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黄叶】Superbia

·黄叶

·黑化梗,但是实际上没有黑起来,主黑精神层面

·乐队paro,吉他役X主唱,试图刷爆时髦值

·嘿嘿 @家养北极熊 阿路弥w说好的黄叶,圣诞快乐w

·其它篇戳那个奇怪的tag就好

 

【Septem peccata mortalia】

 

通常来讲,傲慢是指一种极度自信与骄傲的心理状态,拥有这种心态的人很容易脱离现实,对自己的能力、成就、竞争力与处境有过度正面的评价,认为自己优于他人。

而本身拥有权利或地位的人,通常更容易出现这种心理。

——这是很好理解的。

身处上位的人手握大权,通过行使这种他人所未拥有的权利来获得一种“不使用就十分抽象”的实感,并且这种实感会给予人极大的充盈感,大到足以成为一个强力的动机。

 

亚里士多德在《修辞学》中把傲慢定义为,纯粹为了自我满足而去羞辱他人,并且在这种对于他人的羞辱之中感受到自己高人一等,因而获得快乐的行为。

这样的行为是十分恶劣的,偏偏代表傲慢的恶魔是路西法,因为堕落而被逐出天堂的撒旦,曾经最美丽最有权柄的天使。

路西法在古希腊神话中名为晨曦之星,黎明前除了月亮之外天空中最亮的星星,也就是金星,随着后来古罗马天文学家的金星与维纳斯是同一颗星的发现,人们也开始将爱神“维纳斯”称作“路西法”,这样的巧合似乎有些讽刺,实际上却非常合理,因为在古希腊文中,傲慢是指虐待者,为了获得快乐或满足,对受害者进行羞辱,或是企图让受害者自感羞耻所做的行为,

 

本就是一个,有强烈的,性意涵的名词。

 

 

【Superbia】

 

万人主场,人声鼎沸。

节拍与乐声震耳欲聋,每一个音节都被高音质的音箱扩大,成为携带极大力量的音波,与每一位观众的心脏共振,带来无可比拟的震撼与感动。

所有的所有不及这一刻的夜更让人血液沸腾。

 

当最后一个乐音也停下的时候,黄少天感觉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吉他的弦也在发烫,他包裹在紧身皮裤里的双腿全是汗,他觉得自己的样子大概挺糟糕的,但其实不是,他的样子性感爆了,今天造型师把他的刘海梳到一边,随便抓了几下,给他画了眼线,本来就十分好看的眼睛被特别突出,淡色的眼眸像狮子一样尖锐而傲气,整个人随性狂野。

现在他额角的汗液顺着脸侧流下去,在下巴汇聚,滴落,每一滴都像滚烫的铁水砸在水里,冒起高温的白色蒸汽。

他卷起松垮背心的下摆随意擦了擦脖子上的汗,背后的大屏幕马上切换成这一小动作的特写,场下爆起一阵尖叫,他张扬地笑笑,抬头看向叶修的背影。

 

那个人站在舞台中央,最多最亮的聚光灯打在他身上,王者一般,从容地接受着最多观众火热的视线。

 

叶修一直穿得不太像摇滚乐队的歌手,今天也是一样。

他只穿了一件简单的黑色衬衫,袖口乱七八糟地卷到肘部,露出一点点肘部的骨骼形状。下身倒是被造型师逼着穿了乐队统一的皮裤,皮裤几乎是紧身的,贴着叶修的腿部,显出他笔直的双腿和非常好看的臀部,再下面是一双皮靴,这皮靴黄少天很熟悉,和他脚上这双是同款,就是他买给叶修的。他甚至很清楚,这双鞋子的鞋舌中部有他的签名,他一边签上去,一边和叶修说你以后上台都给我穿着这双鞋,牢牢记住是谁的名字紧紧咬着你的皮肤,

 

那个时候叶修在笑,

现在的叶修也在笑,

 

而叶修的笑总是让人想要侵犯他,

黄少天一直这么觉得。

 

 

“Encore!Encore!Encore!”

台下的喊声席卷着浓烈的热情和渴望涌到台上,叶修笑着,黄少天的角度刚好能看见他的侧脸。

黄少天觉得自己眼神真是好到不能更好了,叶修的一个眨眼,一个微笑,或者说仅仅是一滴汗水落下他都能看得万分清楚,这太糟糕了,他觉得仅仅是这些细节就能轻易燃起他下腹那团异常可怕的火焰。

 

叶修淡淡笑着,听着台下震耳欲聋的Encore,终于维持着一只手搭在立式话筒上的姿势,抬起另一只手,伸了一个食指压在嘴唇上,发出了一个很轻的声音, 

 

“嘘——”

 

一瞬间,全场寂静。

这个轻轻的声音被音箱放大,成为一个极诱惑、极挑衅的的声音。几乎无法控制地使在场的每一个人失去了发声的自由。

 

“Fuck it……”

只有黄少天声音很低地骂了一句,这声嘘声让他整个人都不太好。然后他侧过头看了看背后巨幕上的特写,是叶修搭在话筒上的手,以及小半张脸……

漂亮精致的手松垮地搭在纯黑的话筒上,修长的食指按在话筒的顶部,话筒后面是他薄薄的嘴唇,他另一只手的食指压在嘴唇上,压出一个柔软的凹痕,这上面是他的鼻梁,鼻尖有一点点细汗,整个人在黑衬衫的映衬下面白得一塌糊涂,再上面就是双眼,他今天被按在位子上画了潦草的烟熏妆,压住了本来有点泛青的眼周,叶修的眸子很黑,黑得彻底,镁光灯打在上面,能显出一种十分幽深的烟灰色。

黄少天瞬间转回头,视线重新黏回叶修的背影,或者说,他的腰和臀。

 

然后叶修的声音再次在全无声响的场内响起,

“今天大家都很热情嘛……Encore似乎赖不掉了啊?”

场内开始重新响起一些口哨声和尖叫声,

“还好我们,似乎……我想想啊……”

吊胃口,极其欠揍的吊胃口,

 

“哦~想起来了。”

 

背景音乐响起来,

全场沸腾。

 

“为你们而唱,”

“Numb!”

 

黄少天感觉这些节奏能稍微让他平静些,至少对于叶修这个个体而言,稍微平静些。毕竟安静的时候叶修对他而言的存在感实在太巨大,巨大到他几乎看不见其他东西。

他娴熟地演奏,享受着全场观众朝圣一般的视线。

灯光,音乐,汗水,节奏,每一个小小的因素都让他感受到这个舞台的绝妙。

 

万众瞩目,这种感觉让人无法不爱。

 

最后一首Encore曲,吉他手走上前去,与主唱并肩站在舞台中央。

黄少天的乐感无疑是最顶尖的,他几乎能抓住叶修所有故意留给他的空隙,插进一两个完美的音进行衔接,

每一个这样的音都像一种示爱一般,

气势汹汹,然而浪漫到无可救药。

 

叶修的声音很有力度,却又带着一点点慵懒一点点沙哑,性感,每一个咬字都他妈性感,只要他发出的声音,即使一个叹息,都是好听的。

他摘下话筒,转身面对自家吉他手,笑着问,

“What the hell are you waiting for?”

你少撩拨我,黄少天咬着牙拨着吉他,电音带着攻击性,往前走了一步,更加逼近叶修,直直看进叶修的双眼。

叶修的眼睛里依旧是一片漆黑,似乎他就是生来的王者,而这样平淡的尊贵气质让黄少天欲罢不能,真的无法自拔。

 

黄少天觉得自己下腹的火烧到了他的胸腔,然后叶修笑着,和他交颈,说唱道,

“After me, there shall be no more.”

尾音几乎是一个气音,黄少天觉得这口气吐在自己皮肤上能像硫酸一样瞬间把他烧到焦黑,碳化,那种瞬间化学脱水的感觉让他呼吸一窒。

 

之后黄少天和叶修的距离就一直很近,叶修似乎很平静,但黄少天知道,他也兴奋得要死了,肾上腺素急剧飙升,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峰值。

黄少天简直无法想起这场演唱会最终是怎么结束的,最后一个音也尘埃落定的时候他的手指尖已经麻木,但是脑子和身体都处在一个极其亢奋的状态。

下场的一刻开始,黄少天就听见自己心里压抑了好久的声音一下子叫嚣起来。

然后他扣住叶修的手腕,把他扯进休息室,一边锁了门,一边把他压在门上狠狠吻上去。

 

走吧wwww→ 【Superbia】

 

Fin

唠嗑时间……少天好难写啊;A;

这篇写得好烂……因为感觉完全是为了黑化而黑化,心理层面的感觉好像也没有说清(难过)希望大家轻轻地怕打我……啦……

不过还是圣诞快乐喔大家w

 

 

 

2014-12-25 热度(458) 评论(64)
评论(64)
热度(458)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