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All叶】国王游戏(上)

·有喻叶韩叶周叶乐叶黄叶张叶,什么都有

·一切奇怪的设定都为剧情服务……大概是舞团设定吧

·就看看开心啊w

 

【King's Game】

 

 

【The Beginning】

叶修恹恹地坐在角落里看着一群连演出服都没脱妆都没卸就这样直接跑来店里的家伙,觉得心好累。

今天H市有场斗舞,规模很大,几个大舞团都到场了,因为各种机缘巧合,叶修带自己组起来没多久的新团去踢了个馆,之后就一路被跟踪回了兴欣酒吧。于是现在的情况是叶修连酒侍服都没脱就被一群人堵在角落里,逼问之前退出嘉世的原因。

嘉世官方给出的理由根本没人信,可最后叶修还是不打算开口的样子,黄少天看这情况就撇了撇嘴,有点烦躁地扯下领带扔在桌子上,吐了一句,

“算了,老叶不打算说就打住吧,没意思。”

喻文州正想开口,却在开口前一刻之间被黄少天抢了机会,只能附议,

“嗯,以后合适的时候再说吧。”

旁边王杰希盯着叶修看了一会,提了个建议,

“行啊,玩点什么吧?”

喻文州接过话题,

“是啊,大家有什么建议么?”

叶修站起来想往外面走,被黄少天一条腿踢在桌子上挡住了,黄少天今天妆很浓,画着烟熏妆的眉眼有种摄人心魂的魅力,他抬眼看着叶修,就着拦住叶修的动作说了句话,

“叶修你别想走,连个原因都不愿意说还想逃,我跟你说,门都没有!”

叶修目光落在黄少天身上,感觉黄少天今天攻击性很强,大概真的生气了,也就没再走,耸耸肩顺势在黄少天旁边坐下,问,

“那行,玩玩玩,不就玩么,哥陪你们玩,玩什么?”

张新杰提议,

“国王游戏?”

喻文州轻轻挑了挑眉毛,笑道,

“不错的提议,还有别的意见么?”

没有人再说话,虽然外面迪厅很吵但在角落的大卡座里气氛却又一点点低沉,急需一些不靠谱的东西来提升一下。王杰希坐在黄少天对面,现在叶修在黄少天旁边坐下了,他就大大方方打量着叶修的样子。

他大概瘦了一点,酒侍服的衬衫有些宽松,里面隐隐显出他身体的轮廓。

然后一个声音响起来,打断他的思考。

“那就这么定了,开始吧。”

 

是韩文清。

 

一锤定音。

 

【The Frist Round】

第一轮抽牌结束之后,

江波涛笑着扔出一张king,

“啊呀,运气有点好呢……”

然后伸手拿了水喝了一口,

“第一轮,又都是前辈,就不要太过分吧?”

周泽楷坐在他旁边,到现在也没说话,江波涛看了看他,轻微地露出了一个微妙的表情,继续说道,

“那就……方块七坐黑桃七的大腿,坐一分钟吧。”

 

说出抽到的牌面的时候,大家安静了一会,韩文清扔了张黑桃七在桌子上,大家心里开始猜测,——这谁这么倒霉要坐老韩大腿……还一分钟……祈祷他没带太多现金。

然后过一会另一个被叫到的才出了声,

确实是个身上没钱的人,

 

叶修。

 

“哎哟老韩……略巧啊?”

叶修无奈地扔了牌,站起来问,

“怎么坐?有规定吗?没我就随便坐了。”

 

喻文州抬头看了看肖时钦,肖时钦轻轻摇了摇头,他就开口,

“随你吧。”

 

没想到叶修走过去,直接按着面对着的方向坐了下去,韩文清一脸淡定,也没什么特殊的表情,自然地伸了手扶住叶修的腰,还捏了两下,说道,

“瘦了。”

叶修坐在韩文清腿上,稍微俯视着他,笑着说,

“你是个秤啊老韩?”

韩文清没理会他的垃圾话,平静地看着他,又问,

“什么时候回来?”

叶修移开目光,回答道,

“这支团?很快。”

韩文清的目光追着叶修被爆闪打上耀眼光点的侧脸,

“你回来之后,我不会手下留情。”

叶修勾起嘴角笑了笑,转回来看着韩文清说,语气里带着几分耀眼的自信,

“谢谢啊老韩,不过,本来也……”

“不需要。”

——他眼睛里有疲惫,光彩却丝毫不减。

 

…… 

一分钟在寒暄里很快就过去了,两位当事人只当是聊了会天,旁边看着人心里却都是五味杂陈:

叶修跨坐在韩文清身上的动作带着某种叶修没有想到的暗示性,酒侍服黑色的长裤衬出他的长腿,张开腿骑在韩文清身上的动作使他大腿的布料被扯紧,诱人的肌肉线条隐约能被看见,为了方便而搭在肩膀上往后垂下去的细领带则像什么锁链似的,有种犯罪般的诱惑感,再加上韩文清捏着他的腰,把那里宽松的衬衫都拢到一起显出了叶修十分好看流畅的腰身。

十分性感,

不得不说,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跨坐动作,由叶修做出来就有种非常暧昧不清的风情。

 

江波涛无奈地感觉自己身边周泽楷气压又低了好几百帕,好在叶修从韩文清身上起来的时候图方便直接坐在了韩文清旁边的空位,挨着周泽楷,那种阴沉的气压才被提升了一些。

 

“那开始第二轮吧,第一轮大家都很玩得起啊,希望后面抽中的人也能好好配合,这样游戏才玩得起来嘛!”

江波涛救场似地说道,

喻文州则跟在他后面加了一句,

 

“是啊,玩游戏就是要玩得起嘛。”

 

 

【The Second Round】

 第二轮抽牌结束,王杰希抽到了king。

 

王杰希。

这是个极好的结果,但也有可能是个极坏的结果。

 

他稍微想了一会,看了看喻文州,开口说,

“我要抽三个人。”

张新杰挑了挑眉毛,想说什么却还是停下了,喻文州侧保持着微笑拿过桌子上的鸡尾酒喝了一口。

“黑桃五,和方块六换上衣,再和红桃五换下装。”

这不算过分,但有可能造成一些尴尬的情况。

 

“……靠。”

张佳乐不负众望地甩了牌,红桃五。

“……”

然后方块六被无声地扔在桌子上,扔牌的人是周泽楷。

黑桃五依旧没出声,直到叶修慢悠悠地点了根烟,黑桃五才被他扔出来,

“得,你们合伙玩我是吧?”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看向了喻文州,

“文州,下次我来发牌。”

喻文州笑了笑,语气里被故意掺进一种令人难以察觉的亲昵,

“这可冤枉了啊叶大人。”

黄少天在一边冷笑了一声,

“就玩你了又怎么的吧,就准你把我们玩得团团转么,一句话都没有就消失,叶修你能耐真大。”

叶修看了黄少天一眼,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浅浅叹了口气,看向喻文州,

“好的吧喻队,怎么换,总没有丧失到要我们在这里换吧。”

喻文州笑着说,

“怎么会,没记错这边进去的门就是小练舞厅吧?你们到里面去换就好了。”

叶修看了看喻文州,心里想这小子居然已经来过这里了,别说来过,还连练舞厅位置都弄清楚了,疑问很多,可叶修也没太大好奇心,所以最后也并没有问出口什么,只是领着张佳乐和周泽楷进了小练舞厅。

小练舞厅里面很暗,只有通风,没有窗户,叶修走进去练舞厅就很安心地解了衬衫的纽扣,很安心地把衬衫递给了周泽楷,

“小周,衣服脱给我喽。”

周泽楷接过叶修的衣服,顺势拉过叶修,用一个很漂亮的动作揽过了叶修的腰,缩短了自己和叶修之间那点本就并不遥远却又非常遥远的距离。他的眼睛本就好看又勾人,凝视叶修的双眸在微光里显得更加亮,然后他才慢慢开口说了一句并不长的话,简单的问句,

“前辈,为什么。”

几乎被禁锢在一个暧昧的怀抱里,叶修却并没有挣,只是微微侧头看了看倚在旁边一脸矛盾的张佳乐,然后才回答周泽楷,

“原因已经不重要了,我会回来的。”

周泽楷细微地抿了抿唇,最后还是慢慢松开了叶修,然后脱下了自己松垮的黑色背心,套到了叶修身上,自己只穿着里面一件简单的藏青色工字背心。周泽楷的衣服套在叶修身上有点大,堪堪遮住一些皮肤,显得有些欲盖弥彰,周泽楷把叶修自己的衬衫又披回了叶修身上,然后就安静地盯着叶修看,眼神里的东西多得快要溢出来。

叶修读周泽楷的眼神,最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被周泽楷轻轻露出的一个温和的笑容堵住了嘴,

“那我等你。”

他这样说,又低姿态又有些强势,说完就转身走出了练舞厅。

 

叶修无奈地笑了笑,拢了拢身上的衬衫,转向张佳乐,

“来,乐乐,我们换裤子,哎哟你这皮裤啊……挺骚气的。”

张佳乐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屑于和叶修扯嘴皮,开口还是问句,

“老叶,说真的,之前嘉世的人有没有为难你?”

叶修耸肩,

“来你转过去,你看着我我都不好意思脱裤子了,”

“嘉世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一味追问也不能改变什么的,为难,我也不觉得是。”

张佳乐转身利落地脱了裤子反手递给叶修,

“就你心宽……”

叶修接过去裤子,把自己的递给张佳乐,

“哇,这可难说,我生气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张佳乐套上裤子,一边系皮带一边转了身,没想到叶修慢悠悠地,现在还只是慢慢往上套着裤子,所以他没什么心理准备就看光了叶修两条长腿。

很白,修长,有力,也有一些细小的伤痕。

张佳乐静静看着微光中叶修肌肉的每一个动作,直到他套上裤子,带着一点反光的皮裤包裹他的臀和大腿,然后他转身,对着张佳乐歪了歪头,

“怎么?”

张佳乐心里有点尴尬,出口却是一句毫不相关的话,

“叶修你瘦了。”

叶修静静盯着张佳乐看了一会,又走过去拍了拍他肩膀,

“一个个都是,秤啊?”

“瘦点比较好,跳舞负担也小。”

然后他回头坏笑了一下,

“我不会把减重秘籍给你的啊乐乐~”

说完就开了门走回包厢去了。

 

而张佳乐还站在原地,

嘴里留着一句叶修你骂谁肥,脑子里却全是叶修隐在暗色里面的背影。

他瘦了。

 

不知怎么的,这个事实就让张佳乐忧郁了起来。

 

 

 

TB不知道有没有C

说笑的,会有下的啦。

2015-03-31 热度(629) 评论(33)
评论(33)
热度(629)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