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周叶】Bustophedon

学院paro,具体设定→ 第零章·设定篇

 

第三章 · 联系他,似乎真的不常用手机

 

毕竟校园这么大,两人又不是同届生,继上次在饭馆见面之后,周泽楷就一直没再见过叶修,倒是江波涛因为良好的沟通能力以及出色的活动经验成功进了学生会,虽说还只是个打酱油的,倒是常常见到叶修在那晃荡。

江波涛也会和寝室里的人说说学生会的趣事,第一大主题自然是周泽楷和孙翔都认识的叶修。

江波涛笑着说叶修前辈真的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一开始挺容易觉得他有点吊儿郎当的,但是真的遇到事儿了,他一边嘴里跑火车表示自己不想管,一边还是会去帮着参谋。叶修前辈的意见往往以一种十分嘲讽的语气提出来,然而当你想反驳他这不正经的态度的时候,仔细一想就会发现他的意见往往非常具有建设意义——典型传说中的“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但无论如何都好想揍他”。

杜明摸摸鼻子说,哇叶神果然非同凡响啊!

孙翔翻了个白眼,愤愤地没说话。

周泽楷想想,觉得叶修确实很像这样的人,但他倒是没觉得叶修有太嘲讽。

然后江波涛又问周泽楷,小周你和叶修前辈说的那句一个小时前刚见过的什么意思啊?

周泽楷觉得这故事好长,真难下口,最后顿了半天,只好长话短说,

“欠前辈一杯咖啡。”

孙翔杜明完全听不明白,最后还是江波涛福尔摩斯似的脑补出了前因后果,

 

“……所以是小周你下午跑去图书馆遇到叶修前辈了,结果他请你喝了咖啡是吗?”

 

孙翔说,“叶修那家伙怎么可能请别人喝咖啡,周泽楷你真是在图书馆碰到他?”

周泽楷点点头,拿出手机给他看自己在图书馆拍的建筑全景。

江波涛又说,“咦,那我下午也去图书馆了呀,怎么没看见你们……”

周泽楷想起来自己那句“保密”,有点为难,只好说摇摇头说,

“角度问题吧……”

江波涛看他的表情,懂了这是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就没再问下去。

 

所以关于叶修的话题到这里就结束了,之后也就是一些关于学生会几个大神的无谓吐槽了,比如黄少天平时到底能有多吵啊……比如最近张佳乐终于因为叶修课题冲突没有参加某个小比赛而拿了个第一扬眉吐气了啊……再比如王杰希一脸严肃地带上了大一小女生寄到学生会给他的巫师帽,还很自然地带着在活动室里荡来荡去啊……

 

通过江波涛良好的讲述,大家基本也悟了,

——学生会这群大神,除了各种能力出色之外,其实也就是一群颇有特点的普通人罢了,画风魔性得很。

 

周泽楷默默听着,觉得学生会也不错,比自己想得要有意思多了。

不过他不是那种自己去参与这些事情的人,何况他和其他大学生不一样,自我要求很高,即使刚刚开学,也是基本泡在图书馆里,想要多往前学一点,让自己宽裕些的类型。

 

所以几天之后,他坐在那张四人桌边又在研究一道题目。

 

这题目上的图纸他看来看去觉得没问题,偏偏书里把它放在典型错误里面,按照书前面举出的几个错误典型,他对来对去也看不出问题,这会皱了眉头,捏着支水笔死死看着图纸,像要把它盯出来一个洞。

 

叶修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周泽楷如临大敌地对着一张图纸杀气腾腾,他噗地笑了一声,走过去站在他背后看了看那张图纸,看完又看了看章节,明了地点了点头,在他旁边坐下,从他手上把笔抽出来,又把潦草的画了一遍图纸的草稿本拖过来,在上面画了几笔。

周泽楷一开始突然被别人打断是不大开心的,后来看来的人是叶修就想可能他是知道怎么做的,

果然,叶修虚虚握着水笔,在几个地方圈了圈,又用笔尖点了点本子,对周泽楷说,

“小周,你看看原图连梁的配筋表。”

 

周泽楷看着叶修圈出来的那几条连梁,又很快回头去看书本里面的连梁配筋表,发现那里只是模糊地写了一句“连梁腰筋同剪力墙的水平钢筋”。

 

叶修的声音又响起来,

“没区分连梁的高度和跨高比。你看,这时候,如果连梁中有梁高大于七百毫米或者高比不大于二点五,而剪力墙墙身配筋率小于0.3%或水平筋的直径小于等于八毫米的话……”

 

“违反‘高规’第7.2.26条的规定。”

周泽楷流畅地接上。

 

叶修赞许地笑笑,“对,这条可是强条啊!”

 

周泽楷猛然明白了这个例子是对照上面几条里面的“过笼统说明”,一下子觉得自己真是太粗心了!所以他懂是懂了,却莫名有种不太爽快的感觉,眉头还是轻轻皱在那里。

叶修看他这个样子,觉得好笑,就说,

“你别太在意啊,这条当时我也是搞半天想明白的,巨坑!”

 

周泽楷点点头,抬头看见叶修在他草稿本上写了两串数字,刚才他脑子里全是那图纸,没注意,现在看到叶修的手才发现他的手其实很好看,修长但有点苍白,大概是太阳晒得少,他骨架不太大,手上的骨头于是也是微微含在薄皮肉里面,撑起一层好看的架子,阳光从外面的玻璃斜斜打进来,在上面投下或深或浅的阴影,有点斯文的力量感,

“上面那个是我QQ,下面那个是手机,不过我不太用的,一般找不到我。”

 

他说得好理所当然。

周泽楷把那页纸撕下来叠了一下夹到书里确保不会丢,叶修又说,

“有问题问我也可以,因为像今天这种就明显是思维定式,难跳脱开就容易绕进去出不来,但实际上是没有必要在上面纠结的,又没啥有营养的知识。”

 

周泽楷嗯了一声表示自己明白了,叶修这才起身,往外面走,

 

周泽楷奇怪,问道,

“前辈,就走?”

 

叶修笑笑,“是啊,回来找东西的……上回学生证忘在这里了……”

说着还甩了甩自己的学生证。

 

周泽楷一边觉得叶修心也蛮宽的,一边点点头,“嗯,再见。”

 

叶修笑,“拜拜啊小周!”

 

叶修走了,周泽楷就继续往下研究,后来做题做入神了,再抬头已经快六点。他收拾东西去离图书馆比较近的校食堂吃了个饭,就又回到图书馆,终于把今天想搞懂的东西都弄完了,才回了寝室。

回到寝室,意外地一个人都没有,走廊上大家打打闹闹的,把门一关室内还算安静。

周泽楷想了想,先去洗了个澡,才回来把书里叶修写了联系方式的那张纸拿出来,开了电脑,在开机的等待时间里用手机发了条短信过去,

【叶修前辈,我是周泽楷。】

他发完,平时常整理检查的电脑也迅速开机完毕了,他登了QQ,给叶修发了个好友申请过去。叶修QQ头像是个写得和哭一样的笑字,网名叫君莫笑,看着这个,周泽楷反倒是有点想笑,嘴角情不自禁地勾起来。

那边叶修大概是在线的,一下子就通过了,周泽楷再拿了手机起来看,没有回信,大概真的不常用。

 

既然叶修在线,周泽楷就发了消息过去,-前辈,咖啡什么时候还你?

叶修飞快回复,-欠着。

周泽楷敲了个问号过去,-?

叶修又回,-逗你的,我最近有课题,忙!

周泽楷就回,-那前辈加油。

叶修回道,-你们快要小测了吧?也加油哈。

周泽楷回复,-谢谢前辈。

想到叶修之前说的有课题在忙,就很快又敲了一句,

-前辈忙吧,下次再聊,晚安。

叶修那边一笑,觉得这孩子真是老实,也回复,-行,下次再说,回见啊~

周泽楷嗯。

 

他聊最后几句的时候江波涛他们刚好回来,大概之前是去买夜宵了,也给周泽楷带了份凉皮回来。

江波涛把塑料袋递给周泽楷,说,

“和谁聊呢,这么开心?”

 

周泽楷刚说了个谢谢,杜明就抢着说,“等等等这个时间聊QQ?不会吧不会吧室长难道你要背叛我们脱团了!?”

孙翔倒是很冷静,“他这么闷,哪会这么快找到女朋友嘛。”

杜明还想说可是他有一张犯规的脸,就被江波涛喊了停,“停停停别八卦了啊,先去打点水来,等下晚了没热水了!”

 

两个人嘟嘟囔囔都出去了,江波涛才又开口,

“小周,心情挺好啊?”

周泽楷嗯了一声,又加了一句,

“是叶修前辈。”

江波涛笑,说,“哦怪不得,看你一见叶修前辈就挺乐的,你挺适合和前辈那种性格相处的嘛!”

周泽楷轻轻挑了挑眉毛,觉得江波涛这话里总有点怪怪的,还是开口说,

“嗯……高中就知道。”

江波涛歪歪头,问,

“所以是……高中就认识了,还是见过?”

周泽楷看着电脑屏幕上那个“笑”字,轻轻吐出来一句,

“见过,前辈忘了。”

江波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叶修前辈那种性格确实容易给人留下比较深的印象,反过来小周你乍一见面留下的印象估计就会比较平淡吧,不过没事,现在不都认识了嘛~”

周泽楷心里想不是这样的,说出来的话却是“是的”。

江波涛本想问他洗过没,看到他头发还有点湿,也就没问,自己出去洗漱了。

 

周泽楷晚上随便吃了点,现在确实也有点饿,拆了凉皮,发现里面有一点点辣椒面,想想原本凉皮里面那个辣椒酱的量,知道江波涛是按照“不太吃”的标准给他买的,觉得还挺感动,然后就倒了杯水,站在走廊迅速解决了凉皮,把塑料袋扎起来扔了,最后回寝室喝完了那杯水。

很快其他几个人也回来了,大家晚上照旧先各干各的事儿,最后熄灯了才各种扯皮。杜明终于一个不小心吐露了自己暗恋金融系系花唐柔的心声,晚上被几个人涮得体无完肤,最后只能找周泽楷说公道,

“室长!你看看这两个人啊……非要逼我说,说了也就算了,还要打听以前的事儿!快帮我说说公道!”

周泽楷想了想,说,

“怎么喜欢上的?”

 

江波涛和孙翔一听这句话笑得简直无法自理,杜明一脸生无可恋,

“行吧,正直的室长都这样了……”

然后他就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其实吧……也很简单,就是,真的就是……”

孙翔不耐烦地插嘴,“什么啊什么啊杜明你倒是快说呀急死人了!”

杜明无奈地一闭眼一咬牙就说了,“就一见钟情的嘛!”

杜明以为大家应该会笑,或者调侃他几句,没想到这时候大家反而不调戏他了,江波涛笑着点点头,很懂的样子,孙翔沉默了一会,挺深沉地加了一句,“那你加油追吧。”

之后就安静了,然后难得的由周泽楷打破了沉寂,

“怎么……一见钟情的?”

 

杜明想了想,说,“高中的时候我们学校集团搞演出,三个不同校区的一起表演,我被哥们儿拉上去唱歌,唐柔是钢琴独奏,就在我们后一个,上台之前我紧张得要死,站在幕后整个人都不大好,只好到处乱走乱看,然后就看到她穿了身纯黑的连衣裙坐在一边,手放在腿上,大概在练习钢琴曲……哎呀我也形容不好,总之就是一个简单的动作,给她做出来就超级美!”

他顿了一下,又继续说,

“其实当时是没有明白的,所谓一见钟情,也不是说突然间真的就有爱上的感觉的……”

“反而是后来表演结束了,大家各回各家了,才后知后觉发现已经喜欢上了忘不掉了,甚至会不自觉地去想她,脑子里放空的时候也会想她。就像自己的世界里闯进来一个人,让她出去的门却永远关上了……”

杜明讲完,大家又默了,默他的深情,也默他的文学素养文艺气质,

然后这回是孙翔来打破沉寂,

“杜明,这种时候我才突然觉得你真是块学文学的料!”

江波涛觉得这重点抓得真是神了。

 

周泽楷则陷入了沉思。

 

 

 

TBC

老叶时髦爆了有没有!

 

2014-12-20 热度(185) 评论(20)
评论(20)
热度(185)
  1. ChenON 转载了此文字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