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周叶】Bustophedon

学院paro,具体设定→ 第零章·设定篇

 

第五章 · 主观的走位,太变幻莫测

 

决定了去学生会帮忙绘制海报的第二天周泽楷没有大课,江波涛发消息给他让他去一趟学生会,说已经和叶修说过了,——叶修作为学生会唯一一个点了绘图技能的人,自然是被喻文州金手指一点派去和张佳乐联系了,确定了海报的大致构图和内容。

 

叶修纵使不情愿,也抗不过“海报都不需要你下笔了还不去帮忙像什么话”的舆论压力,一边联系了张佳乐搞明白了海报的事情,一边嘲笑了一下张佳乐这大冬天花粉过敏的本事,搞得电话那边张佳乐声音闷闷的还使劲扯着嗓子骂他,最后叶修笑笑说乐乐你好好养病吧海报有小学弟替你画,他画得要是比你好我和文州说说直接给你辞了,你不是早就想投靠老韩他们体育部说要强调一下昆明汉子形象了吗?然后没等张佳乐回嘴,就把电话一挂,根本不给他机会,潇洒极了。

 

第二天,毕竟周泽楷要过来,活动室也不能没人,叶修带了几本书早点就过去了。

所以周泽楷到活动室的时候,轻轻推门进去看到的就是叶修盘腿坐在会议桌上的背影,看样子似乎是认真在算什么东西。

 

早上十点的阳光正好,透过玻璃打进来,叶修一半人拢在太阳光下面,低头算东西露出一小截脖颈,阳光晒在那截脖颈上发出一种很通透的白色,只在脊椎骨的轮廓下留下一点点阴影。周泽楷在后面盯着看了好一会,脑子里想到自己以前去故宫画速写看到的汉白玉石阶,想着要是完全干净的汉白玉大概就是这种毫无瑕疵的白色。

然后他看了好久,才轻轻叫了声,

“叶修。”

 

叶修动作顿了顿,大概因为周泽楷悄无声息的有点吓到,但没有马上转过来,手上又算了好几笔才把笔往本子中间一丢,转头过来,说,

“小周啊,来啦?”

过一下又笑,“怎么不叫前辈了?”

 

周泽楷一怔,这才发现刚才自己下意识地叫了叶修名字,挺尴尬,脸上有点热。

叶修看他这样子就把摊在腿上的本子合起来,放在一边,自己跳下了会议桌,走到角落抽了张椅子坐下,抬头和周泽楷讲,

“没事没事,以后你就直接叫我叶修好了,一直叫前辈我也感觉膈应得慌……”

 

周泽楷嗯。

 

叶修又说,“来来来我给你讲讲这个海报的构图和内容。”

周泽楷闻声走过去在叶修旁边的椅子坐下,叶修手一摊,大爷似的,“来本草稿本。”

周泽楷心想还好自己有带草稿本的习惯,不然两个人大概只能在白板上画草图了,然后就从包里翻出一本草稿本,叶修拿过去哗哗哗往后翻,看到一点草稿就飞快地认出是什么东西,

“哟,挺好学啊,自己在研究别墅设计?这是大二的建筑系作业你知道不?”

周泽楷点点头,叶修又说,

“这次海报是为了文艺汇演画的,大度对开,规格是57cm x 84cm,然后我和张佳乐……就是宣传部部长,讨论过了,大致构图是这样……”

他说着,手很稳地在空白的纸页上画了一个十分平整的矩形,然后拉了条对角线,又打了个圈,

“整张图的重心放在这块,因为左上角要打Logo和各种注意事项。”

周泽楷嗯,然后开口问,“主要内容……?”

叶修严肃地回答,“问得好,为了主要内容,我差点和张佳乐打了一架,”

周泽楷露出一个很复杂的表情,然后叶修大喘气完毕,“在电话里。”

周泽楷点点头,“辛苦。”

叶修笑,“不辛苦!反正张佳乐的风格你应该能从上张海报看出来吧?华丽,他就是喜欢华丽的东西,说多少次都不改,特别硬气。”

周泽楷基本理解叶修的意思了,大概就是希望自己换换思路,别搞得太华丽了,尽量简洁些,“那……简洁点?”

叶修点头,“我们搞点不一样的。”

周泽楷想了想,拿过叶修的笔说,“这种……?”

 

他在叶修打圈的地方打了个简单的草稿,看得出来是微微俯视视角的一个人,然后背后是一架三角钢琴。周泽楷的手比叶修要稍微大一点,毕竟两个人身高差了三厘米,却隔着一米八的大山。他高中还打过一段时间篮球,后来因为打篮球实在太容易吸引女孩子,他又不太应付得来,就慢慢把篮球的时间匀到画画去了,锻炼的时间换成了早起晨跑,倒是没有少。

叶修看了看,不寄希望于周泽楷自己解释清楚,就问,“钢琴和人?”

“魔术师。”周泽楷说。

“哦……”叶修想了想,觉得这个选择挺大气挺棒的,但总觉得只是背对钢琴的话感觉人物会更加像指挥家,

“不过小周,这样子的话又会太简洁了,而且你看,这一块都会空出来。”

他用手指圈了一块地方,修剪整齐的甲沿与纸面摩擦发出很细微的声音。

周泽楷轻轻皱着眉头想了想,觉得自己大概把叶修的“简洁”理解得太深刻了点,就说,

“……那加点?”

叶修手指一下一下敲在厚厚的草稿本上,“嗯,必须加,但是加什么?”

周泽楷低头想了半天,抿着嘴说,

“……想不好。”

叶修就说,“没事儿,一起想吧。”

 

然后是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再有动静就是叶修侧过身子直接抓在周泽楷手上开始改动原本的草稿。

周泽楷被叶修吓了一跳,然后突然觉得叶修覆上来的冰凉的手居然让他觉得很烫,一时间连手指都不太动得了,只能僵硬地握着笔让叶修抓着改原稿。

周泽楷本来就沉默,叶修又没有说话,室内就只剩下笔尖和纸面摩擦的沙沙声以及挂钟走动的咔嚓声。

 

然后周泽楷觉得,大概是太安静了,所以他才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响得吓人,砸在胸腔里像是敲钟,甚至让他觉得那声波里携带的力量震得他头脑发昏,和五脏六腑共振着,嗡嗡作响,一时间脑子里全是这样的声音,难以思考……

 

这其实是十分古怪的,毕竟这只是一个十分简单而日常的接触而已,甚至不是和异性,只是和一位学长,和叶修。

——只是叶修,

或者千千万万的巧合揉在一起造成了此时此刻这样的结果。

 

周泽楷只能说这种感觉很陌生,但是,并不坏。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叶修已经放开他的手,开心地点点纸面叫他看成果了,周泽楷轻轻甩了甩头,看向图纸,

——叶修改变了魔术师的站位,把站位变得更加偏向右了一些,伸出一只手拿着魔术帽,微微鞠躬,做出一个非常绅士的动作,另一只手拿着魔术棒点在帽檐上,帽子稍微倾斜,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被变出来。

这样的改动不但可以把画面的重心移到更合适的位置,还可以通过加减魔术帽里出来的东西的量和形状来拉伸画面的镜头感,非常高明。

周泽楷抬头看着叶修说,“很棒。”

叶修一只手支着头,一只手四个手指顺次翻飞着在桌子上敲着,回答道,

“那必须是,小周你有意见吗?大概没有。所以构图大致就这样喽?”

周泽楷顿了顿,又点点头,“嗯,就这样。”

然后他把草稿本合起来,这样叶修刚好能看见黑色的草稿本封面上那个很潦草的“Chou”,他看着那个签字,突然愣了愣,问道,

“小周,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周泽楷抬头看他,眸子里敛着一点惊讶,但却没有马上回答,只是静静地盯着叶修看了一会,脑子里糊嗒嗒地在思考该怎么回答叶修,过了好久,才闷闷答道,

“……没。”

叶修点点头,摸摸鼻子,

“这样啊,总觉得小周你签名这字体我见过,那大概记错了吧……”

周泽楷嗯了一声,把草稿本往斜背包里放进去,旁边拉链有点儿卡住活页的线圈,叶修就伸手帮着勾了一下拉链,周泽楷下意识让了让,没有碰到他,最后成功把本子放回去,理整齐了才背起包,起了身,

“那……先走?”

叶修跟他点点头,说,“嗯,小江和我说过了你之后是要去找导师是吧。去吧去吧别迟到了!”

周泽楷认真地听了,说了声嗯,就走了,快出门的时候回头说了句“再见”,叶修就笑,说好的好的估计过几天又要见面了,拜拜啊小周!

最后周泽楷出去,轻轻关了门,这才快步赶去和导师会面。

 

和导师约的上午十一点,和叶修讨论完已经是十点四十了,周泽楷小跑过去找了导师,倒还是提早了十分钟,所幸导师一直在,而且也没有其他约,周泽楷就早些把想问的东西问了。

问题基本解决得很顺利,周泽楷本也是一点就通的类型,只花了半小时就全弄好了。他谢过导师,去校食堂随便吃了些,下午又是泡在图书馆里。

四点多的时候下了雨,下雨那会儿周泽楷还有点愁,毕竟今天这天完全不像要下雨,他也没带伞,不过好在这雨只淅淅沥沥半小时,就慢慢停了。

 

六点多的时候江波涛找他吃饭,约在校食堂,周泽楷慢慢走过去,看着马路边上的一点点积水,一直在想事情。

 

吃饭的时候江波涛说了点有意思的事儿,——他们教授一个关于恐惧症的举例:

说有一个海带恐惧的小哥,大学的时候在寝室里用小煤气炉烧海带吃,第一次被宿管抓了,没收了小煤气炉,第二次宿管来的时候成功藏好了,等宿管走了,海带却都被室友捞走吃了,从此对海带留下了阴影,形成了海带恐惧症,看到海带就难受。

这个例子其实莫名地有点笑点,可周泽楷还是只嗯了几声,似乎不太有兴致,江波涛就歪歪头,问他,
“小周,怎么了,感觉你不太高兴?”

 

周泽楷咽下嘴里的饭,抬头说,

“没有,嗯……想事情。”

 

江波涛笑笑,“有事儿要说啊,憋在肚子里多难受。”

 

周泽楷点点头,“会的。”

 

江波涛明显地感觉周泽楷心里有事情,但周泽楷不说,他也不会问,对于周泽楷来讲,这是最适合他的相处方式。

江波涛觉得周泽楷最后会告诉他的,可他没想到会这么快,——当天晚上周泽楷就问了他一个似乎有些深意的问题,

 

晚上周泽楷对着电脑写了会论文,突然问道,

“江,碰到别人觉得紧张……为什么?”

 

江波涛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想了想,回答道,

“接触恐惧症?或者就是……喜欢……之类的吧。”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江波涛就问,

“怎么了?”

 

周泽楷回答,

“没,谢谢。”

 

江波涛笑笑,

“有事情的话,想明白就去解决吧。”

 

周泽楷点点头,

“嗯,知道。”

 

晚上熄灯之后,周泽楷盯着天花板,脑子里想了很多,然后当他试着放空自己的时候,脑子里果然并不突兀地冒出来一个人,

 

叶修。

 

这个答案一点都不使他意外,一点都不。

想到这里,周泽楷突然有些释然。

所有所有他以为的好奇,他以为的憧憬,其实都只是一种名为喜欢的情绪作怪而已。

 

那么,为什么会喜欢上了呢?

……这东西也许很难解释,但又或者,根本不需要一个解释。可能这种感情就像杜明所说的一见钟情,往往后知后觉,继而无法自拔。

甚至一个冰凉的接触都能让他觉得那寸皮肤微微发烫,要移开双手,要隔开距离,要让空气那样热的不良导体来填满相距的空间,才能稍微平静。

什么都不想的时候,冒起的第一个念头是想他,其实这本就足够明显了,只是一开始周泽楷没发现而已。现在他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了,才突然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自然地想起他?因为记忆力关于他的部分太鲜活也太出彩了:

叶修的一个个小动作,或者一个狡黠的笑容,或者干净的衬衫背影,或者拍拍他肩膀时带起的风,都一直一直回旋在他的脑海。

 

周泽楷知道自己并非一个同性恋。

 

所以只是叶修而已,

只是很喜欢这个人,很喜欢很喜欢而已。

 

他闭上眼睛,先为自己莫名而隐秘的恋情感到了一丝甜美,

继而,

 

感到了一丝苦涩。

 

 

 

TBC

终于要开始金手指神发展了!(搓手搓手)

叶修的隐藏设定也要慢慢开始铺了w(自己超兴奋)

 

2014-12-27 热度(194) 评论(31)
评论(31)
热度(194)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