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喻叶】失眠番外一 终焉起始

·修罗场,主喻叶

·大学背景,正经但是糟糕的PARO

·失眠正文Tag

·正文结束处35-40的故事,叶修主视角


番外一

终焉起始



35

喻文州走了,叶修站在房间里,关了窗,想起自己并没有带伞。

 

外面已经大雨滂沱。

 

 

36

台风天和其他天气都是不一样的,对于叶修而言,有种不同寻常的吸引力。无论是隐隐作响的雷声,还是突然暗下来的天空,那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都过于明显了一些,算是一种出现在本不该出现的时间的气象,让人无法把握,也容易给人一切失控的感觉。

 

人是追求戏剧感的生物,所以乐于编造故事,乐于自我欺骗,演绎人生。

 

叶修逃不过人类族群的集体天性,一瞬间产生了一种无比悲壮的自我意识,虽然这种情绪在很短的几秒内就完全消逝不见。

 

然后叶修想,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他说不清楚这到底是因为喻文州和他道别了,还是因为台风而突然下起的暴雨,或者什么他早已察觉到,但没有深究的伏笔……

 

所以结论是这预感没有明确的来源,叶修也只能任由这个疑案一直存在。

现实生活并不是电影,一切不会因为叶修的思考而停滞不前,时间线不会插播广告,大雨也不会有特写镜头。

哗啦啦的雨水打在老房子窗子的塑料遮雨棚上,发出一些有点沉重的响声,雨水浸透的泥土有湿润的气味。叶修走进雨里,发觉走在看上去这么大的雨里,其实也不过如此。

这雨甚至不足以在他走到图书馆之前把他淋透。

 

他推开图书馆的大门,走出来的陌生人短暂地打量了他一番,眼神里带着一些不可思议,也带着一些幸灾乐祸,然后便快速从他身边走过,走出了图书馆。

 

叶修抬头看见图书馆大吊灯那盏接触不良的灯泡还在挣扎地闪烁着,身上的水顺着衬衫的袖子一路流下去,在袖口凝结成水滴,滴落在大理石地面上,碎成无数片。

 

叶修深呼吸,闻到空气里湿润的墨水气息。

终于感觉到了和现实世界的联系,回到了打开感官的状态。

 

接下去的日子该恢复正常了。

 

 

37

严格来讲,那些约会的日子,也并不能算是多么不同寻常。不过是满满当当的日程表里,多一个项目,一天要见的无数脸孔中,多一副熟悉的面容,每天接收的庞大数据外,多一个消息源而已。

 

除去这些之外,叶修的生活什么都没变。

 

所以日子一天天过。一切没有什么不同。

 

这一周时间叶修忙着整理乱七八糟的实验后续报告,很大一部分来自喻文州的反馈。但是很奇怪,叶修看着喻文州的数据,看着喻文州亲口说出来的那些话的摘记,看着关于喻文州的一切信息,心里却很少真的去想喻文州的事情。

 

这是好的,叶修想。

 

他回忆起以前喻文州说过的很多话,心里总有微妙的后怕感觉,说是后怕,倒也不是害怕的情绪。喻文州这个人不可能做什么本质上很坏的事情。但是叶修就是知道,喻文州也不是会为了什么很特别的原则而坚持不做坏事的人。

 

要是可以达到他的目的,曲线救国的行为并不在他的禁区。

 

喻文州说过很多话。

说安慰剂的事情,说失眠症状的事情,说关于他自己的事情,说叶修的事情,猜测一些叶修的想法……

 

但一直到道别的时候,喻文州那一席话才最终让叶修感觉到了威胁。

 

你不用见我了。

不会在这里见我。

在这里你见不到我。

 

这话的暗示意义很明显,而在这之前叶修对喻文州的兴趣使他暴露在极易被暗示的处境。

 

在心理暗示中,其效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暗示者在被暗示者心目中的威信。这就要求心理暗示的实施者具有较高的威望,或者,要具有令人信服的人格力量。这同时也是为什么某些神医或者神棍使用这句“信则灵,不信则不灵”的缘由。[1]

 

喻文州这个人的个人魅力、人格力量,都是叶修见过所有人之中数一数二的。

所以叶修是非常愿意吸收喻文州的想法的。

而这种敞开,逆向来讲,就像打开贝壳的海贝,把自己最柔软脆弱的贝肉暴露在外。

 

叶修发现的瞬间就感觉到了危险。

不是因为他发现了喻文州的逆向暗示,

而是无论什么,暗示、催眠、操控性条件作用还是什么不科学的洗脑,喻文州都已经完成了。

 

所以他才会在分别的时候说出一句如此明显的话,来提醒叶修,也点燃一切的引线,等待他早已布置好的一场绚烂烟火。

 

叶修并不害怕,他有能力处理发生的几乎任何情况。

 

但是他依旧不喜欢喻文州得逞。

 

这是好的。

 

所以他这样想。

 

让喻文州成为一个日常课题就好,

 

见与不见,想与不想,不要有区别。

 

 

38

时间冷酷地阔步前进。

 

对叶修来说过去的这一周非常非常辛苦,疲惫,但是值得。他在王杰希的协助下整理完了所有实验的数据,过程,后续报告,总结。关于这个实验的一切,终于要落下帷幕了。

 

——这一周过去之后,一切都将翻篇。

 

终于稍微空下来的这天刚好是一周之后。

吃过午饭之后,叶修买了一杯咖啡,终于空闲下来的头脑得到一点休息的机会。三点过一刻的时候他陆续写好了几个学生的作业评语,然后盯着窗外发了一会呆,稍微看了会书。

 

将要四点的时候。

一种奇异的动荡感突然让叶修感觉到了不舒服。

 

叶修本来是一个做事非常投入的人。无论怎么样的一件事情,对于叶修而言,在做就是在做,和计算一道数学题一样,一旦确定了方法开始计算,就绝不会在中途折回去想算法是否是最好的选择,而是专注计算,不出差错。

 

所以在进行一件事情的叶修,几乎是不会被外界打扰到的,更甚,他都不会被自己的状态打扰到,饿了渴了或者情绪起伏,对于工作中的叶修而言都不过是外界因素。所以王杰希,还有和叶修共事过的人,都知道不能期待在叶修做事情的时候叫他一句,他立马回答你,除非他刚好停下休息,或是刚刚解决一件事情。

 

但今天这种无法简单平复的情绪突然翻腾起来,张扬跋扈,甚至直接影响到了叶修的专注度。

 

他停下来,想今天有什么事情没有做。

 

因为这种情绪,非要归类,更像是期待的一种。

 

 

39

就在当儿,跑来了一只狐狸。 

 

“你好。”

狐狸 

 

“你好。”

小王子很有礼貌地回答道。他转过身来,但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在儿,在苹果下。”

那声音 

 

“你是?”

小王子,“你很漂亮。” 

 

“我是一只狐狸。”

狐狸 

 

“来和我一起玩吧,”

小王子建道,“我很苦……” 

 

“我不能和你一起玩,”

狐狸,“我没有被驯养呢。” 

 

“啊!真不起。”

小王子 

 

思索了一会儿,他又道: 

 

“什么是‘驯养’呀?” 

 

“你不是这里的人,”

狐狸,“你来找什么?” 

 

“我来找人。”

小王子,“什么叫‘驯养’呢?” 

 

“人,”

狐狸,“他,他们还真碍事!唯一的可取之就是他们养,你是来?” 

 

“不,”

小王子,“我是来找朋友的。什么叫‘养’呢?” 

 

早就已经被人忘了的事情,”

狐狸

 

“它的意思是‘建立系’。”

 [2]

 

建立联系。

 

叶修想起来这个故事。

然后想起来图书馆。

想到老教学楼到底的房间。

然后,想到,喻文州。

 

继而,才缓缓意识到,所有这些微妙波动的心情都是因为今天刚刚好是一周之后,是原本应该见到喻文州的日子。

 

所有的见面,谈话,喻文州给予他的暗示,他熟悉了的固有见面频率和时间,都相辅相成,让一切成为了习惯。一旦叶修的生活恢复正常,这些时间空余下来,喻文州的存在感就变成不可忽视的实体,渗透进他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如今突然出现在叶修脑海里的喻文州,简简单单告诉叶修一件事情,

喻文州想做的事情成功了。

 

叶修像一只狡猾的狐狸。

 

被驯服了。

 

叶修无法逃开这种深入意识的联系。

他的意识被喻文州入侵,喻文州的每句话都在这个时候浮现,而且无法控制。他没有理睬这种感觉,但是心里清楚地明白这所有给他造成的后果。


喻文州从来都不是简单角色。



晚上十一点半,叶修打了一个电话给王杰希。

 

王杰希接起电话,叶修连招呼都没有打,直截了当地问他,

“杰希,你有没有给过喻文州我的手机号码。”

 

王杰希稍微反应了一下,说,“没有。”

又问,“怎么了?”

 

叶修心里一沉,

“没什么,突然想到点事情。”

 

王杰希的声音里有点淡淡的担心,

“你没事吧?”

 

叶修安慰他,

“我没事,杰希。”

 

王杰希停顿了一会,没再说下去,

“时间不早了,早点睡觉吧,叶修。”

 

叶修说好,然后说晚安。

 

挂掉王杰希的电话之后他静静地坐了一会,然后去洗漱,上床,闭上眼睛,身体疲惫,毫无倦意。

 

喻文州的声音轻轻地响起来,

 

“以后要是你失眠了,也许我可以来给你做心理咨询,”

 

“依旧在这里。”

 

 

40

叶修双目鳏鳏躺了一两个小时,试着没有特地去想喻文州,也没有特地去抑制去想他。

这个时候,喻文州以前说过的他对叶修的剖析突然变得非常非常清晰。

 

叶修明白睡眠的机制。不如说他对此,从生理到心理都是一位大师级人物。所以他并不会为此焦虑,因为他知道焦虑是一种完全负面的情绪,对于眼下的情况毫无帮助,只能起到副作用。但他也并不是完全放松的,没有人能在意识到自己睡眠不正常的时候还保持完全平静。

 

——“我,叶修,对失眠没有任何成见、抗拒或者恐惧,失眠的状况也依旧不会因为我轻松的态度而获得好转。或者说,当失眠的症状已经出现的时候,我所做的只能是接受,然后淡化自己的注意力。”

“这不是一个反向亦得的条件。焦虑的态度会导致失眠情况的加重,但是失眠并不一定和焦虑相关,也就是说,在一切已经开始的情况下,轻松的态度不会导致失眠的缓解。”

 

叶修只能看着天花板,想一些其他的事情。甚至在脑子里思考一些类似电车难题的复杂问题,让自己在依旧清醒的时间里不至于太过无聊。

 

——“如果是你,既然态度无法改变现状,就不会特别控制自己的情绪,你不喜欢做无用功,甚至讨厌没有效率的事情。”

 

最后叶修发现,

他没有办法入睡。

 

—— “那么,对你而言,这样的事情根本不是一个处理项,而是只能接受的事实。也许你会选择在白天进行更多的运动,不午睡,不喝咖啡,做更多的事情,在睡前看一会书,但是一旦夜晚降临,而你睡意全无……”

 

“你就已经输了。”

 

 

叶修看着天花板上外面树的影子。

想起喻文州说最后这句话时候的微动作。

 

——右手手指轻轻依次点在左手手背上。

 

意味,

 

操纵。

 

 

叶修拨出喻文州的电话。

 

凌晨两点半,喻文州在五秒内接起了电话。

 

叶修问他,

“你看过《小王子》吗喻文州?”

 

喻文州的声音很清澈,不像被吵醒的样子,

“看过。”

 

然后叶修说,

“你知道驯养是什么吗?”

 

喻文州停顿了一下,回答他,

“是个常被人遗忘的仪式。”

 

叶修说,

“嗯,而且。”

 

喻文州轻轻地接上叶修的话,

 

“我们,必须对自己驯养的东西负责。”

 

 

41

“叶修,”

 

“我在你家楼下。”

 

 

 

Fin

ref [1]心理暗示

[2]《小王子》节选

2016-07-12 热度(225) 评论(30)
评论(30)
热度(225)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