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周叶】Bustophedon

学院paro,具体设定→ 第零章·设定篇

 

第二十二章 · 充要条件

 

孙翔因为这件事情差点挨了处分,多亏叶修拉拢了喻文州和张新杰几个特别出色的好学生,写了整个事件过程,强调见义勇为(虽然方法过激)才给孙翔免了处分。

孙翔这孩子呢本来性格里就有点别扭,虽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谢意,心里其实还是感激的,最后是江波涛好说歹说才很别扭地给叶修发了条短信,

两个字,

【谢了。】

 

叶修过了大半天才回了一条,

【乖,下次别犯。】

后面还加上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孙翔于是又炸了。

喜闻乐见。

 

而另一边的周泽楷则陷入了一种史无前例的游移,

——他的一切都在叶修手里攥着。

接到叶修的一个电话,可以开心半天;看到叶修的一个未接电话,又可以担心半天。

叶修的每一个动作都牵动他,让他的心脏展平又皱起,疼痛又甜蜜。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周泽楷慢慢发觉了叶修对自己的情绪:这种情绪非常矛盾,以至于一种浓郁的相互碰撞的情绪影响到了他,让他躁动不安并且难以动弹。

叶修到底喜不喜欢他?肯定不是不喜欢,那么喜欢么?还是只想当朋友的那种喜欢?

极高深的哲学问题。

 

他不知道叶修在想什么,但是想要陪伴他的心思却随着自己对他越来越多的了解和猜测变得越来越强烈。

——他觉得叶修大概有情景恐惧症。

之前几次刚好让他碰上的事件,第一次叶修自己的胃病,第二次孙翔打架,再倒着找回去,叶修要张新杰把上一次元旦汇演里的医院场景改掉,那个时候他的摇晃,他的苍白……

叶修整个情绪都在医院这个场景中表现出极大的起伏,这是很不寻常的。所有那些生理反应,都不是叶修自己所能控制的,换句话说,叶修对于医院的场景的恐惧不是他自身会有的反应,而是一种潜意识里的惧怕。

人可以是心理上残缺的,遭受创伤之后,你以为你能幸存并走出那些阴雾,但其实你不能。精神上的伤口愈合之后,那种残缺是看不到的,但它依旧在那里,会有个弱点、缺憾,使人残废,不完整。*

这个弱点植根于你的深处,你无法自己触及,就算触及也只是一遍遍揭开伤疤,或者说一次次重复可怕的回忆,让你痛苦不堪。

不断的强调和描摹甚至可能让你从此不敢直视那条长长的伤痕。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这并不是人的意志所能决定的,这种恐惧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内心强大而被削弱,也许反之,越是坚强的人,越不愿意把这种弱点外露的强者所承受的痛苦会更多,这样的伤口,即使它重新流血,你也不会想要触碰,于是它就转移,在体内流转,震荡成一种更加浓郁的负面情绪。

 

周泽楷没有找喻文州确定自己的想法,但是他想喻文州是知道的,甚至他在帮助叶修,在为叶修做一些心理疏导。心理专业并且和叶修同届的喻文州很贴近叶修的弱点,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他们的关系很亲密,常常走在一起的原因。

所以周泽楷对喻文州的那份“误解”就这么完全解开了,他反而有点感谢喻文州。

但是,与此同时他得到的却不是纾解。

他知道叶修很厉害,他会自我消化,即使自我消化也不愿意把伤口拿给别人看,周泽楷知道叶修是这样的人,所以即使是喻文州也帮不了他太多,就像苏沐橙说过的,“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但可能他太坚强了,有的时候我甚至找不到方法让他示个弱,或者放下一些东西”,就是因为知道,才更加心疼,想要帮他分担一些,让他轻松一些,让他放下一些。

至今周泽楷对于苏沐橙所说的自己是“也许能做到这点”的人的观点依旧是疑惑的。

 

甚至对于这一点叶修同样是疑惑的。

 

叶修的疑惑里有更多的担忧,他知道周泽楷的感觉,也知道周泽楷有多么优秀。他并没有喜欢过什么人,所以他也不清楚自己对于周泽楷的情感到底是怎么样的,他所明白的只是周泽楷对于他来说越来越重要了,那棵名为周泽楷的树已经在他心里稳稳地扎下了根,难以拔除,也无法拔除。

 

叶修对周泽楷一开始就是有好感的,然后再慢慢和周泽楷熟悉起来,慢慢接受他进入自己的生活,让他成为自己生命里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占越来越大的比重。对于周泽楷的认真,叶修相对应的认真以及之后的敞开,无一不说明了周泽楷对于叶修而言不是一个普通的角色,然后是暑假的“同居”时间段,再然后的胃病,最脆弱的状态下他的陪伴,两个人被动和主动方位的完全转换,叶修一直以来在保持的距离被周泽楷轻松接过,你不想说的,我就尽量不问,我按照你想要我站的距离,站在你的安全区外圈。

周泽楷的温柔是水,而叶修没有石头这么坚硬,他确实觉得一种微妙的情感在自己与周泽楷之间产生了。

而更加证明了这点的,是元旦节目排练的那几天。


排练的时候按照顺序,叶修的站位是在周泽楷的前面,楚云秀站在中间讲整个串烧顺序的时候,叶修偶尔会看向周泽楷,而在这几个很少的几个偶尔中,周泽楷往往也在看他,两个人的目光总是无法避免的相接,这时候要是叶修挑挑眉毛调戏一下周泽楷,周泽楷就会微笑,不再是原来那种腼腆的、有点点害羞的笑容,而是一种十分体贴甚至……有一点点宠溺的微笑。这个微笑让叶修觉得自己几乎要被打倒,在他无事可做的时候这个微笑甚至会在他脑海里出现,让他有点想念。

 

多奇怪,如果你不喜欢他,为什么总是想着他?

 

叶修很疑惑,这让他不明白。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喜欢,因为他并没有喜欢过什么人,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喜欢。也许这种东西对于每一个人而言,都是不一样的,可能是想要一直在一起,可能是想要保护或依靠,也可能是想要亲吻和抚摸……

这是一种太过于抽象的东西,一千万个人心里有一千万个定义,叶修并不太明白,所以他想,还是等等。

 

再之后,就到了元旦汇演前夕,叶修晚上从外面回来,洗完了澡,短袖睡衣外面随便加了一件厚外套之后就走到阳台上去往外面看了一会。

这几天他心情都不是太好,一直有种箭在弦上绷着的感觉,以前的他很少会被别的人或事影响到,但现在周泽楷成为了他会一直想着的一个人,这种过于强烈的存在感也就自然而然地使他无法克制地想他……

想得越多,存在感就越是强,

存在感越是强,就越会不停地想。

 

叶修模模糊糊明白过来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变成一个完整的存在,关于周泽楷的事情让他无法不关心,

这感觉有点新奇,但也让叶修认真地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我喜欢周泽楷吗?

 

他往楼下面看下去,橙色的路灯下面零零散散有着几个影子,靠近灯的时候变得很短,慢慢远离了又被拉长。叶修静静盯着那些在夜色里显得有点瘆人的影子,觉得几个影子里面有一个很熟悉的轮廓,可是没等他追到影子的主人,这个影子就被冬天的常绿树挡住了。

风有点冷,叶修拢了拢衣领逃也似的回了房间,过一会却听到有人敲门。

 

“哇不是吧……”

叶修扯起一个微妙的笑容,走过去开了门。

 

“叶修。”

周泽楷穿着风衣围了围巾站在门口,看到叶修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

 

“小周啊,大晚上的怎么的了?”

叶修赶快把他放进来,又把客厅的空调开起来。

 

周泽楷钻进房间里,卸了围巾,把风衣脱下来挂在门后面,动作娴熟得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叶修在一边叉着手,看着周泽楷的动作,自己心里想法很多。

 

“嗯,明天,衣服。”

周泽楷还是一两个字往外吐,叶修听了很快也就明白,这是指明天演出的衣服。元旦学生会的演出规定了走黑色的偏摇滚风格,但是考虑到叶修根本没有什么帅气的衣服,张佳乐表示自己愿意不计前嫌地借一套衣服给叶修。

之前叶修自己估计是忘记拿了,张佳乐托周泽楷拿过来给叶修试一下,不行的话明天他再带一套过去。

 

叶修拿出来看了一下,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

一件黑背心,超级松垮的那种,一条皮裤,超级紧身的那种。

多大仇,张佳乐平时穿得有这么骚包么!?

 

叶修一脸黑线地看向周泽楷,

周泽楷一脸无辜,

“没看过……”

 

叶修叹气,

“他太淘气了。”

 

周泽楷点点头,

“太露了。”

 

叶修抬眼看向周泽楷,觉得周泽楷的重点似乎总是这样,从自己的感受出发,将自己的利益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进行考虑。

他看着周泽楷把衣服整齐地叠好,放回袋子里,又抬起头看向自己,

“衣服……有吗?”

 

叶修看着天花板想了一会,

“基本是衬衫,要不就圆领衫,灰色比较多……”

 

周泽楷想了一会,说,

“我借你,黑T恤。”

 

叶修点头,

“好的,小周贴心。”

“……你说我裤子就穿个深色牛仔裤行不行?”

 

周泽楷抿嘴考虑了一下,

“行,”

过一会又补上一句,

“更适合你。”

 

叶修笑,

“你又知道了。”

 

周泽楷就笑,笑得很好看。

一个从嘴角慢慢展开的笑容,很软也很暖。勾起的美好弧度圆滑而温柔,带着笑容主人固有的硬朗和冷峻,里面的情绪却全是纯净而善良的,路西法的轮廓,拉斐尔的笑容,一种惊艳的矛盾感在周泽楷身上完美存在着。而叶修看着周泽楷这样的笑容,觉得自己大概有点鬼迷心窍。

 

——他想亲吻周泽楷。

 

不只是因为他的面容他的声音他的温柔,

而是因为周泽楷,

再没有什么别的原因,问题变成了一个无比简单的对错题,

你想吻周泽楷么?√

你会想要亲吻随便某个人,就因为她/他很好看么?×

平时你会想吻一个同性么?×

你偏爱亲吻一个同性么?×

如果这个同性是周泽楷呢?√

你会想要亲吻你喜欢的人么?√

 

那,你喜欢周泽楷么?

 

叶修迟迟没有打钩或打叉,因为他发现,这已然是个充要条件。

我喜欢周泽楷,所以我想要亲吻他。

我想要亲吻他,所以我喜欢周泽楷。

 

他抬头看着周泽楷,过一会才说,

 

“傻笑什么,赶快回去,等下晚了进不去宿舍了。”

 

周泽楷笑笑,拿上衣服就到玄关去穿鞋子,要出门的时候才转身接过叶修递过来的他自己的风衣,对叶修说,

“晚安。”

 

“嗯,晚安,明儿见。”

叶修看着他走下楼梯,关上门,听着客厅里运作的空调的声音,

 

心里反而完全平静了下来。

 

 

 

 

TBC

要完结啦好开心w

ps. 明天可能更不出来,大概会是周天更(土下座) 

 

2015-03-13 热度(155) 评论(14)
评论(14)
热度(155)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