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喻叶】兜转

·814群作业

·喻叶


Rover



00

八月也快过了大半,白昼终于在立秋过后慢慢短起来。


夏末的风显得有些微凉。小区里的梧桐和樟树都还茂盛,桂树却已经悄悄长出了细小的花苞。一切繁华和喧嚣最终都被埋没在长久的夜里,慢慢过去,被淡忘,最终消逝。


01

又一个夜。

喻文州抬头看了看天空,夜空里有星星,他再看了一会,遇见了一颗流星。喻文州在此之前没有见过流星,有意的或者无意的,都没有见过,而刚才看见那颗短暂的流过黑色夜空的星星时,他倒也没有怎么惊讶,只是在事后想,流星这么短,对着流星许愿怎么会来得及,大概也只能说一句世界和平吧。


这之后的喻文州没有再奢求另一颗流星的出现,他低头重新看向面前的小路,依旧不太明白自己又走到这里来的原因。


——他在这里和一个人见过很多很多次面,

生疏的,熟悉的,暧昧的,亲爱的……

最后,陌路的。


02

分手已经一年整,喻文州不知道自己怎么还会莫名其妙地走到这里来。也许还有惦念,但过了一年,怎么说,也已经淡了。就当是个巧合吧,最后,他没有下任何结论,轻车熟路地走到小区门口的便利店买了一听咖啡,结账的时候,犹豫着换成了乌龙茶。


小区南区西侧有个很小的花园,知道的人很少,以前喻文州常常去,所以他买完乌龙茶,很自然地走去了那个小花园。

触景生情啊,终究还是有。原本的缠绵,最后的疏离,喻文州真正坐下之后,才突然产生了一种,和以前他坐在这里等那个人一模一样的感觉。


这感觉本质里是甜蜜的,发生在现在的情况下却显得苦涩。


《小王子》里,狐狸对小王子说:“你下午四点钟来,那么从三点钟开始,我就开始感觉到幸福;时间越靠近,我就越感到幸福;到了四点钟的时候,我就会坐立不安。”

他说:“我会发现幸福的代价。”

后来他又说:“但是,如果你随便什么时候来,我就不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准备好我的心情。”


任何时候,你的出现都会让我措手不及。

……更何况,喻文州都不知道这个人会不会出现。


他只能漫不经心,假装并不在意地等待,

以一种十分徒劳的方式。


03

后来,似乎过了很久的时间。喻文州喝光了乌龙,外面像是赶着他走似的,陆续下起了小雨。他拿手机看了看时间,起身走出去扔了罐子,然后匆匆往小区门口走去。


雨不大,淅淅沥沥,落下来黏在人的皮肤上,凉飕飕的。喻文州觉得也许是天气原因,弄得他也有点阴阴郁郁的,走路不是那么注意,迎面就碰上了一个人,他说着不好意思,一抬头就看见叶修的脸。


你看,就是这样。

突然之间的,让人措手不及。


“哟,文州啊?”

短暂的停顿之后,清丽的带着一点沙哑的声音终究响起来。


喻文州微笑,回答违心地合适,

“你现在才回来,晚上在外面吃饭?”


叶修点点头,

“加班了。”


喻文州笑,本来想说你整天就是加班,结果直到笑容慢慢褪去了,话也依旧没能说出口。他只能看着叶修,最后移开目光,继续笑着说自己先回去了。


叶修没有反驳,但是叫住他,提议道,

“先来我家吧,身上都湿了。”


喻文州没能拒绝。


04

一路无话。


喻文州在叶修稍微后面一些走着,和他同样轻车熟路。


喻文州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史无前例的行尸走肉状态,今天他的理性根本不在家,这些行为都是出于他的本能,未经过任何思索和加工的,因而显得特别感性,而且幼稚。


直到喻文州坐到叶修家里的沙发上,看到阳光房懒人沙发上的那个小枕头,他才稍微能拉回一些自己的思路来。

——那个枕头原本是喻文州车里的,有时候他开车久了,或者后座有人想小憩一下,会用得着。后来喻文州开车,叶修坐在副驾抱着靠垫,一个稍急的刹车导致了一次小型洪水(矿泉水瓶里的水倒在了靠垫上),靠垫就这么被理所当然地拿到了叶修这里晒干。再之后,这就慢慢成为了叶修的固有资产。即使分手了,也没有被还给喻文州。


他们分手很和平,就是想要分开了,或者两个人之间一种奇异的默契,让他们默默开始与对方保持了一些距离。与其说分手,更像是各自远行。

这两个人从未说破,却又心照不宣。


叶修走进去拿了一条浴巾递给喻文州,喻文州接过来,把浴巾盖到头上,一股很淡的太阳的气味扑到他脸上,然后这个场景才慢慢变得真实起来。


叶修的举动很日常,没有把喻文州当成外人,他走进走出,热水壶发出嗡嗡的声响,正准备沸腾里面的一氧化二氢,叶修打开了客厅的空调,外机隔着墙壁和玻璃发出一点轻微的噪声。喻文州听着这些声音,放松下来,靠到沙发上,长呼出一口气,对叶修说,

“我饿了。”


叶修听见了,拖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走过来,坐到喻文州对面的桌子上,低下头看喻文州被浴巾遮住的脸,

“你干嘛,撒娇啊?”


喻文州就这么回望叶修,

“不是,晚饭吃得太少了,我的胃好像在抗议。”


叶修挑了挑眉,起身往厨房走,

“……行吧,不过只有泡面啊。”


喻文州本来就知道,叶修这种人家里也不会有什么其他食材,

“明白,有泡面我就很知足了。”


05

叶修在厨房鼓鼓捣捣,喻文州难得地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


十多分钟,叶修端了两碗面出来,喻文州坐在沙发上放空,眼睛就看着叶修一路走过来。然后叶修走到喻文州旁边,喻文州伸手接过托盘,自然地等叶修把面碗端到桌面上。这个动作简直是下意识的,以前喻文州实在是做过太多次了,他都不用有什么思考的过程,等他想到了这个事情的时候,动作已经完成了,

“烧了两碗,你没吃晚饭?”


叶修点点头,

“你不说我都没饿,一烧面就不行了。”


喻文州笑,

“你老是不吃饭可不行啊。”


叶修再点点头,

“是啊,再饿瘦一点我就太过于帅气逼人了,不太好。”


喻文州不接叶修的茬,

“快吃吧,再晚了吃,真的要贴秋膘了。”


叶修拿筷子吃起来。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也拿起自己的筷子吃起来。不得不说,叶修仅有的泡面手艺确实不错,足够出神入化。喻文州一边吃,一边盯着汤水蒸腾起来的水汽看,左耳听着叶修唏哩呼噜地吃着面,心里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好形容,让人心里痒痒的,有点难以界定的小冲动。

然后吃到最后的时候,喻文州看见碗底卧了一个蛋。他不动声色地吃掉了这个蛋,然后收了叶修的空碗,拿去水槽洗干净,放回碗柜里。


碗柜里碗的顺序都没有变,喻文州能想象叶修偶尔拿一个碗出来,吃完了就把这一个碗放回去,累了可能就懒得吃…… 这么一看,自己在叶修身上留下的痕迹从来就没有消失过,或者再反过来,自己没有买咖啡,换了茶,这也是叶修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

这些所有,都是并不明显,但客观存在的东西。


放到了现在,它们的意义也就变得十分微妙了。


究竟会如何呢?


喻文州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


06

最后故事怎么样了呢?


你们猜吧。






不闹了。


最后叶修轻飘飘地对喻文州说,在我这睡吧,时间很晚了。

喻文州笑着走过去吻他。


他们的时间,终于从一年前分开的那一秒开始,继续往前滚动了起来。


这两个人总还是无法分开的,无论曾经怎样的慢慢疏离,最后无形的引力和莫名其妙的选择,终究还是会让他们重新走到一起。这过程没有撕心裂肺,没有歇斯底里,也许不是最大部分人眼中的爱情,却是燃烧最长久的小团火焰。


没能太明亮,却也永远不会熄灭。



07

我爱你,兜兜转转。




Fin

我爱这个小圈子,兜兜转转都爱。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的。


2015-08-16 热度(320) 评论(22)
评论(22)
热度(320)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