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周叶】Bustophedon

学院paro,具体设定→ 第零章·设定篇

 

第十六章 · 之后的假期,思念

 

那次胃病之后,周泽楷再多呆了将近一周,最后叶修向他保证自己没事儿了,再加上周妈妈也打电话来问他怎么还不回去,这才忧心忡忡地回了家。

暑假里东西要多一点,周泽楷是开了车子回去。

 

回去的这天在下雨,

——夏天的雨总是突然来临,毫无预兆。

叶修帮他打了伞,看他把行李放到车后厢,然后看着他上车,笑着叮嘱说路上小心。周泽楷乖乖应了,发动车子慢慢开出去,眼神一直落在后视镜里叶修打伞站在雨里的身影上。转弯之后周泽楷就看不到叶修了,但一直到上高速的时候他还在想叶修。

周泽楷有很多疑问,和叶修住在一起的这大半个月解开了很多,但与此相对的,朝夕的相处让他又萌生了很多新的问题,而且要更深层,更加难以求得。

 

周泽楷想着那些细节彼此之间的关系,又想起自己那个问问喻文州的念头,驳回了它。是因为本能的“不想从别人口中得知叶修的事情,想要自己去弄懂”呢,还是稍微幼稚一点的“不想从喻文州那里得知,不想输给喻文州”呢,周泽楷不清楚,甚至他连最后能不能弄懂,能不能让叶修开口诉说都不知道。

他手稳稳握着方向盘,轻轻呼了一口气。

夏天的雨不停打在挡风玻璃上,噼里啪啦的,周泽楷轻轻摇了摇头,先好好开车吧,这么对自己说了之后,伸手按下了Disc。

 

音乐流淌。

可周泽楷终究是到了家,也没能记得播放过了的碟片是哪几张。

 

 

周泽楷回家之后休息了几天,周妈妈和周爸爸去了台湾。周泽楷以前的朋友在新加坡念大学,暑假里刚好叫他过去玩玩,他想父母也要出去,自己干脆和他们一起出发,就这么去了新加坡。

机票直接定了往返程的,中间要在福州转机,这么一辗转,第一天上午出发,到了那边是下午四点。周泽楷宾馆就定在Sim Lim Square附近,那块印度人超多,甚至连他宾馆前台的小哥都是印度人,印度英语让他实在有一点点悲伤。

 

第一天晚上吃了酒店的自助餐,晚上出去稍微逛了一圈。

他酒店外面大多是酒吧,印度和意大利风格的比较多,走出去一点路就能闻到很浓的咖喱味,他晚饭本来想应景吃个咖喱,可后来发现咖喱大多是辣的,想到自己是真的没法吃辣,也就有理有据地放弃了。

大概九点多他逛完了一圈回到房间,觉得新加坡也没有之前听到的这么干净,但花园城市的称呼真不是白叫,他从机场做巴士到酒店附近的路上用手机随便拍了一组照片,虽说取景没什么手法,回来翻翻倒还是好看,猴面包树和榕树都长这么大,树干分叉的地方又会长很大只的蕨类,羽状的树叶放大了看上去确实很新奇。

 

新加坡和国内没有时差,刚刚好都是北京时间,洗了澡他打开笔电打开QQ,盯着叶修的头像看了一会,最后还是没有双击下去,只是把照片传了相册,报告了大家自己在新加坡。

这些东西都弄完,他给朋友发了消息问明天在哪里集合,他朋友说环球影城?他本来想说暑假里去这种地方人肯定很多,不过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建设性意义,就只回了一个好。

 

于是第二天就去环球影城了,而对此周泽楷只有一个想法,

 

——人好多。

 

他几乎用了大半天的时间来排队,中间还软绵绵地下了一会儿雨,弄得他身上有点潮乎乎的,后来一直不太舒服。不过和老朋友见面总归还是挺开心的,环球影城逛完两个人吃了顿饭,他朋友现在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念书,也是个实打实的学霸,两个人聊聊天,先是聊了聊生活上的事情,结果两个人都是光棍一个,没什么好谈,最后终究还是转回了学术问题,话题转到学术,两个人倒是马上打得火热,最后是朋友那边室友打电话来才打断了这场愈演愈烈的讨论。

周泽楷和他吃完饭,自己打车回了宾馆,往后面走了几步,去水果摊买了切好的番石榴和芒果就回了宾馆。

晚上他出去看了场电影,体验了一下新加坡的影院,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倒是电影还不错。

 

第三天他去了乌节路,给妈妈买了个她一直很喜欢的包,下午又跑去圣陶沙玩了玩,拍了很多照片,最后在纪念品店买了明信片寄给叶修。

明信片背面是一张很有新加坡特色的狮身鱼尾像,正面是正常的格式,他贴上邮票,想了想给叶修写了一句话,

 

【在新加坡玩,很漂亮,下次一起来?】

 

他其实很想写“下次带你来”,但是不行,所以最后他也只是忧郁地写上了一个问句,然后就把明信片投进了一边的信桶里。

这明信片要很久才能寄回国内,周泽楷在回去的路上看着窗外飘起的雨滴,想起自己回家那天叶修站在雨里撑一把伞,随着自己车子的远去慢慢垂到湿润地面的目光,觉得心里突然涌起一阵猛烈的思念。

他甚至拿出了手机想要拨出叶修的电话。

 

事实上他确实拨出去了。

只是这回叶修真的没有接。

 

不过不碍事,随着电话拨出去,周泽楷那阵情绪很快在电话的忙音里归于了平静。他的自我消化能力总是很强,任何情绪都能完美地在他的调控中归位,让他时刻处于一个他最能把握的冷静的状态。他挂掉电话,把手机放回包里,重新看着窗玻璃上的水滴随着车子的开动滑出一个斜斜的角度。

那天回到宾馆连上WiFi之后,周泽楷才看到QQ上面有叶修连着发过来的五条信息,又一看手机果然有两个未接电话。

他赶紧开了QQ,看了叶修的五条消息,

 

【小周什么事儿?】

 

【小周?】

 

【在不在?】

 

【出什么事了?】

 

【接电话】

 

他手忙脚乱地打电话给叶修,那边叶修的声音有点急,

“小周?你在新加坡吧,出什么事了?”

周泽楷觉得自己做事真不妥帖,让叶修这么担心,又想赶快解释,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一下子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叶修看周泽楷这边只是沉默,又说,

“小周你就回答我,有没有大事?”

“……没有。”

“没有被偷,没有受伤吧?”

“都没有……”

“……那就好,打电话给我想说什么呢?”叶修松一口气,语气马上缓下来。

“也没什么……”周泽楷靠在窗边,看着外面街上的车水马龙。

“行啊,感情你小子以为国际长途白打的是吧……”叶修笑了。

“不白打……”可以听到你讲话。

“行行行,你没事我就放心了,玩得开心么?”

“嗯,见了同学。”

“国立大学?”

“……怎么知道的?”

“猜的,你的同学,现在还联系的,当然成绩也会好的吧。”

“嗯……”

“好好好,那我打工呢不能多说,好好玩儿,先挂啦。”

“嗯,开学见。”

“开学见啊小周!拜。”

周泽楷挂了电话把手机往床上一扔,自己也躺上去,想了很久才去吃了晚饭。

 

之后又玩了几天,周泽楷最终还是在父母回家前一天先回了家。

那天飞机有点颠簸,上飞机前吃的机场餐里面芝士又太多了点,回到家的时候周泽楷还觉得胃里不太舒服。

 

他回到家里之后先冲了个澡换了套衣服,乱七八糟该打理的都打理好了才走出去打开信箱拿里面的信件。

很意外的,信件中有一张叶修寄来的明信片。

周泽楷都不知道叶修是怎么弄到了自己的家庭住址,可后来又想到他们中间还有一个苏沐橙,一切也就好说了。

 

明信片是厦门的,那种自带邮票的明信片,背面有简单的风景照。

叶修的字很好认,比较清秀,但是明信片上的字写着写着就飘起来了。

周泽楷能想象叶修买了明信片拿了笔随便找个地方按着便写,最后不好用力,就写歪掉,写完他可能还会拿起来稍微看一下,最后因为字写歪了而感觉有点不如意,这时候他会轻轻皱一皱眉,但很快又恢复原本的表情,自我安慰没关系啦就写歪一点而已,然后才满意了似地把明信片丢进邮筒,让它奔走大老远来到周泽楷的邮箱。

周泽楷拿着明信片进了门,在玄关脱了鞋,站在鞋柜前面看起来,

 

和他寄给叶修的明信片一样,叶修的明信片话也不多,

短短二十八个字。

【被沐橙拉出去玩儿啦,旅游真心累,不过地方还是不错的,下次带你来!】

 

下次带你来……

周泽楷一手拿着其他信件,一手捏着明信片的一个角,呆呆看着最后五个字,不知道怎么形容心里的感受。

他有点后悔自己没有这么写,但又觉得叶修这讲法有点狂妄自信的可爱。

 

站在鞋柜前很久,他才走进去,上了楼,把明信片放进书桌抽屉的第一格。

放好之后又在书桌前坐下,打开电脑开始查阅一些信息。

 

412,000 results

379,000 results

157,000 results

69,600 results

 

他若有所思。

 

 

 

TBC

大招即视感对不对(其实没有啦 

 

2015-02-07 热度(158) 评论(36)
评论(36)
热度(158)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