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All叶】国王游戏(下)

·这次真的什么都有,黄叶喻叶周叶江叶王叶戏份稍多

·终于用上了舞团设定让他们跳舞了呢

·有钢O舞片段注意避雷

 

【King's Game】

【The Third Round】

 

张佳乐也回到包厢的时候,牌已经从喻文州手上到了叶修手上。

叶修拿到牌之后看了喻文州一眼,用最寻常的交叉方法洗了牌。洗牌时叶修用来抵住牌背的食指弯曲成一个很好看的弧度,手背上的筋脉因此变得有些明显,牌从他的拇指指尖滑落,相交,发出干脆的摩擦声音。

周泽楷坐在叶修对面,目光沉沉地投在他的指尖,

和在座任何一个人一样。

 

发完牌,叶修微微笑,豪爽地甩出自己的牌,看向喻文州,

“文州,你看,风水总是轮流转。”

——King。

 

大家微微地唏嘘了一阵,吵闹声里张佳乐还没有从刚才那种莫名其妙的低落里缓过来,黄少天却似乎从那些恼怒里走了出来,这会调侃叶修道,

“老叶你说你是不是耍诈了你有没有有没有?没人不知道你动作快,那是说舞蹈动作,动作快可不是用在这种地方的,这犯规了啊,也太不道地……”

黄少天重新多讲一点话,周身的低沉气息才慢慢隐去,然后他用一句简短的话作为结束,

“说吧你想怎么样。”

 

张新杰喝了口水,推了推眼镜,和喻文州肖时钦一样安静地等着叶修的回答。

叶修笑了笑,

“你们这么玩我,我总要来点狠的,”

“这样吧……”

他坏笑着叹了口气,

“方块三跳一曲吧,随便跳什么,时长两分钟以上。”

 

喻文州轻笑,知道叶修是借着King的机会侦查大家最近练的舞步。一段特定时间进行的练习动作会对舞者的动作有一些非常细微的影响,而叶修想借此观察一下“敌情”。不过也只是观察而已,没有更多了,叶修并不需要在舞种的选择上面走任何捷径,他本来就是全能舞者,只有很少几种不十分精通。

黄少天甩出一张方块三,看向叶修,

“那我有要求。”

 

叶修挑挑眉毛,

“说呗。”

 

黄少天喝了两口啤酒,

“我要选个舞伴,想跳探戈。”

 

叶修笑,

“哟你什么时候开始跳探戈了?”

 

黄少天回答,

“最近。你不就想知道这个么,给个准信吧,能不能选个舞伴?”

 

叶修想了想,

“行吧。”

 

黄少天笑,走到叶修面前俯视他说,

“那来吧。”

 

叶修耸肩,

“猜到是这样的结果了。”

但他还是大方地站了起来,而且抢在黄少天之前揽过了他的腰,

“那当然得让你跳女步了。”

 

黄少天笑,

“你带不住我。”

 

叶修笑,

“哦那可不一定。”

 

黄少天捏住叶修线条漂亮利落的肩膀,而叶修低下眼睛停顿了片刻之后重新短暂地直视他,伸手紧紧抱住他劲瘦的上腰,猛地把黄少天往自己这边一带。

黄少天稍微有点惊讶,表情却显得十分兴奋,他看叶修的脸,看见他上扬的嘴角风情无限,看见他带着挑衅的眼睛只剩火热,大卡座隔壁的舞池里流连的灯光映在叶修的双眸里,极度诱人,极度性感。

——舞蹈的叶修是充满了张扬的魅力的。

 

然后叶修往黄少天那边迈出了第一步,贴着他的小腿,迫使他往后划了一个小圈。黄少天挑挑眉毛,大腿往前轻轻蹭上叶修的腿根,压过他的腿,逼近他,贴紧他,皮肤与皮肤相触,温热的表面摩擦成火热的节奏。

探戈是多么炽热的舞步,身体紧紧附在彼此胸膛,每一个俏皮的旋转,小幅度的碎步,随着音乐挑逗似地划过对方的臀、大腿和膝盖,充满着浓郁的爱恋和露骨的性意味。

 

黄少天确实不负机会主义者的名字,在叶修的主导下充分利用自己的女步:向前时贴近他的肩膀,气息堪堪吐在耳畔;向后时鞋跟勾过他的脚跟,微微提胯就擦过他的大腿。这动作看起来是该有点女气的,黄少天却做得太过自然,看起来反而有种野兽的味道——伺机而动,并且,毫不在意露骨的表达。

 

叶修微笑,把所有的注意力灌注到舞蹈上。他带黄少天做的每一个旋转都充满力量,却又不失柔和,脚尖在地面上划过,产生一种黏腻的暧昧。

 

其实并没有正确的音乐,他们所有的只是通过地面传来的舞池里震耳欲聋的一些节奏,但这曲探戈依旧被跳得很惊艳,叶修本身就是权威般的教材,百变而且机动性极强,黄少天又在这样的舞步里加上了很多别人无法做到的小动作,两个人的完美结合使整支舞显得绚烂又地道。

最后一曲终了的时候,叶修坏心眼地放黄少天下腰,黄少天干干脆脆地下了,手却紧紧搂着叶修的脖子,最后借着这个力快速地起了身,在叶修脖子上似有似无地吻了一下。

叶修看了黄少天一眼,他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就走开了。

 

喻文州轻轻拿起水喝了一口,目光沉沉落在叶修被上身周泽楷过大的背心遮住的腿根,过一会才鼓了掌,笑道,

“跳得真好。”

 

叶修站在原地,转过头来对上喻文州的目光,问,

“你是说我,还是你们宝贝王牌?”

 

“Both。”

喻文州笑得滴水不漏,英文咬字清晰好听,最后舌尖抵在牙尖,发出一点气音,显得尤其色气。

 

叶修讽刺地微微颔首,

“多谢喻队高看。”

 

喻文州优雅地点点头,

“我们开始下一轮吧。”

 

 

【The Fourth Round】

 

下一轮并不再是叶修发牌,牌被交到了韩文清手里。

 

韩文清洗牌的动作和叶修很像,最简单的那种,牌沙沙作响,决定下一轮的绝对王权和只能服从的倒霉蛋。最后牌分到大家手上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露出什么不同寻常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喻文州才慢悠悠地把一张King推到桌子中央,

“同样方块三,惩罚措施我还要想想。”

 

江波涛抬头看了喻文州一眼,喻文州也就这么盯着江波涛的眼睛读了一会,期间张新杰起身去吧台要了一份果盘,黄少天靠在沙发上,叉着手看着叶修。叶修微妙地看着喻文州,喻文州转头对他笑了一下,等张新杰回来了才说,

“嗯——这样,”

“方块三,接受在场三个人的真心话提问吧。”

 

王杰希轻轻摇了摇头,觉得喻文州这人真是太厉害,擦边球打得滴水不漏:惩罚的接收方确实只有一个,这没有违反游戏规则;真心话作为惩罚,比起其他的至少从表面看起来,是温和的;在场的三个人来提问,这充满了可能性,而且完美规避了自己进行提问的可能性……不论怎么说,喻文州都没有得罪任何一个人,甚至从某种角度来讲,会更多地是可以提问的那三个人受益。

 

张新杰没有什么不同的表情,用叉子叉了块苹果吃了,把手上的方块三放到桌子上,看了看表说,

“问吧,不过希望你们尽量能在四分钟内完成人员的选择和问题的选择。”

 

“猜拳吧。”

于是肖时钦在大家还没来得及感叹居然也会有轮到张新杰的一天的时候提议。猜拳的结果是肖时钦本人、黄少天和江波涛。三个人里面黄少天大概很早就有在想问题,结果出来之后很快问了问题,

“张新杰你有没有学过钢管舞?虽然我觉得你不能学过,如果连你这种禁欲系强迫症都去学钢管舞了那我觉得这个世界是……”

 

“学过。”

张新杰冷静而快速地打脸道。

 

黄少天转头对喻文州说,

“队长,我是不是幻听了刚才?”

 

喻文州微笑着回答,

“不是的,少天,张副队说他学过钢管舞。”

 

黄少天深沉地看了一眼张新杰,愈渐觉得这人深不可测起来。大家稍微唏嘘了几句之后,江波涛也想好了问题,问道,

“张副队,问题要是太过隐私你不回答也可以,但我觉得真心话确实还是要提点爆点大的问题,”

“所以……”

“张副队有喜欢的人吗?”

 

张新杰淡淡地看了江波涛一眼,

“有。”

 

江波涛觉得这不是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甚至从之前他看叶修的眼神里都能直接读到一些这样的端倪,但是这个问题的确定答案,对于在场的每一个人来说都依旧是一个重要的信息。江波涛点点头,然后很快把话题从这个问题上带开,

“肖队你的问题想好了吧?”

 

肖时钦点点头,开口道,

“张副队,你觉得你喜欢的人喜欢你吗?或者说你可以追求到他吗?”

 

黄少天笑着看了喻文州一眼,叶修在一边说,

“哟哟小事情你这个问题提得够尖锐啊?”

 

喻文州在这时候接上叶修的话说,

“真心话的爆点原本就在问题的尖锐度上呢,这点来讲肖队确实是做得最好的人了。”

 

肖时钦对喻文州点头示意,两个人显得有那么点黑。张新杰短暂地思考了一下开口道,

“第一,我现在还没有在追求他,但这个过程可能开始在任何合适的时机;第二,我并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但他会的。”

 

“哇……”

大家安静了一会,直到张佳乐感叹了一句,

“霸气啊……”

 

这之后张新杰就起身和大家告别走了,连带韩文清也走了,队长走了,虽然还想继续玩,但是张佳乐也不得不跟着走了,叶修见状就说,

“嗯时间也不早了,大家回去洗洗睡吧都,今天刚比完赛,累着呢不是。”

 

“恩这话说的不错,今天是还蛮累的,那这样好了我们再来最后一局玩完了各自回家我没记错的话是不是下下周北京还有一场比赛来着?时间很紧迫大家抓紧抓紧啊。”

黄少天逮住机会这样说道。

“怎么样,叶修?”

王杰希接着说道。

 

叶修看了看王杰希,撇了嘴,却没有反驳。

 

【The Final Round】

 

最后一轮,黄少天发牌,手段要稍微花哨些,最终发到大家手里的时候,一个人很快沉默地丢了一张King出来。

 

周泽楷。

 

黄少天有点沮丧,他觉得周泽楷这最后一轮是起不到压轴的作用了,喻文州却只是淡淡地往周泽楷那边望过去,等待他下一个命令。

周泽楷想了一会,慢慢地开口道,

“黑桃六,”

“跳支舞。”

 

黄少天长长地嘁了一声,想以此表达自己的不满之情,但没等他表达完毕,周泽楷就伸手指了指后面的练舞房,补充道,

“有,钢管。”

 

钢管舞!

江波涛有点惊讶地看了看周泽楷,周泽楷没看他,只是轻轻把视线移向了叶修。

叶修甩出一张黑桃六,抬眼看了看周泽楷,

“小周,你老实回答是不是看到我的牌了?”

 

周泽楷摇头,

“巧合。”

 

叶修又说,

“我不会跳钢管舞啊。”

 

喻文州笑,

“你会的。”

 

叶修回头无语地看了喻文州一眼,认命往练舞房走过去,

“三十秒啊,你们让我跳这种舞我老脸怎么挂得住,现在的小年轻啊真的是……”

 

江波涛笑,“叶神别把自己说得这么老气横秋啊。”

 

叶修回头说,“那你替我跳呗小江同学?”

 

江波涛诚实地摇摇头,“这个我真的不会啊。”

 

叶修回答,“你说我就信呀?”

 

江波涛哭笑不得,最后叶修眨眨眼,说逗你玩儿的。

 

练舞厅里确实有钢管,但其实是位于靠近落地镜的那一侧,所以叶修觉得周泽楷这眼力劲儿也是太好了一点,不过撇去这个惩罚的来源,现在反正估计是怎么样都要跳了,叶修也就没再打算费力气和这群狼虎周旋,打算豁出去赶紧跳了,一了百了,把这群人送回各自家里去。

 

走到钢管正前方之后叶修转了个身背靠着钢管,对大家鞠了个有些反讽意义的躬,

“三十秒啊。”

 

暗色的灯光使他的面容不甚明晰,外面音乐的声响不太响,但也足够给叶修一个开始的节奏。他反手扶住钢管,慢慢蹭着钢管蹲下去,包裹在张佳乐皮裤里的双腿也随之显出很美好的肌肉线条,在最后他抬起眼睛的瞬间,半隐在黑暗里的挑衅竟显得魅惑无比。

周泽楷倚在一边的墙上,目光打在叶修腰间,那里的皮肤偶尔会因为叶修抬起手的动作而露出一些,在暗色的光亮里显得尤其白皙。

 

叶修扶着钢管,慢慢打了一个转,在第二圈里脚尖就离开了地面,非常轻盈,却又充满力量。然后他重新站到地面上,双腿卡住钢管跪了下去,在膝盖快要触及地面的时候重新抻直了双腿。因为手还握在钢管比较下端的位置,伸直双腿后腰就被弯曲成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弧度。

喻文州站在叶修侧面,能从镜子里看到他脊椎骨最下面那个勾人魂魄的小凹陷,他安静地清了清喉咙,觉得喉管里有点燥。

 

叶修保持了一会这个动作之后双手在钢管上借力,膝盖细微地弯曲了一下,在地面上轻蹬,然后完成了一个短暂的整个人在钢管上倒悬的动作。这个动作太美妙,笔直的双腿以及柔软但是强韧的腰身,背部的肌肉线条和脊椎弯曲的形状都一览无余。

之后他从另一边落地,重新直起身子,

“三十秒。”

 

没人能一下子从刚才那种太有冲击性的肢体和画面中走出来。

所以叶修只是自己窜出了练舞厅,想赶紧找个其他地方避开这群人去,结果被王杰希叫住了,

“叶修。”

 

叶修无奈地回头,

“祖宗们我们是不是可以散了,哥和你们这群小年轻可不一样啊,要休息的。”

 

喻文州点点头,

“时间是差不多了,大家也可以回去了,”

“今天玩得很开心,以后有时间再聚过。”

 

叶修盯着喻文州看了一会,觉得后脊背有点发凉,

“就这样吧啊,走了走了别愣着了都,我送你们到门口。”

 

大家零零散散地走出去,叶修跟在最后面,王杰希走到他旁边,问他,

“叶修。”

 

叶修回答嗯。

 

王杰希又说,

“你脚踝怎么弄的。”

 

叶修瞥了他一眼,

“已经好了,我就不问你怎么看出来的了。”

 

“日观天象算出来的。”

王杰希正经地回答道。

 

叶修微妙地看了他一眼,低头笑了,

“谢谢啊,虽然这个方式够蹩脚的。”

 

王杰希没有再说什么,最终跟着大部队步入了黑夜里。

 

而叶修靠在门口,看着他们慢慢走远的背影,

说了一句再见。

 

Fin

 

2015-05-08 热度(575) 评论(46)
评论(46)
热度(575)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