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喻叶】Luxuria

·喻叶,总裁paro

·文州黑化梗(考虑到OOC问题不会黑透,也有可能是因为我平时就容易把文州写黑了……)

·祝敌敌 @童言无忌_元旦扫文 (明天)生日快乐!

·这是按照七宗罪来的,王叶篇可直接戳TAG

 

【Septem peccata mortalia】

 

阿斯蒙蒂斯(Asmodeus)是七宗罪中代表色欲的魔王,他扭曲人类正常的情欲观念。

而被阿斯蒙蒂斯诱惑而犯罪的人们,将被永远关在第二层地狱中。

 

那么,听说过《特比亚传》里面,阿斯蒙蒂斯的故事吗?

 

在一个叫美狄亚的村庄上,一位名叫克拉艾尔的资本家有个女儿,名叫莎拉,可爱漂亮,然而却有一位恶魔附身于她,使她前后在新婚之夜失去了七位丈夫。

在她失去第七位丈夫之后,大家终于确信附身于她的恶魔就是阿斯蒙蒂斯。

后来传闻说,阿斯蒙蒂斯不能容忍莎拉被她的丈夫拥有,所以依次杀死了她的七个丈夫,从此不再有人敢迎娶她。

这时候,两个年轻人来到了村庄,一个是莎拉父亲的远房亲戚特比亚,另一个名叫阿赛利亚,是受神的旨意来到人间帮助莎拉的天使拉斐尔。特比亚听父亲的吩咐,来到这个村庄收取借给朋友的钱,而阿赛利亚则劝他和莎拉结婚。

那时候莎拉因为附身的恶魔而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想要自杀。

特比亚还是拒绝了,因为即使莎拉是资本家的女儿,用命去换取这桩婚姻依然太过于不值得。

 

不过,事情总是有转折的,阿赛利亚对特比亚说,你不用害怕恶魔,在恶魔的面前熏鱼的内脏,就能驱散他。

特比亚最终相信了,迎娶了莎拉。

当天晚上,他在卧室的香炉里熏上了鱼的内脏,在一股奇异的气味里,什么东西呼地飞了出去。

 

那就是阿斯蒙蒂斯,逃向埃及,最终被拉斐尔追上,捕获。

 

这故事很老套,记载了阿斯蒙蒂斯犯下的罪行。

从犹太教和基督教的观点来看,他是邪恶的,最终也受到了惩戒,很有警戒意义。然而反过来看,特比亚一开始拒绝阿赛利亚的时候说过“恶魔不伤害她,只是杀掉每一个要靠近她的男人”,若阿斯蒙蒂斯仅仅是对于莎拉心存恶意,为何不从一开始就占有莎拉?他不过天真地以为杀死莎拉的丈夫就能和莎拉永远在一起了而已。

但丁神曲中,阿斯蒙蒂斯所代表的淫欲本意为过分爱慕对方,降低了对于上帝的依赖和忠贞。看上去确实是这样,阿斯蒙蒂斯追求自我的幸福,迷失在欲望和追求中,但也许,他是真的爱上了莎拉,否则他不会选择伤害想要得到她的人,而连她的一分一毫都不动。

 

也许对于莎拉来说,这真是不能更痛的折磨,却是恶魔表达爱情的方式。

 

《女巫之锤》里十二个星座都被分配给了恶魔们,

而阿斯蒙蒂斯,是水瓶座,

 

与喻文州一样。

 

——恶魔不善良,

小心他的微笑,小心他的爱情。

 

 

【luxuria】

 

叶修醒来的时候并不难受,他晃晃脑袋,感觉有什么东西蒙在他眼睛上。身下的触感很明显是床,被子松软,透着一点点陌生的气味,大概是宾馆。

 

叶修很快想起来自己是来赴宴,喻文州的宴。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

 

他动动手,发现两只手被绑在身前,绑得不紧,不难受但是挣不开。他翻身想坐起来,却被一只手按在胸膛上制住了。

那个人原本就坐在床上,无声无息的,等叶修醒了自己想下床才按住他。

叶修被按住,也就不动了,仰面躺在床上听着自己的呼吸声,然后旁边的人把手收回去,叶修听见一声很轻的书本被合上的声音,那声音从手指摩擦过书页开始,然后是指腹从封面摸过的动静,最后止于书页被合上发出的一声轻响,

 

他微微笑出声,

“……喻总?”

 

喻文州微笑,觉得叶修真聪明,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被他识破,

“醒了?”

 

叶修觉得自己脑子很清醒,不像被人下过什么药,可又想不起到底怎么就在床上了,

“招吧,你想干什么,我可不记得我来是要和你睡觉。”

 

喻文州把书放到床头柜,轻轻笑了一声,短暂,几乎只有一段气声,

“想干你呀。”

 

喻文州把这话说得太自然,好像他随时都能讲似的。然而有些话就是这样,越是用平时的语气讲出来,就越显得突兀而具有冲击力。

 

叶修并没有被这种理所当然震慑到,只是淡淡道,

“哦,那你快干,干完我好回去签合同。”

 

叶修和喻文州不是情人关系,最多算是炮友。但这可能只是叶修单方面认为的,喻文州从来没有放弃过追求他。

叶修只是轻描淡写,说,我们怎么可能当情人,说出去都能被笑死好么喻文州。

 

——所以很明显,他的态度一直止于承认肉体关系。

不过喻文州没有妥协过,因为叶修没有拒绝,他只是什么都没有回应,喻文州不认为自己的赢面小,所以他不会放弃。

其实他几乎可以预测到叶修的想法,叶修是一个太聪明的人,多年来能在各种生意场上走得这样滴水不漏,意味着在适当的距离不断斟酌已经是他本能一般的行为了。悲观地说,不断中止对某物产生依赖是最难受但也最容易保全自身,使自己随时都能够抽身现状理性思考的方法。

 

叶修一直很理性,喻文州也是,但是喻文州对自己承认了对叶修的感情,叶修没有。

叶修也许只是觉得麻烦,或者感情这种东西让他觉得困扰。

 

总之他只是避之不谈。

 

要喻文州看着叶修的眼睛,一字一句对他表白,然后被叶修极聪明地绕弯路躲过去?

对不起,喻文州不会这样做。

 

【既然根本不可能,就干脆别再挣扎。】

喻文州曾经这么想过。

但现在他不是这么觉得的了。

 

昨天他看着叶修穿了一身黑色,天鹅绒泛着哑哑的光,从大门一路走进来,从容不迫地走到自己面前说一句“喻总好,希望我们合作愉快”,语气里面也许有点刚好的自信,却没什么其他情绪,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这个念头不是什么好念头,但喻文州只是笑了笑,下手就做。

 

走吧www→ 很高兴见到你 

 

沦陷了,沦陷了。

土地下沉,没入黑色的泥沼,沉入暗淡可怕的第二层地狱之中。

 

莎拉若是与阿斯蒙蒂斯签订契约,即使是拉斐尔也毫无办法。

 

黑色的羽翼飘落黑色的羽毛,

 

柔软,带着天鹅绒的光泽。

 

You are the pain in my grenade, can't pullyou away.

And you're no good for me, no good.

 

Never going to quit my addiction.

Take it up a notch I might need stitches.

 

Keep it dirty just like sick vicious.

 

Keep it dirty just like sick vicious.

 

Fin

*“你一定是阿斯蒙蒂斯”——据说你只要这样说,他就会送给你一个非常精致的戒指。

(被我用来断章取义了QwQ)

ps. 

1、变成这么多段是因为不老歌有字数限制……对不住!

2、关于这个tag哦……本来是想按照拉丁文写SPM(Septem peccata mortalia)的,结果发现不行,已经有别的东西。然后就换回英文SDS(seven deadly sins),结果自己直接就觉得不对了……直接穿越到了SPN去啊!只好搞了这么个不阴不阳的7 deadly sins……关照关照……

 

2014-12-12 热度(698) 评论(57)
评论(57)
热度(698)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