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喻叶】刺喉(上)

·喻叶,原著向

·世邀赛结束后


Stabbed Throat


00

叶修不怎么吃贝壳类的海鲜,同样,不怎么吃河鱼和螃蟹。


原因不是口味不合,也不是因为什么高端大气的海鲜过敏,而是非常非常朴实的……嫌这些东西吃起来太麻烦,——壳类要打开来吃,鱼要抿刺,螃蟹要剝壳,这么一想好像确实挺麻烦,听起来也很有道理,但是说到最后,也不过是叶修在饮食习惯上太懒了,不愿意在吃上面下太大的功夫而已。

换句话说,要是别人剥好了送进他嘴里,

他没理由,也不会不接受的。


01

世界联赛结束之后,大家回到北京,约好了吃顿庆功饭。

冯主席请客,于是大家全部的屌丝心都在这一条件下被激发了出来,准备进行一顿巨型的,大鱼大肉大摇大摆的大吃大喝。


最后确实是吃了一顿非常棒非常奢华的晚饭。叶修不敢沾酒,作为领队坐在喻文州旁边,恨不得给自己缩起来,免得被黄少天等好事者揪出来“敬酒”。大家闹闹腾腾的,互相说着比赛中表现精彩的瞬间和有待改进的细节,喻文州安安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偶尔接过别人的话头说一两句话,手上极其巧妙地剥着虾。


叶修也没事情做,有一茬没一茬地接应着别人的话,偶尔漫不经心地抛两句百试不爽的垃圾话,眼睛就自然而然地落在了隔壁喻文州剥虾的手上。同样是职业电竞选手,喻文州对于手的保养自然也不会落下,当然,这和手速的快慢就没有太大的关系了。喻文州的手很好看,比起叶修要稍微男性化一点,手指修长,指节清晰,手腕处有清楚的凹陷,拧下虾头的时候手上薄薄的一层肌肉会显现出来,很有力量感。


大概是注意到叶修在看自己,喻文州剥完了虾,就去了虾线,十分自然地把虾放进了叶修的碗里。叶修愣了一下,强行压着心里的莫名其妙抬头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当然也在看他,露着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叶领队,你对海鲜过敏吗?”


叶修防备地看着喻文州,思考了一会,说,

“过敏过敏,吃了可能会死。”


喻文州笑起来,

“哦,那就是不过敏了。吃吧,今天这个基围虾是最好的那种,你会喜欢的。”


叶修点点头,一副很深沉的样子,非常理所当然地绕开了自己先前撒的那个小谎,把虾夹起来放到了嘴里。喻文州看着叶修好看的手指捏着筷子,指甲修剪得干净整洁,使用筷子的手法轻巧娴熟,尖头的筷子捻着虾肉,递进薄薄的嘴唇间,虾肉和着唇上那一点点水光,被抿进嘴里,咀嚼,然后吞咽。

吞咽的时候叶修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喻文州觉得自己甚至可以清晰地听见他吞下虾仁和唾液的声音。


叶修吞下去,咂了咂嘴,

“哎,蛮好吃。”


喻文州笑,

“是不是和我说的一样?”


叶修点头,

“你说得对。”


然后他就慢慢地转回了头,无视喻文州之后又放进他碗里的虾仁,假装自然地结束了和喻文州的这段对话。喻文州没有再次挑起话头,和叶修一样,重新开始了之前那种接接别人的话,偶尔插科打诨的对话模式。


这个对话方式的转变在外人看来绝对是滴水不漏的,但是这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这是一种非常奇异的氛围,只在喻文州和叶修身边存在。当他们两个的对话进行到一种让人难以界定的位置的时候,里面的情感就会变成很……微妙。喻文州对于叶修,一开始是在单纯的在荣耀方面敬佩他,然后是觉得一叶之秋和君莫笑的打法很特点,再之后是对于叶修这个人开始感兴趣,最后是在越来越多的两人接触中,喜欢起叶修这个人。叶修那边,就简单得多,他早就知道喻文州这个人,也很早就给过这个战术大师一个肯定,撇去欣兴和蓝雨的利益冲突,叶修和喻文州私交是很好的,不只是关于荣耀,在叶修愿意的时候,他们也谈了不少人生。而喻文州到后来对于自己的态度的改变,叶修也是第一时间就发觉了,只是他没有说出来,也没有明显地把自己的知情表露给喻文州。所以之后这种情绪一直都是温水煮青蛙,没有进展,但是谈吐之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感。


现在也是,更糟的是,叶修觉得,

以后也会是。


02

饭局结束得很突兀,原因是张新杰。这个理由一点也不奇怪,再加上叶修自己坐在喻文州旁边芒刺在背,也是早就想溜。这两位在意识上达成了一致之后,几乎无敌,喻文州顺着叶修的意思,温和地一笑,讲一讲收场的话,大家也就迅速做了鸟兽散。


回国之后大家的酒店就分散开了,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蓝雨、轮回和兴欣定在同样的一家酒店。既然在一家酒店,喻文州也就自然地邀请叶修一起到酒店楼下的咖啡厅去谈心。对于喻文州不怀好意的邀请,叶修本来要拒绝的,但是知道喻文州总能有无数个听上去无比正直的理由,所以最后也就没有去理他。


可是当他在房间里看了会视频,然后洗好澡,头上盖了条毛巾坐在床上的时候,喻文州终究还是突然在他脑子里冒了出来。毫无理由,没有预兆。


叶修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他没有理会喻文州的邀约,或者是其他什么他根本不想去设想的原因,总之最后喻文州作为一个主题冒了出来。喻文州的手法对于叶修来说确实是最难对付的一种,喻文州的话往往十分温软,但是里头的意思清晰利落,有的时候,无懈可击。叶修的嘲讽技能对于喻文州也是毫无用处的,喻文州能轻而易举地扭转任何劣势,他的语术本就厉害,他的性格又让他得以把这样的优势发挥到极致。叶修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心里的喻文州确实是近乎完美的一个人。然后他才开始惊讶起来,自己居然没有看到喻文州什么明显的缺点。


叶修是个散漫的人,这是大多数人对于叶修的第一看法。但其实相处之后就会发现,他是非常非常敏锐的,很短的时间里面你就能被他分析透。只是叶修并不会明显地表现出来什么,所以看上去他漫不经心,散漫自由。


叶修开始怀疑自己对于喻文州的看法到底是不是单纯的。理论上来讲叶修是不相信世界上有“自带滤镜”的这种事情存在的,但是看上去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


叶修走到窗边,拉开窗帘从几十层高的楼上往下看,明明已经午夜,城市还是一片明亮,车子川流不息,人群来来往往。他静静地看了一会,开始感觉到喉咙里有点疼。他试着咽了几口唾液,之后又喝了点水,这才确定,喉咙里大概是有鱼刺。

这种感觉非常难过,说话的时候不会疼痛,甚至大声喊叫的时候也不会疼痛,但是一旦安静下来,这种疼痛感就会变得愈来愈明显。你没办法无视它,这也可能是为什么叶修直到停下手头在做的事情之后才开始觉得疼。


这里有一万个理由让叶修下楼去找喻文州。


叶修挑眉,

反正睡不着。


TBC

2015-09-21 热度(466) 评论(30)
评论(30)
热度(466)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