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郑叶】物理双星

·郑轩X叶修

·哨兵向导设定,有很多二设,请多包涵w

·注意,是向导郑X哨兵叶

·没问题的话请读w

·要是大家有空的话催催这个人@夏目家的三三 让他快更新盛夏光年

 

【Binary star】

 

01

森林的半夜有些起风,深秋的树叶干瘪而生脆,碰撞在一起发出飒飒声响。

郑轩看了一眼身边的叶修,那人惬意地躺在河堤上,毫无一个首席哨兵该有的样子交叠着修长的双腿,懒洋洋地晒着月亮,轻轻哼着一支不太听得出调的曲子。

郑轩知道那支曲子,但没有说出来,只是默默地把叶修纳入自己的精神屏障,调低他的听觉到一个合适的程度,尔后拿起手边的口琴把曲子的完整版吹了一遍。

 

曲调悠扬,有些哀伤。

 

叶修舒服地眯着眼睛,泰然接受郑轩恰到好处的安抚。在郑轩的精神屏障里叶修很平静,口琴的声音像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飘忽不定,但十分清晰。

叶修的精神向导,那只懒洋洋的猞猁,此时正和郑轩的白虎蜷在一起,也许是为了相互取暖,也有可能他们就是喜欢呆在一起。

 

——精神向导就是主人潜意识的体现。

郑轩看着那两只大家伙,突然想起这句话,他慢慢把眼神移向那个男人,用目光细细描摹他的样子。月光下叶修的面容清冷干净,眉宇之间都是一股子慵懒气息,偶尔眯着眼睛看人的表情七分像猫,带一点让人心痒的嘲讽,但郑轩知道战斗的时候,认真起来的时候,这个人能有多耀眼,能又多锋利多凶狠,能有……多迷人。

叶修,他们的首席哨兵,拥有强大的五感和战斗能力,能够精准地进行自我调节,是教科书般的全才哨兵,沙场上的斗神,塔中的人上之人。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郑轩从来不认为自己会出人头地,或者说,他从未想要出人头地。尽管也许他确实是有那样的能力的,他骨子里却缺失那样的野心。不喜欢麻烦,不喜欢繁琐,可以的话尽量避免这些的郑轩是个生活在自己小世界里的人。他对外界的能量需求不大,也很难从自己这里给出,这像一种潜意识里的习惯,深深植根,甚至稍稍压过作为向导的本能。

叶修是这么万众瞩目,低调行事害怕麻烦的郑轩本来不会和这样的叶修遇见,也不该和他遇见,故事的所有支线里都没有他们这对哨向的走向,

可一切就是发生了,毫无道理。

 

郑轩吹完一曲,默默伸手牵住叶修,叶修抬眼看了看他,轻轻反握住了他的手。

 

叶修很不像一个普通的哨兵。郑轩觉得。

哨兵往往有挑战和占有的天性,而向导则更为冷静自制,但叶修没有一个哨兵该有的天性,他的性子是温顺的,非常柔和,这种与世无争几乎能从他骨子里直接渗出来。除了战斗的过程中,平时的叶修攻击性近似为零,而且拥有比大部分向导更精准的调节自身五感的能力,这能力简直像开挂一样,军区里也有人因此而调笑叶修是自带向导的哨兵,叶修对此只是一笑而过。

再后来,叶修有了郑轩。

结合是再好不过的,像叶修这样强大的哨兵应该通过结合得到稳定的精神状态,结合能让他发挥出难以想象的力量。塔内对于叶修与郑轩的结合是欣喜的,郑轩也许不是最好的选择,塔里还有比他更加出色的向导,但既然向导对于叶修的作用已经变得并非必要,这个人选也就不再那么重要。

 

结合之后的叶修确实一如既往稳定强大。

于是,真相也就永远地沉默了。

 

虚伪的东西并不多,

他们确实相互吸引,确实在一起了,确实上了床做了爱,

一切该发生在一对哨向间的事情都发生了,

他们之间却仅仅拥有一个脆弱的精神链接。

 

原因很好懂。

 

所以郑轩觉得叶修很不像一个普通的哨兵。

 

 

02

“吹得不错。”

叶修说。

 

“谢叶神夸奖。手可真凉。”

郑轩说。

 

“是吗。”

叶修回答。

郑轩没有再说话,所以他们就都安静了。

森林的夜里天空很好看,星星点点混在闪烁的银河里,搅成一条极璀璨的光带。

郑轩和叶修坐着的河堤离水很近,小河流得很平稳,水面光滑,银河倒映在里面随着水流抖动,像流动的光芒似的,美得不可思议。

郑轩捏着叶修的手,偶尔摩挲一下。

叶修那双手很好看,薄而修长,指甲修剪干净整洁,只有掌心接近食指的关节和虎口有些薄薄的茧,是常年握枪留下的。以前郑轩说这双手更适合弹钢琴,叶修就真的逮了架钢琴弹给他听,弹完了又在他惊讶的表情里告诉他,家里逼着学的,别说出去。

郑轩摇摇头,不说不说,你会得真够多。

 

叶修总是给人一个无所不能的形象,战场上所向披靡,战略上运筹帷幄。

叶神的叫法就是这样来的,郑轩也这么叫叶修,

但他知道叶修并非无所不能。

 

没错,叶修在自己的五感上做到了没有一个哨兵可以做到的精准控制,但这不代表万无一失,而且对于叶修而言一个糟糕的状态反而会是他从未处理过的情况。

精神链接是非常脆弱的,会随着时间和空间的隔离变得稀薄,甚至消失,但这个链接终归是有效的,郑轩就因为这个薄弱的精神链接而感受过叶修唯一的一次神游,一次极度糟糕的神游。

他找到叶修的时候叶修正安静地躺着,但眉头皱得很厉害,明显深陷他的精神图景之中。叶修的痛苦通过链接传过来,那是一种极度压抑的情绪,黑暗而庞杂,混合着尖叫和爆炸的轰鸣在郑轩脑海里此起彼伏,那些声音真实而吓人,非常响,几乎如同肉体的撕扯和完全的毁灭,光是通过链接传来的降低了分贝的声音就震得郑轩心慌。

郑轩不知道叶修为什么会陷入听觉的绝对专注,也不知道叶修听到的这些声音是来自哪里,只是快速果断地在床边坐下,捧住叶修的脸,用自己的额头抵住他的,慢慢把那些精神末梢贴过去,慢慢贴上叶修滚烫炽热的意识,然后闭上眼睛,随着自己的精神向导进入了叶修的精神图景。

精神图景是没有固定形状的,只是一种情绪和片段记忆的混合体,是更加具象化的灵魂,是一个人所见所知的总和。能力者会在自己的精神图景会感觉到安全,这是一种来自本能的回归,所以大多数人的精神图景是很小的,但叶修不是这样,

 

——叶修的精神图景是一座城。

一座破碎的荒城,辽阔而没有边际。

破旧的房屋和在城市里疯长的草木是郑轩见到叶修精神图景之后留下的第一印象。

强大的向导只会服从于与自己水平相当的哨兵,而越强大的哨兵也往往越青睐于和自己相配并拥有自己思想的向导,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一个强大的哨兵,若像叶修这样拥有巨大的精神图景,他的向导就要有能力为他展开同样宽阔无疆的精神屏障,去保护他免受感官输入过载的痛苦。

郑轩并没有这么强大,叶修也有能力自己保证自己的稳定,

 

所以,

郑轩给了叶修一条星河。

 

他给了叶修一条稀薄而璀璨的星河,笼罩并穿越整座荒城。星河微弱的光芒投射在每一个角落,并不明晰,然而确确实实照亮了它们。

郑轩的精神屏障和他给人的感觉很像,没有那种拼命的凶狠,反而若隐若现,平时甚至连存在感也很薄弱。然而到了需要他的时候,他却往往却能爆发出非常稳定而强大的力量。

比如现在,

整条星河变得极其明亮耀眼,荒城沐上一层星光,白虎用最快的速度在城中穿越,郑轩的精神高度集中,视角飞速转换着,链接传来的繁杂声响随着他的专注变得越来越轻,又随着他靠近叶修的位置而变得越来越响,

他知道,叶修就在那里。

转过最后的街角,郑轩终于看到了叶修。

 

那个人站在十字路口,路口另一边的城市燃着熊熊大火,已然是座焚城。

郑轩喊他的名字,可那声音很快就被淹没在叶修潜意识里的喧闹之中,他走过去,将精神屏障集中起来,安抚性质的精神触梢覆上叶修痛苦躁动的思绪。郑轩慢慢引导叶修并且试着调节他的五感,但是不奏效,叶修出不来,他的意识在坠落。

他的荒城在大火里燃烧,火焰舔舐着城墙,草木发出迸裂的声响,滚烫的石砖被烧得红热,墙体纷纷倒下。

叶修的意识在向井坠落。

叶修从未遇过的神游来临得比任何一个哨兵都要更凶险并且强烈。这种反弹性质的作用来临得猛烈而毫无预兆,叶修来不及自救,几乎在瞬间被击倒。

所有他经历过的,他认为自己能够完全消化的苦楚,都在这一刻反刍。

 

郑轩捧着叶修脸的双手手心全是汗,

这样下去他救不了叶修,

他不能失去他。

 

不,他不想失去他。

 

然后那时的郑轩做出了一个现在他想起来依旧会觉得十分可怕但是又感到万分庆幸的举动。

他抽出口琴吹了一支曲子,

——和叶修初遇时他在吹的那支曲子。

这支曲子以一种十分强的穿透性完全穿越了叶修的精神图景,结合着郑轩对叶修的引导,以及后来叶修自己慢慢对于这种坠落做出的抵抗,最终重新构成了叶修和外界世界的联系。

这个过程很艰难,以至于最后叶修睁开眼睛的瞬间,郑轩觉得自己就像得到了救赎一样从身到心轻松下来,这种轻松感……无异于他本人死里逃生之后会产生的情绪。

他不知道那到底是一种哨向之间来自本能的羁绊,还是他作为郑轩对于叶修这个个体的依恋,但他那时候觉得那都是不重要的,他抱住叶修,亲吻他,截取他的呼吸,索取他的气味,那股微苦的艾叶气息就像吗啡一样让人上瘾又给予人安定的情绪波动,郑轩稳固了他们之间那个单纯的精神链接,并重新用自己的精神屏障覆盖了叶修。

叶修的精神很疲惫,但依旧在慢慢调试自己五感的刻度,重新被郑轩纳入精神屏障之后,他才感觉到一阵缓慢而甜蜜的波浪盖过他,保护并且安抚了他,把着他的手轻松地将他的五感调回了舒适的刻度。原本他一直以为自己应该可以靠调节取得一种自我稳定的状态,可是他发现,直到这时候他才感觉到一种安全和平静。

 

在郑轩的精神屏障里,他感觉到了一种绝对的安全。也许是本能,来自生理上的反应,大概是他呼吸间闻到的郑轩的那股温热的荷香,很淡但是存在的气味,大概是这些信息素让他觉得安全了;但也可能是郑轩的存在,郑轩的体温和呼吸,他的拥抱他的安然,这些东西让他觉得安全了。

不得而知,一切不得而知。

他们之间的链接稳固而脆弱,他们的联系也紧密而疏离;他们是结合的哨兵和向导,也是未结合的哨兵和向导。他们永远不可能完全融合在一起,就像冷水和油脂,贴合,但一个是极性的,一个是非极性的,违背着相似相容定律,不可能完美地混合在一起。

 

他们的链接永远是缺失的。

 

这里永远有一份距离和不安定。

 

 

03

郑轩握着叶修的手,那双手在深秋微凉的空气里被同化成了冰凉的温度。

“真冷。”

叶修说。

好像什么暗示似的。

郑轩看了看叶修,那个人依旧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轻轻晃着交叠时放在上面的那条腿的脚尖。今天塔里刚刚开了个关于新兵的会议,叶修被迫穿了军礼服,轻薄的军裤搭在他腿上,显出很好看的弧度来,郑轩看着他膝盖处一个小小的阴影,说,

“那回去吧。”

 

无声的默认。

 

一切顺理成章。(←虽然柴但是还是请走一趟链接,辛苦啦)

 

 

04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叶修已经走了。

 

郑轩坐起来,没拉严实的窗帘缝里露出一道细细的光。

然后他想起自己提到的结合,又想起叶修那句嬉笑般的揶揄,深知那是因为性爱之后向导本能高度活跃而产生的对话。之后他起床,洗漱,把自己整理好,看见了叶修写在一张不知从哪里撕下来的纸上的话,

【牙膏用完了】

 

郑轩叹了口气,想到早上挤好牙膏横放在杯子上面的牙刷。

 

一切具体息息相关,然而抽象并不敞开。

叶修有很多秘密,郑轩有权利询问,但他没有。

 

他们向导与哨兵的链接是这样模糊。

如同这个不完整的链接,他们彼此拥有游走的空间。听上去似乎是令人悲伤的,郑轩偶尔也会因为向导的身份而感觉到一些不安定元素,但他其实并不这么想。

这里的这个束缚越紧,向导与哨兵的羁绊就会越深,甚至如同生命的共同体,他们会共享感情,保护与被保护,共同守护那个灵魂和肉体的链接。但也许从某种角度来说,也会更加偏向原始和本能,他们被紧紧绑在一起,生理上互相需要,

这也许是不适合郑轩的,同样也不适合叶修。

郑轩不是一个热血的人,平时性子微微偏向温吞,他没有张扬跋扈的野心,也不会有撕心裂肺的爱恨。

而叶修同样不是一个很热的人,说得重一点,他甚至有些凉薄,这样的人不该被束缚,就像他的精神图景,

他该有一座城,他该有肆意驰骋的权利。

 

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但是也是对的。

 

那天中午的时候,郑轩在食堂隔着喧闹的人群,看见叶修站在窗边,

阳光很好,斜着打进来,照亮他半边脸,

然后他转过来,目光穿越人海投射向郑轩,双唇轻启,吐出一个简单的音节,

 

——“轩。”

 

这一声干净利落,砸在郑轩心里。

 

阳光温暖得能融化人,

郑轩从瞬间的类似混沌的感觉里抽离出来,

 

而叶修已经离开了。

 

 

05

这一切都说不通。

一开始郑轩这么觉得。

 

这大概从开始就是错的。

后来郑轩这么觉得。

 

就这样下去吧。

现在郑轩这么觉得。

 

而叶修一直觉得,

谁对谁错,从来不是你们说了算。

 

 

06

一切都是偶然间注定的。

故事不是圆满的结局,残缺的部分也不会因为冒失的原因被填满。

郑轩依旧便利地过他的生活,而叶修拥有他的自由。

 

这是个遗憾,千真万确,

但对于他们而言,

也许这就是最好的距离,

 

最好的安排。

 

 

 

FIN

 

物理双星

两颗互相环绕的恒星,往往相距很近,就算用最现代的天文望远镜也难将他们分开。

他们就像物理双星,终究是分离的两颗星,无所谓主伴星区,无所谓哨兵向导,

无关其他任何,

只是郑轩,和叶修,而已。

 

最后的话唠,

感谢阿弥卖给我的这份安利。

希望更多的人也吃下这份安利!

 

尽量还原了郑轩在原作中的性格,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在一千四百六十章左右那段蓝雨对兴欣的团体赛里郑轩在身上有责任的情况下发挥非常稳定出色。

是一个关键时刻很可靠的人。

 

口头禅是亚历山大,但却细心地在喻文州无暇顾及方锐的时候准确地观察到了“绕背去了”的方锐,并在后来的对战中使出一些很完美的招式。

是一个细心、有实力的人。

 

平时比较没干劲,但却无疑是一位出色的职业选手。

是一个聪明,但是野心不强的人,很节能

 

郑轩其实好苏啊!?

 

以上w

感谢你愿意听我的小话唠

安利,吃么?

 

2015-01-17 热度(204) 评论(82)
评论(82)
热度(204)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