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喻王叶】温柔燎原(上)

·伪佣兵梗,不会涉及太多战斗相关

·王叶,喻→叶

·设定简单,CE是G团敌对集团

 

【Burn it out,gently】

【1】

 

叶修醒来的时候,浑身都痛,骨头像全碎了一样。

他动了动手臂,痛得眼前一片血红。

等疼痛感缓下来,他扯扯嘴角,抽了口气,迷迷糊糊想,

 

——我这是在哪?

 

他使劲回忆了一下:

上一个意识片段是自己出任务,为了掩护喻文州的地面小组,骑着摩托从大楼上飞身跳下……

好吧也不能算是跳下,只是飞到另一栋大楼而已,

 

虽然这个落差有点大。

 

他闭着眼睛,快速推测了一下,

空气比较停滞,是较封闭的室内环境;睁眼没有刺痛感,无自然光照,至少自己现在所处的房间没有窗户;有很轻的滴滴声,可能是什么器械的声音,也可能是发信器,暂且不做判断;身上很痛,但是有上药包扎,至少自己在对方眼里还有价值;空气里有很淡的消毒水气味,以及草药的味道……

 

“……大眼?”

叶修开口问,声音很嘶哑。

 

果然,很快就听到五米开外的地方传来脚步声。那个人原本大概是在看书或者做什么书面工作,非常安静,完全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在听到叶修出声之后合上了书页然后起身走过来。

脚步很稳,穿着室内鞋,声音比较轻。

 

叶修没有睁眼,所以他甚至可以听到那个人走路的时候裤脚布料和地板摩擦的声音。

 

然后半路中那人从桌子上顺了个杯子喝了口水,摆回去的时候叶修听见清脆的玻璃与大理石碰撞的声音。

 

——得,就是大眼,没跑了。

 

那个人走过来,在床边站定,一句话也没说,拧过叶修的脸就吻了上去。

……

等一下!王大眼原来也不是这样的设定啊!?

叶修当机了一下,结果就发现王杰希是过葡萄糖水给他,

也不是单纯的过水就是了。

 

王希杰侧过来虚伏在他身上,口腔里的液体因为重力一股脑流进叶修嘴里,为了防止水溢出来,叶修只能拼命小口吞咽。

王希杰也不是完全没使坏,本来可以拿个吸管让叶修自己喝。

 

主要是这回他有点恼火。

 

叶修被送过来的时候人在昏迷,身上全是伤——一看就是又不知道搞了什么惊天大动静出来,想到这个人以前弄出来的事情,王杰希脸就沉下去了。

 

恼火。

 

所以他看叶修醒了,给他的第一个东西,就是一个打着喂水的名头,实质以惩罚为目的的,极具侵略性的吻。

 

王杰希知道叶修这身伤至少要养个半把月,现在动他他肯定痛得要命。

所以杰希·兼职医生·王是故意的。

叶修被迫仰起头,半张着嘴,给喂进微甜的液体。动作牵动了伤口,他疼得厉害,但又不得不继续吞咽。

这一系列的影响简直把他弄得乱七八糟,呼吸都搅成一团。

 

王杰希把水都喂进叶修嘴里,愉快地在他嘴角舔了一下,重新站起身看着躺着的人。

 

叶修狼狈不堪。他绝望地发现水还是漏了一点出去,水珠沿着唇角慢慢滑下去,带起一阵酥痒,他抬手想去擦,王杰希一把抓住他,用力很轻,不会压到他伤口,但足够制住他。

叶修有点气,但无奈是自己先搞出幺蛾子,

 

“用得着吗大眼……”

 

原本他的意思是要表示出一点愤怒,或者对于王同志的落井下石显示出一点谴责,实在不行倚伤卖伤,表现出一点委屈也好的。结果当然是失败,人家根本不吃他这套。

 

不过看着叶修这幅模样……

——身上都是绷带,脸上几道艳丽的擦伤,因为刚才胡乱地喝了水,现在红着的眼角带着点水光,嘴唇也是,颜色很淡但是反射着湿润的光泽。

王杰希气就完全消了,然后反而有一点点心疼的感觉冒上来。

 

当然,嘴上是不能软的,

 

“你就欠吧,疼死你算了。”

 

叶修生无可恋地撇撇嘴,开口询问,

 

“文州他们任务完成了没,这次地面增援这么多真是没想到……”

 

“喻文州?”王杰希挑眉。

 

“对啊,这次和蓝雨组一起出的任务,他们地面任务好像遇到点麻烦……”

他说着,突然停下来,

“等下……别告诉我上头没通知你们……”

 

“还真没。”

 

“得,我这是一不小心把机密讲出去了……”叶修再次生无可恋。

但他脑子里也马上开始快速推断这个小几率事件背后的意义。

以前很少出现这样只通知几个组的情况,仅出现的几次也是在任务开始同时通知到了,以防止几组任务之间互相干扰。

 

那么这次,是怎么回事?

 

“现在什么时候了大眼?”

 

王杰希看了看叶修的神色,知道他是在想正经事儿,就看了看手表,

“你被送到我这边的时候,看伤口昏迷只有半个小时左右,往前推大概是上午十点半左右,现在是下午三点。”

 

“谁送我来的?”

 

“黄少天。”

 

“少天?这说不通。”

 

“发现了什么?”

 

“他们任务有问题。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大量的增援。而且怎么说也不该是少天,他们任务刚刚结束,他应该还和文州在一起才对。”

他看了看王杰希,

“你知道的,文州近身渣,他们两个一般一起行动。”

 

王杰希两手抄在胸前,看起来也在思考。

“你是说……有情报泄漏?”

 

叶修眨眨眼睛,

“我是推测。”

 

王杰希把他的手腕翻过来,灵巧地重新绑了个蝴蝶结。

“这个推测很危险。”

 

“我知道。”

叶修斜斜眼睛看到那个蝴蝶结,

“大眼……你什么时候有的这种兴趣……”

 

王杰希轻轻抚摸着叶修的虎口,

“在你身上,我什么兴趣都有。”

 

叶修笑了笑,佯装嗔怒,

“大眼,什么时候学会了耍流氓,我都不知道!”

 

王杰希也微笑,

“你什么都不知道。”

 

叶修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大眼你少和文州玩,我感觉你心越来越脏了。”

 

王杰希亲了亲叶修的手指,

“你怎么这么说喻组长,他知道了肯定要伤心。”

 

叶修反而笑了,

“他才不会,他最不怕这种话。”

 

王杰希没再接话,一双眸子颜色深沉。

 

他在想这次事件。

 

这次要说是意外,却有太多蹊跷的地方……

比如各组收到消息的偏差;比如叶修被从自己组里单独剔出,导致他考虑全局只能充当诱饵;比如敌方大量有计划增援;比如后来黄少天和喻文州分开行动。

 

绝对不会是巧合。

 

叶修组里有内鬼。

 

【2】

 

叶修看王杰希一脸严肃,把他心里的想法也猜了个七八成,调笑道,

 

“干嘛,这么严肃,摆脸子你又比不过老韩。”

 

说完他笑起来,肺里一抽一抽地痛,疼得他马上停下笑声咬牙克制自己。

 

王杰希扯回思绪,看叶修疼得要死又不出声那副样子,垫了几个枕头在他背后,稍微让他坐起来了一点,正面搂住他,慢慢拍着他后背帮他顺气。

 

语气也缓和下来,

“……你真的是,能不能别每次都把自己往死里弄。”

 

叶修发出一个短短的气音,大概在笑,

“明明每次都是你,要弄死我。”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想这家伙真是不能宠的,

“我说认真的。”

 

叶修额头抵在王杰希肩上,声音朝下,听起来闷闷的,

“嗯……”

 

王杰希轻轻抚摸着他的背,就像抚摸一只猫,然后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再睡会吧,我联系喻文州。”

 

叶修也知道自己现在这个身体状况真是不能乱来了,乖乖躺下,任王杰希给他掖了被子又在他额头落下一个吻。

他需要尽快恢复自己身体机能,所以他闭上眼睛,迫使自己迅速进入睡眠状态。

 

果然,不出三分钟,叶修呼吸就趋于平稳,胸口的起伏也变得规律而缓慢起来。

 

王杰希不看好叶修过于随意的战斗风格,强大,但是太危险,但他充分信任那个人的自我调节能力。在自我调节上,他还没有见过比叶修做得更好的人。

——他的生物钟非常“随机应变”。

 

叶修以前一个人领过小队任务,在荒芜的苔原上面独立生存了近半个月,居然还硬生生把任务完成了。回来的时候人瘦了一圈,但精神很好,被主席骂了一通之后给撵到王杰希这里来做全身检查,最后发现几乎没有任何机能方面的紊乱。王杰希当时很诧异,询问了叶修,得知实际上是他在有意识的调节自己的生物钟和作息。

 

所以他的生物钟比普通人更具有灵活性,换句话说,他可以强迫自己短时间内入睡。

——强制自己进入修复状态。

 

非常了不得,需要极强的意志力和自我控制力。

 

王杰希看着叶修安静下来的面容,比起平时要乖顺很多,有点没防备,想着他要是在外面出任务也是这样的睡脸,不知道被多少人看过,抑制不住地,有点,吃味。

 

我怎么变得这么小心眼了……

 

他把室内空调温度调高了一度,走到客厅,拨通了喻文州的电话,内线。

 

电话响了两声,那边喻文州接起来,温润的声音里带着点疲惫,

 

“王组长?……他……怎么样了?”

 

一开口就问叶修的情况啊喻文州,

“外伤很厉害,手上断了根骨头,但是不太严重,不出一个月就能恢复。”

 

“嗯,那就好,这次真是失算了,计划外的东西太多……”

        

“这次……”

王杰希接着喻文州的话头,想和他谈谈这次行动背后的东西。

 

“嗯,是的,你说的没错。”

喻文州那边声音有点飘忽,说的话牛头不对马嘴,王杰希马上明白他是在避嫌。

 

“你找个好说话的地方,或者我们直接见个面。”

 

“好的,也真的很久不见了,不如今晚上一起吃饭,老地方见?”

 

“六点来我家吧,叶修也在。上次国庆你们都来过的那个地方,你应该记得地址。”

 

“没问题的,好的,可以。”

喻文州语气轻松愉快,好像真的只是在安排一场与老朋友的久别重逢。

 

“嗯,喻组长,晚上见。”

 

“晚上见。”

 

【3】

 

王杰希不是不知道喻文州对叶修那点心思,但眼下谈论这个问题最好的对象就是他:

其一这次任务是个关键点,喻文州参与了,他手上有一手资料;其二喻文州玩战术的,逻辑比较清晰,听他的口气是已经查出什么了,王杰希很有必要和他交换一下手头的信息。

 

所以现在王杰希要做的事变得很简单。

他再打了个电话,查了最近叶修组内的机动小组流动人头,叫对方把资料都加密发给他。

看了看手表,离六点还有近三个小时,足够他好好地检查一下这些档案再做顿饭。

 

他穿着室内鞋,轻轻走回侧卧看了看叶修,就回到书房开始倒腾那些档案。

档案不多,但是要一个个查阅还是太费时间。王杰希需要一个时间范围,但他很快发现自己无法推理出这个范围——直到今天他看到叶修,他都不知道这个任务的存在,甚至到现在他都不知道任务的具体内容,大量不确定性使他无法进行合理推断。任务内容未知,筹备时间未知……

 

王杰希皱了皱眉头,准备从三个月前的档案开始看。

——既然不能按理论推算,那么就按照直觉走。王杰希一直有着比常人好太多的直觉,这和他战斗风格很像,出其不意,变幻莫测,然而往往精准有效。

 

之后就是枯燥的检阅工作,把来历有问题的档案剔出来,先一起放到二轮筛查的人选里,再从上头调派人员的源头信息发出处进行倒查。

 

王杰希一边操作着,一边心里已经觉得奇怪。

 

总部的网站这么好黑?

 

王杰希是有自知之明的人,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的黑客,那方面他们有太多高手,他自己只是浅浅涉及了一点,以备不时之需,虽说第一次用到居然是用来黑自己总部的网站也是有点尴尬,但这都不是主要问题。

安全级别太低了。

王杰希面色阴沉下去。

 

好的,对方不是没有准备的。筛查在第二轮就遇到问题了,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接下去该怎么做?

他正在思考,就听见有人敲门。

 

看了看表,五点一刻而已。

 

手机界面亮起来,喻文州的短信,

【是我。】

 

 王杰希走过去开门放喻文州进来,

“过来的时候没有人跟踪吧?”

 

“没有,我饶了路,最后是从车库安全通道走楼梯上来的。”

 

“嗯,好的。”

 

“叶修?”

喻文州伸手解下围巾。

 

“在侧卧室,睡觉呢。”

王杰希指了指门背后的外衣架,示意喻文州把外套挂在那里。

 

喻文州脱下外套,理了几下就挂上去,抬头迎上王杰希的目光,

“哪里方便说话?”

 

“这边。”

王杰希领喻文州往书房走,喻文州侧头瞥了一眼侧卧里面,刚好看到叶修的手搭在毛毯边缘上。

 

王杰希假装没看见喻文州微微侧头的动作,

“你先坐吧,我倒点喝的,你喝什么?”

 

“咖啡吧,麻烦了。”

喻文州笑笑,也不客气。

 

“好的。”

王杰希走出去,脚步很轻。三分钟之后端了两杯咖啡回来。

 

“谢谢。”

喻文州接过来,握在手里,等王杰希坐下,才开口讲话。

“王组,我想你大概也推测出来了……”

 

王杰希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复杂,

“嗯,你说。”

 

喻文州轻轻笑了一声,

“王组不信任我啊,”

“不过……”

他顿了顿,拇指在马克杯杯口摩擦着,

“我想我没有理由害叶修。”

“甚至相反,我可以为了尽可能保护他做很多。”

 

然后他又慢慢收起来那个笑容,

“虽然叶修是不需要被保护的人。”

 

王杰希很明白这点,他只是觉得听着不舒服,或者说,从喻文州进来的那一刻起,他就有一种领地受到侵犯的感觉。

毕竟喻文州曾经也是他的竞争对手,而且他的性格太可怕。

喻文州以前追求过叶修,几乎和王杰希同时。当然最后王杰希得手了,但是直到现在王杰希还心有余悸,他不知道自己如果出手晚一点或者犹豫一下,叶修会不会就被喻文州抢走了。比起王杰希,喻文州的控制欲要更强,所以相应的,可能喻文州可以给出的安全感也会更多。

——他是个温柔的人,但他心里有猛兽。

 

作为一个个体来讲,王杰希是很欣赏喻文州的,所以说实在,他甚至有一点点不明白叶修最后选择自己的原因。

 

“对不起,这件事情上……”

 

王杰希知道喻文州是不会害叶修的,但他就是觉得在这件事情上他要稳妥一点,因为无论暗中的那个人是谁,他都想害叶修,想叫叶修死。

 

容不得半点差池。

 

“没事,如果是我,也会这样做。”

喻文州温和地笑了,没有在意。

 

“嗯,我刚刚调了半年来叶修组内的机动小组流动人头档案,因为不清楚这次任务的开始时间和筹备时间,筛选的时候选择了近三个月的档案……”

王杰希先说了自己这边的发现,十分坦诚,直接用行动为刚才的怀疑道了歉。

 

“时间和你想的差不多,这次任务是四个月前确认下来的,”

喻文州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

“当然我是事后知道确定的具体时间的。然后,任务是两个半月前确定参与人员后,开始筹备的。”

 

喻文州抽出一张纸,递给王杰希,

“这是总部调派人员的原始记录。”

 

王杰希知道这个“原始”是什么意思,所以他也没问什么,只是直接接过了纸张,

“你找过别人?”

 

“一个而已。”

喻文州没说是谁,王杰希也没再问。

在这种事情上,喻文州是完全可靠的,那么他会挑选的人也是可靠的,当然,后来他很快得知这个人是肖时钦。

 

王杰希站起来,拿着档案去和自己那边一筛完毕的档案作对比,用记号笔圈出来几个人,递回给喻文州。

“这几个人。”

 

喻文州接过去看,把自己的推测结果拿出来比对,完全一致。

“好的,范围已经很小了。我回去会继续查。”

 

王杰希站着,拿起咖啡杯喝了几口,靠在书架上,

“说说你们这次任务?”

 

“问题很多。”

喻文州捏了捏眉心,有点疲惫的样子,

“这次行动需要一个很好的前提条件,——完全隐蔽。因为这次执行任务的地点很危险,非常靠近CE总部,如果他们提前发现的话,我们基本会直接陷入危机。然后后面的事情我想你多少也知道了,有消息泄漏。我最后接到叶修联络的时候离任务开始才只有十二分钟,但我们却已经被发现了。叶修联络我的时候已经是单人行动了,他只说他会制造焦点,叫我们赶快撤离,哪里知道他用这种乱来的方法……”

 

喻文州轻轻摇了摇头,

“之前我们地面行动组在紧急撤离,我走不开,只能让少天去接应,见到叶修的时候已经是这样。”

 

王杰希点了点头,认同喻文州当时的做法。

喻文州作为组长,是无论如何不能离开的。黄少天战斗力很凶残,又是叶修好友,让他去带叶修出来成功率最大。

然后他又想起来什么似的,抬头看了看喻文州,

“这次各组收到任务消息的偏差你怎么看?”

 

喻文州喝了一口咖啡,思考了一下,

“以前有过,但在任务开始执行的同时应该也会通知到各组内。王组没有收到通知?”

 

“没有。”

 

“怪不得少天和我说你看上去有点惊讶。”

 

“……”

 

“这次,只能说有人故意封锁了消息。”

“我们最后也没有得到支援。”

 

“任务呢?”

 

“完成了。”

 

王杰希看了看喻文州,愈发觉得这个人深不可测起来,

“你有什么想法?”

 

喻文州抬起头看王杰希,慢慢吐了一口气,

 

“王组,你知道,刘皓吗?”

 

TBC

 

 

2014-12-03 热度(305) 评论(26)
评论(26)
热度(305)

© ON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