯救他,也就是说,真正至死不渝的感情,比起爱意,更加接近陪伴,那就称不上浪漫主义的热烈爱情,而是平淡长久的相处。

 

于是荷尔蒙的火焰熄灭之后,两个人之间剩下的就是维系。其实没有一个人脆弱到无人保护就活不下去,孤单一个人远比有投靠对象的一个人力量强大。喻文州觉得一个人是他最强大的状态,没什么东西能够简单地摇晃他的立场,也没什么东西让他放不下心。

 

所以喻文州很难想象这世界上有一个人会让他改变自己,或者说,完全适合原本的他,让他喜欢得没有办法,让他喜欢得向自己的全部原则缴械投降,让他喜欢得不和那个人在一起就会难过得无法过日子。

 

他是这么这么有自信,所以后来用了这么这么长的时间去和自己讲道理,论述一切发生的缘由。最后发现,没什么可以证明,但事实证明了一切。

 

所以永远不要对一件事情太过确定,生活总会证明你是错的。

 

——高二的时候,他在图书馆遇见了一个人。

 

这个人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他人生的轨迹。

或者说,改变了他与这个世界接触的方式。

 

 

02

喻文州的高中和旁边的大学很近,所以常去大学的图书馆借书。

高二快放寒假的时候,他去图书馆查阅资料,走完上二楼的最后几节楼梯,正好看见那个人坐在窗边。

 

那一年窗外是初春景色,还带着冬天未散的寒冷。梧桐树刚刚长出新叶子,远看只能看见光秃秃的枝桠。前一夜刚下了整夜冰凉的雨,所以阳光很透明,穿过图书馆的落地窗,穿过带着带着书墨气息的空气,笼在那个人身上。

 

阳光里有飞舞的灰尘,被照得发亮,边缘有棕黄蜜糖一样的色泽。

 

穿过这些散布在空气中的小物件,喻文州几乎没办法把目光从那个人身上移开。

 

那个人穿着白大褂,里面是一件半高领的纯黑色毛衣,可能是羊绒的,看上去很精致。下面穿着很简单的黑色裤子,喻文州看不清楚,觉得可能会是西装裤,裁剪很合适,坐下来刚好能看到脚踝。喻文州很惊讶男人能有这么好看的脚踝,很瘦,但是并不病态,踝骨刚好能看见清楚的形状,薄薄的皮肤覆盖着淡青色的血管。

 

然后喻文州轻轻地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来,看清楚他手边放着的都是医学书籍,拿着正在看的却是一本外文的编程入门。

 

最后,喻文州才终于把目光投向他的脸。

 

几秒钟就像有一个世纪这么长。

 

——这个人的一切都强烈地散发出一种让喻文州无法拒绝的气息。

 

男人的刘海微微有点长,看得出来平时不常打理,下面压着很清秀的眉毛,然后是垂下目光的眼睛,睫毛意外的挺长,阳光像一层很细很细的金沙被弯弯的睫毛兜住,似乎他眨一下眼睛,就会全数撒落在书页上那样。然后是好看的鼻梁,并没有挺拔得与常人不同,在东方人里是最最好看的样子。最后是嘴唇,薄唇抿成一条线,淡得几乎没有血色,只在抿紧的边缘,偷跑出一丝粉红。

 

以前他没有想过用这样矫情的字眼形容一个人,但是这次他觉得,非得这么形容不可,其他都不够力度。

 

这瞬间就是有这么大的力量,让喻文州发觉。

 

对,就会有这么一个人。

全世界也只会有一个,让他产生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热情。

 

 

03

于是爱你的时候,我变成一位诗人。

 

开口只能吟诵诗歌,讲不出不美的字眼。

 

 

04

那天喻文州并没有和这个人交谈,只是最后那个人起身离去,圆珠笔滚落在地,一直滚到喻文州脚边。

 

喻文州俯身把笔捡起来,那个人才看向他,烟灰色的眸子里带着轻微的笑意,眼角的弧度又有纨绔子弟的风流。他伸出手把笔接过去,对喻文州说,

“谢啦。”

 

喻文州点点头,笑了笑当作回答。

大脑里一片空白。

 

那个人离去,脚步声消失在楼梯口,喻文州脑海里还有那句“谢啦”最后残留的一丝声音。然后刚才这些片段就和走马灯一样在喻文州脑海里来回放送,无法停止,最后他只能强硬地扯回思绪,在断断续续的注意力里看完了最后一章书。走的时候,去借书中心查了那个人在看的书名,发现整个图书馆也只有一本。

 

下一次来的时候,找出那本书,看到了借书人的名字。

 

叶修。

 

这名字就像这个人感觉上去一样,带着冰凉的气息,但却又带着狡猾的口吻。做个陌路人也许并无两样,但要去接近他,一切就太合喻文州的胃口了。

 

这个人身上带着和他一样的执着,也带着和他一样的漫不经心。

他一定聪明至极,所以让喻文州从心底里全然失去抵抗的能力。

 

但喻文州不相信所谓的一见钟情。或者说,他没那么简单抛弃自己的所有原则,也没那么简单承认还未成定局的事实。

 

他只是按兵不动,不动声色。

 

 

04

一年半之后,喻文州考上了叶修就职的大学。

全国数一数二的综合性大学。

 

他在很多地方偶遇叶修,有时候是走在路上,有时候是在食堂,也有时候是在教学楼里……说是偶遇,却并不准确。

喻文州在叶修身上下了很大的功夫,甚至干过类似尾随的事情。

 

喻文州曾经思考过这样的事情会不会超过一个合理的限度,或者说,当他对叶修的执念超过一定限度之后,这种行为会不会演变成罪行。

 

答案是不会。

 

拥有人格障碍的人容易犯罪,而容易导致犯罪的精神病质类型被德国精神病学家施耐德简单归类成几种,主要包括激愤型、爆发型、自我显示型等十种。

 

喻文州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人格缺陷。

 

他明白是因为他看得太清楚,而这种上帝视角的审视也就变相成为了他的缺陷,一种自我生活参与感的淡化,除此之外,也有几个因为参与感的缺失而显得有些淡漠的特征,但没有一个足够被归进“可造成行为质变”的门类中。

 

所以他知道这些偶尔出格的行为不过是一个人一生总会经历的一种安全犯罪,换句话说,既然他能够跳开这个行径对自己进行批判,一切就还没有走得太远。他依旧学习着自我改善,但留下了一块领域,准许他自己偶尔放纵。

 

这块领域只属于一个名字,叶修。

 

喻文州从未用如此真实的自我去面对一个个体。

承认他对叶修的执念就等于直面最赤裸的喻文州,和叶修相关的东西本就代表着喻文州内心最缺失的东西,——联系。

 

他能够如此成功的原因之一就是这种淡漠,游离。

他一直以来坚守,因为叶修的出现而摇摇欲坠的“至死不渝的情感是谎言”的想法也是根植于这个基础。

 

喻文州坐在图书馆里,看见叶修在四点一刻走进来,到二楼他初遇他的地方坐下。

 

阳光很好,秋天的梧桐树缓缓掉落着叶子。

他轻轻把目光投向叶修,又在几秒内收了回来。

 

——很多东西都不是简单的几句话能够解释的。

 

 

05

潘多拉是希腊神中火神赫淮斯托斯和宙斯用粘土做成的地上的第一个女人,也是作为对米修斯造人和盗火的惩罚的第一个女人。

众神也加入,使她有更人的魅力。

 

后来潘多拉打开魔盒,放出人世的所有邪——婪、虚无、诽谤、嫉妒、痛苦等等,但潘多拉却照众神之王宙斯的旨意趁希望没有来得及,又盖上了盒盖,把它永远锁在盒内。

 

潘多拉魔盒因此被当作“灾祸之源”。1]

 

 

喻文州为自己的性格留下一块灰色地带。

然后把他的潘多拉盒子存放在此。他准许自己把所有执念放在里面,而真正能够让他产生这种念头的,在此世间也无非只有一个,叶修。

 

这盒子里面的东西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有时候喻文州感觉他和叶修好像已经无比熟悉了,好像他已经明白叶修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呼吸了。对叶修来说,他也依旧扮演着陌生人的角色。

 

这个事实既让他失落,又让他觉得情绪高涨。

 

这意味着他在暗处,叶修在明处。

 

意味着之后的剧本,由他来写。

 

 

 

06

万事具备,东风已起。

 

喻文州填写了参加试药的申请表格。

 

按下提交键之后,手指没能停止细微的颤抖。

 

 

07

与叶修第一次见面,喻文州发现叶修比远看要更迷人。

 

更可恶的是,越是与他相处,他就越是迷人。

 

 

于是喻文州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盒子里没有人世间的邪恶,只有叶修。

 

 

08

喻文州早早发现了实验的真相。

得益于他的分析,也得益于他对叶修超乎常人的了解。

 

所以他细心地查阅资料,学习更多的知识。

假装自己是那万分之一的特例。

 

 

最后一面,

他看进叶修的眼睛,终于清晰地看见自己的身影。

 

 

09

喻文州多么喜欢《小王子》这个故事。

 

所以最后他用一句话告诉叶修,自己做的所有。

 

 

10

自己驯养的东西,即使那个东西有很多个,但是自己驯养的东西对自己来说永远是唯一的。

我们要对自己驯养的东西负责。 


喻文州关上潘多拉的盒子。

 

得到了他缺失的东西。

 

 

 

Fin.

ref [1]潘多拉的盒子

2016-07-16 热度(218) 评论(34)
评论(34)
热度(218)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