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周叶】Bustophedon

学院paro,具体设定→ 第零章·设定篇

 

第十九章 · 场景,似曾相识

 

第二天周泽楷醒过来的时候,觉得有点儿头疼。早晨的阳光打在他眼睑上,闭着眼睛也能依稀看见一片红色。

太阳大概很好,他皱了皱眉才慢慢睁开眼睛。

 

然后他就震惊了。

——叶修躺在他怀里睡着,他俩还是睡在叶修的床上。

 

这场景一下子有点吓到他,以前不是没见过叶修的睡脸,只是再怎么说也没有见过这么近的:就在自己怀里,一个非常暧昧旖旎的场景下,更不要说他还是有点胡思乱想的。

 

所以一瞬的男人满足感的满足之后就是慌忙的回忆,自己有没有做什么,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一切有没有偏离正常的轨道……

猛地回忆之后周泽楷先安了心,他没有喝断片,记忆还蛮清楚的,陆陆续续都能回忆起来。所以没问题,只是自己喝得有点多,加上本来情绪有点低沉,似乎是醉了。那大概是叶修把自己弄回来照顾了,自己呢应该是被叶修放到床上的,后来似乎是拉着叶修不让走了……那,就是后话了。

 

他想着最后脑子里清晰的那个场景,觉得有一点不好意思,慢慢把自己圈着叶修的手挪开,起身爬起来,稍微甩了甩还有点神经痛的头,想着去做早饭。

 

下了床,帮叶修盖了盖被子,他就轻轻走出去关了门,到洗手间去洗了漱,发现叶修根本没有把自己在这边寄住的时候使用的牙刷换掉,虽然整洁,但一切大体还是自己走之前的样子,这发现让他一下子有点懵,后来又觉得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没有收起来而已,就这么放着,可能过段时间想起来就会收起来了。

 

最后他很平常心地去烧了早饭,煮了粥。

八点的时候叶修房间里传来手机闹钟的声音,再过个五分钟叶修就摇摇晃晃地踱出来,看着周泽楷坐在沙发里回复室友的短信,又晃到洗漱间去洗了漱。

 

周泽楷看叶修起来了,就去煎蛋,也记得把油烟机开了个二档,省得叶修又要说油烟味太浓了。

叶修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打理好了衣服,白衬衫干干净净的,灰色长裤也很休闲,穿在他身上总是能让人觉得很合适,

斯文,但是不呆板。

 

周泽楷觉得这是最适合叶修的衣着。

 

 

叶修在周泽楷在对面坐下,一边用筷子把嫩鸡蛋的蛋黄戳破,一边盯着周泽楷看。

周泽楷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喝粥的动作都是僵硬的。最后叶修恶作剧得逞似地笑了,问周泽楷,

“小周,你有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

 

周泽楷愣了一下,觉得这场景似乎在哪里见过,马上就恢复了淡定,很从容地摇了摇头。

 

叶修挑眉,说,

“小周你这就不厚道了,你知道吗,昨天我费好大劲儿把你弄到床上,结果你还抓着我不让走!”

 

周泽楷听了有点心惊,只能依稀记得自己昨天喊了很多声叶修,其他的真的没什么印象了,也只能听着叶修调戏他似地继续讲,

“而且啊,小周……”

 

周泽楷如临大敌,下意识地又揣摩了无数种可能性。

 

叶修摇头,

“你到底还记不记得欠我的咖啡了?”

 

周泽楷暗自松了一口气,想了想认真地对叶修说,

“欠两杯。”

 

叶修把周泽楷那边小动作都看在眼里,最后只是点点头,

“识相,表扬,快吃吧,碗放水槽里我回来洗,”

“吃了赶快去学校,早上我有课。”

 

周泽楷听了,三两下解决了自己的早餐,自己走到水槽就把碗给洗了,没等叶修问他就自己给自己解释了,

“昨天晚上。”

 

叶修一听,也懂了,这是不好意思了,

“现在知道不好意思了啊?开学呢,喝这么多搞什么?”

 

周泽楷愣了一会,没有回答,再过一会才补充,

“嗯……对不起。”

 

叶修笑,

“你和我对不起做什么,又不是我叫你喝醉的。”

周泽楷想了一会,刚想开口却被叶修打断,

“不过你是不知道,酒这东西是不可以在难受的时候喝的,不但容易醉,还容易依赖,”

“张教授,你上过他的课吧,听他说过借酒消愁的人都很蠢吧,你同意吗?”

周泽楷乖乖点头,说嗯,叶修就走过来把碗碟放进水槽,把周泽楷挤到一边去,自己开始洗碗,说,

“就说嘛,你也蠢。”

 

周泽楷默默站在旁边,没有嗯,也没有说话,就单纯站着。

叶修说完看了他一眼,笑了一下,

“擦碗,弄好了去学校。”

 

周泽楷乖乖拿了擦碗布站在一边擦碗,总还是感觉心里有点难受。

 

到底是怎么样的感觉呢?

周泽楷也讲不上来。

也许是昨晚醉酒之后,自己对自己的放纵有了些谴责,正处于自我反省的消沉中;也可能是早上起来看到叶修感觉到了惭愧,陷入了严格的自我批评里面;当然,也有可能不是其中任何一样,而是仅仅因为叶修,和昨晚上一样,周泽楷单纯因为叶修而感到了伤感。

答案其实是明晰的,就是叶修而已。

 

如果不是作死一般喜欢上了叶修,周泽楷是不会这么难过的。

 

最后他擦干碗,轻轻放到碗柜里,都放好的时候叶修已经一边肩膀一个包站在玄关等他了,他看周泽楷弄好了就自己开门出去,周泽楷在他后面走出去,顺手拿过玄关的钥匙锁了门,然后叶修在门口把他的包递过来,周泽楷流畅地做完这些动作,然后接过包来背好的时候,心里突然毫无预兆地被一种诡异的愉快填满了。

 

你看,总是这样,节奏相同,习惯相似,性格相容,暑假同居时留下的印迹总归还是靠着惯性不断向前滑行着,没有像周泽楷想的那样消失掉。

 

所以说如果不是作死一般喜欢上了叶修,周泽楷大概也是不会有这种像是什么暗自庆幸一般的开心的。他专注的东西那么少,每样东西都占据他世界里很大的空间,比如叶修,简直无孔不入地扎根到他的世界里去。他的欢乐悲伤都围绕着叶修展开,只是一个眼神,一个不经心的动作,就能让他陷入甜蜜或是痛苦。

 

他心里想着些有的没的,在叶修后面一米左右慢慢走着,一边走一边看叶修的背影。

 

周泽楷对于这次醉酒是自责的,对于自己的好酒品是感觉到幸运的。

他非常认真地觉得下次真的不可以喝多了,知道再喝多一次估计就是坏事的节奏,更别说要是又被叶修看到了他会有多羞愧了。

而叶修安安静静在前面走着,知道周泽楷走在他后面,知道周泽楷心里小剧场估计挺热闹,也知道周泽楷一直盯着自己背后看,

 

可他居然还有点莫名其妙的,小小的愉快。

 

 

TBC

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qwq

 

 

2015-02-25 热度(162) 评论(22)
评论(22)
热度(162)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