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喻叶】刺喉(下)

·喻叶,原著向

·世邀赛结束后

·刺喉(上)


Stabbed Throat


03

叶修下楼的时候,在电梯里遇到了周泽楷。他大概是刚刚健完身回来,身上有汗,挂了条毛巾在脖子上,刘海捋在后面,露出非常饱满漂亮的额头和剑眉星目。


谁不喜欢看好看的东西。叶修看见周泽楷,心里也是被惊艳了一下,想以前确实没有见过周泽楷这样活灵活现的样子。然后一直到进了电梯,周泽楷才抬了头,看见叶修,叫了声前辈。


叶修点点头,说,以前怎么没发现,小周你真好看。


周泽楷看了叶修一眼,也不知道说什么,转回头去看着电梯里的数字。


叶修看周泽楷实在不擅长找话题,自己笑起来,解释道,在宅男看起来,健身本身就是一项难以高攀的运动。


叶修给了周泽楷一个话头,周泽楷就接下去说,订的房间有包健身。


叶修点头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那确实,不健白不健。


对话就进行到这里。到了一楼,两个人分道扬镳,周泽楷去便利店买沙拉和饮料,而叶修,去见喻文州。


电梯最后打开的一刻,叶修突然想到也许喻文州已经没有在那里了,已经过去将近两个小时,快到午夜。他之前又根本没有理喻文州,也许喻文州根本就没有下来也说不定,但他还来不及做出猜测,喻文州就远远地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叶修这才明白这地点的心机。咖啡厅在大堂总台对面,正对着电梯。除非叶修走路下来,不然喻文州一定能一眼看见叶修,或者说,叶修一定能一眼看见喻文州。


最后的事实是,他们两个都在第一时间看见了对方。


然后叶修想,

也许这才是喻文州真正的目的。


04

叶修慢慢走过去,看见喻文州已经点好一杯东西放在对面桌子上。他走到喻文州对面坐下,瞄了瞄面前的杯子,对喻文州说,

“最近沐橙让我调整作息,晚上我不能喝咖啡。”


喻文州温和地笑,

“咖啡不是为你点的,私自为你做决定在我看来不太妥当。”


叶修看了看周围,心里明白了喻文州的意思,依旧装傻道,

“哦,你还约了别人?”


喻文州轻轻地看进叶修眼睛里,说话含着笑意,

“不是,我就约你一个。”

“有人来搭讪,但我在等你。”


叶修耸肩,

“挺受欢迎啊文州。”


喻文州拿起杯子,垂下眼睛喝了几口红茶,

“你和周泽楷一道下来的?”


叶修笑,

“你看都看见了,有什么好问的?”


喻文州看着叶修,不再继续追问,

“你喝点什么?”


叶修摇摇头,

“就喝水可以不。”


喻文州点点头,

“都随你。”


之后喻文州叫来服务员,要了一杯柠檬水。叶修坐在喻文州对面,看着他穿了简单的灰色纯棉衬衫,里面一件纯白的打底T恤,整个人散发着一种非常温文尔雅的味道。喻文州大概已经洗过澡,头发不是平时那样的中分,有点杂乱地盖在额前。注意到叶修的眼神,他抬起眼睛来看叶修,叶修闲散地挑挑眉毛,等喻文州移开了眼睛,才拿过水杯喝了一口柠檬水。


咽下去的时候,喉咙里传来一阵轻微而明晰的刺痛。


叶修想要抱怨一下喉咙里的东西,可是喻文州却在他之前开口说道,

“我就知道你会下来的。”


叶修试着把喉咙里的东西吞下去,可是它只是卡在那里,不上不下,无法动弹,所以他只能不那么从容地回答喻文州,

“咳咳,你是在试图证明你有多机智吗?”


喻文州笑笑,

“怎么敢。”


叶修想了想,说,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下来。”


喻文州微微睁了睁眼睛,露出一个有点惊讶的表情,

“我没预料到你会这么坦率。”


叶修笑起来,

“后辈,你要学的东西还多得很呢!”


“是的,”

喻文州点头,“不过这回也许要我来教你。”


叶修听着喻文州温柔的声线,突然觉得也许今天是一个转折的日子了,他会弄清楚自己想要的,喻文州也会明白地告诉他他想要的。所以他没有再说话,轻轻地放下了杯子,看进喻文州的眼睛里,

“你说。”


喻文州摇摇头,

“我们去外面走走吧。”


叶修撇嘴,没有拒绝。


05

他们往外走出去,走出旋转门的时候,叶修问喻文州,你结账了没有,喻文州说没有。叶修说你别说你认识这酒店的上层啊。喻文州说,帐记在房间里面了,你别把我想得太厉害了。


叶修不再说话,看着喻文州的后背,开始想一些事情。喻文州确实是说出了一些事实,却又并非有意为之。“别把我想的太厉害了”。他说的没错,叶修时常有点高估喻文州。虽然只是一些微不足道无伤大雅的高估,但在叶修看来,已经是一件危害性十足的事情。


他开始对事情的发展方向有些怀疑。他已经不知道这究竟是对于情况判断的不准确还是自己对于喻文州这个个体的判断变得不准确了。如果是后者,那么又会有很多种可能性从这里出现。叶修不知道最后指针会落在哪里,但是他能确定,最后喻文州和他一定会达成一种莫名其妙的共识。然后,一些戏剧性的转变会出现,最后,事情变得不可收拾。


一个不可收拾的后果,即使是叶修这样不走寻常路的男人,也不会毫无顾忌,但是既然已经跟出来,对于叶修而言,就已经是一个默认,早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喻文州走在他前面,步伐稳健。他的后背看上去很斯文,同时也非常可靠。可靠?叶修想。这个词语不该用来形容另一个男人吧。然后他才觉得,自己被喻文州潜移默化中影响得有些混乱起来。这之后,一个他从来没有过的想法突然冒了出来。


叶修怔了怔,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喉咙里的鱼刺依旧存在感十足。


06

夜色很漂亮。秋季夜里的气温已经有些低,月亮悬在半空中,很大,明亮而且摇摇欲坠。


喻文州走进小草坪里,慢慢停下来,靠着一棵树转过身来看向叶修。月色柔和,朦胧的月光打在喻文州的脸上,把他的笑容衬得非常迷人,


“叶修,今天的月亮……”


“打住!”

叶修匆忙地打断喻文州的话。


喻文州停下来,眼睛依旧看着叶修,

“怎么了,你有话要说?”


叶修说对对对,然后说不是不是,然后又对自己的混乱表示了嘲讽。喻文州站在树荫下面,静静地看着他露出一万年难得一见的表情。


叶修没有喻文州看太久的笑话,很快收起自己的小失常,对喻文州说,

“你给我弄的鱼肉里是不是有刺,卡我喉咙了。”


喻文州露出今天第二次惊讶的表情,

“真的?”


叶修咽了咽唾沫,确定那玩意儿还在他喉咙里,点了点头,

“千真万确,假一赔十。”


喻文州笑,走过去扶住叶修的肩膀,自然地靠过去亲吻他。叶修没有时间反应,他只是觉得喻文州在很短的时间里靠得很近,之后他的嘴唇碰上自己的,之后他的舌头撬开自己的牙齿,扫过牙龈和牙齿,然后舔上上颚和舌根。


这个吻没有持续太久,但是对于叶修来说已经是一个可怕的时间长度。更可怕的是,最终他得出的结论只有“喻文州的吻技居然还不错”,这之后,就没什么了。

最后,就是喉咙里的痛感慢慢褪去了。


喻文州舔了舔叶修的下唇,离开他一寸不到,

“我今天哪里有给你夹鱼肉?”


叶修想了想,

“你没有?”


喻文州点头,鼻尖抵着叶修的鼻尖,

“我确定。”


叶修想了想,说,

“我要问你一个问题。”


“爱过,还在爱。”

喻文州说。


叶修无语,

“你认真的?”


喻文州说,

“你也是认真的。”


叶修想了想,幅度很轻地点了点头,愣了一会,又凑过去亲了亲喻文州,


“回去吧。”


07

夜色很美,夜还很长。


听到喻文州的话之后,叶修心里那点微妙和不上不下的难以界定终于成为了一个有且只有一个的选项。

而在那个吻之后,他最后一点喉口的疼痛也消逝了。


Fin

*不是鱼刺,是喻刺。

**我为上面那个很冷的冷笑话道歉……



2015-10-11 热度(480) 评论(34)
评论(34)
热度(480)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