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All叶】各种AU段子

·记录我无处安放的脑洞

·不定期更新一点

 

 

#喻叶##AI#

 

叶修对喻文州说,

“喻文州,你知道么,你一直很不像一个AI。”

 

喻文州回复道,

“我无法证明自己。”

 

叶修挑眉,

“嗯,这时候倒是有AI的特征,说话还冷冰冰起来了。”

 

喻文州于是又说,

“但我可以证明自己爱你。”

 

叶修笑,

“你不能,没有AI能做到这一点。”

 

喻文州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愉快,

“是的,并不能,所以我证明了自己。”

 

叶修突然笑出声来,

“对,AI不能说谎。”

 

喻文州的声音也带上了一丝笑意,

“是的,所以我爱你。”

 

我在以AI的身份表达一份无法证明的爱情,

用一种只有你能理解的方式。

 

 

 

#周叶##职员##吵架(?)#

 

周泽楷抬头,看见走进来的人。

瞬间愣住了。

 

叶修。

 

他一瞬间什么都没法思考。

他不明白,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叶修能坦然地出现在这里。他觉得好生气,但是又好难过,恨得攥紧了拳头,可心底深处却又有点抑制不住的兴奋。

他没有站起来,甚至没有再往叶修那边看一眼。

他甚至想要骗自己,这不是叶修,你只管做你自己的事情,

不然要怎么办,你又会深深陷入。

 

他看着自己攥紧的双手,看着过度用力的骨节泛出青白色,只觉得自己真的太可笑,最后他慢慢松开了握紧的手,然后感觉到了心脏里面抽抽的痛。

 

他心里有一万个问题,可他一个都问不出口。

叶修明明知道,可他不给他答案。

 

他能听到那边江波涛在和叶修说话,但他依旧试着把注意力放回正在编辑的文档上:

 

打字,

十指翻飞,好像真的毫不在意,

回车,

干脆利落,好像尘埃落定。

 

周泽楷打了一会,最终敲着删除键,把刚刚打的字,一个个全部删除,

 

毫无章法。

 

 

周泽楷有点自暴自弃地发现,只要那个人在,他就毫无办法。就算他不停叫自己别去注意,别听别看别想别感受,他还是能一字不差地把那个人说的话听见,甚至一个嘲讽的语气词,甚至一个不到一秒的停顿,甚至一个轻笑。

 

然后他听见叶修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他听见一声惺忪平常的招呼声,

 

“哟,小周。”

 

周泽楷觉得自己快要气炸了。

 

他没有回头,所以叶修轻轻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工作呢?加油啊。”

 

周泽楷的肩膀瞬间绷紧了,同时他听见叶修是跟着江波涛走了,

他拿起水杯喝了口水,捏着杯子的力气出奇的大。

 

现在他有点后怕。

叶修拍他的肩,从叶修抬手时他就知道,

然后叶修的手真的落在他肩上,扬起一阵冷冷的空气,带着他袖口洗衣液的味道。

 

刚才,

他想揍他,

 

也想把他按在墙上亲吻他。

 

 

#周叶#Bustophedon小番外#小时候#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位老师的婚礼上。

 

礼堂里很安静,牧师正在念婚礼诗词,声音庄重而沉稳。周泽楷乖乖站在父母身边,无心认真聆听那些晦涩的字句,悄悄把眼神飘到窗外,没想刚好看见一个小男孩爬在树上,手在枝桠间摸索着什么。周泽楷看他很随便地站在树干上,上身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拿在手上,没有用手扶住树干,周泽楷很怕他会掉下来,可又无法从严肃庄重的宣誓中脱身,只能死死看着他,想着:他要是快站不稳,我就冲出去。

 

可是那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男孩子好像完成了什么事,轻松地收回了手,袖子在树枝上猛地勾了一下,晃动了小树枝,周泽楷看见刚才被树枝挡住的地方是个鸟巢。

大概是小鸟掉出鸟巢了,周泽楷想。然后他的眼神又移回男孩子身上,男孩子拍了拍袖口,撇了撇嘴,然后感觉到什么似的看向周泽楷。

 

那时候周泽楷下意识是想移开目光的,可他没有,他直直看着那个男孩子的眼睛对上他的。那孩子的眼睛因为好心情而带了笑,他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对着周泽楷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猫着身子,轻巧下了树。

 

那时他们隔着很远的距离,可周泽楷觉得,他分明看清了那个男孩子的眼眸,

不是纯黑色的,而是烟灰色,狡黠地笑起来,有七分像猫。

 

后来冷餐会上,他听见两个男孩子聚在角落里说话,

一个数落另一个调皮,另一个回嘴说是谁说要放它回巢里自己又不会爬树啊。

——哦,是那个人。

 

他走过去,看见一对双胞胎,其中一个就是爬树的那个小孩。现在小孩好好穿上了正装,领结是墨绿色,双胞胎感觉着有人走过来了,都看向他。

 

周泽楷从放口袋巾的前胸口袋里拿了什么东西出来,走过去就交给其中一个男孩子,

“你的。”

 

小男孩笑了,有点慵懒,看着他手里的扣子,——自己刚才在树枝上勾掉的袖扣,抬起头来和他说话,

“你怎么认得是我?”

 

周泽楷十分炫酷地淡淡说道,

“眼睛。”

 

小男孩就轻轻点了点头,没问他这么远你怎么看的见,没问他为什么看眼睛认人,什么都没问,只是轻轻推回了他的手,附在他耳边说,

“扣子送给你,当做封口费。”

“还有,”

“我叫叶修。”

 

叶修说完,笑盈盈地退回去,勾上自己兄弟的脖子,又对周泽楷说,

“我弟弟,叶秋。”

 

周泽楷把扣子放回前胸口袋,抬头看了看叶秋,又把目光移回叶修身上,

“周泽楷。”

然后轻轻点了点头,当做招呼,回去了自己父母身边。

 

你看,谁也没想到,故事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TBC

 

2015-03-23 热度(126) 评论(13)
评论(13)
热度(126)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