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 Peace
叶受堆文小子博(主喻叶)
叫我 昂/on/开总 都好 叶受接稿

ON

【伞修】6/30

·男友力三十题

·写着玩儿,尽量保持在2000字以内一篇

·单文单CP,各篇独立

·不出意外情况绝不虐,开玩笑这可是甜甜的男友力三十题啊!

 

6/30

过马路时轻轻扣上手腕的那只手·伞修

 

 

 

和任何一个人一样,苏沐秋做过很多噩梦。

也许是被异物追逐,也许是高处坠落,也许是遭受火焰的炙烤,也许是在深海中慢慢窒息。

也许是简单的飞来横祸。

——他梦见过自己出车祸的场景。

 

那场景太过于真实,甚至让他没来由地觉得比起梦境那更像是什么记忆。那几帧画面就像慢动作一样在他脑海里回放。

轰然鸣响,然后撕裂般的疼痛,粘稠的血液,一片漆黑的视野。

 

他半夜醒来,捂着头回想。脑子里还是他一个人慢慢走出人行道的画面,身后是叶子几乎掉光的大树和到了冬天绷得紧紧的高压电线。那些风声,树叶摩擦的声音,全都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

后来他想了很多,几天间都有点魂不守舍。

 

 

然后这个梦过去四天,到周末。苏沐秋要去附近超市采购,叶修一万个不情愿,最后还是跟去了。

 

刚刚入冬,空气里有些毛躁的静电,叶修半张脸埋在围巾里,发尾有些飘,苏沐秋出门前洗了个手,趁手还是湿的替他理了理。也许是翘着的头发弄得叶修不舒服,理头发的时候他难得乖乖低着头让苏沐秋捏着发丝往下理顺。

苏沐秋手里捏着叶修的发丝,很黑,很软,不自觉地就笑了。

 

现在两个人走在街上,叶修体质寒,一吹风就冻得哆嗦,拼命喊冷。

苏沐秋叫他别说话,风都灌嘴里去了到时候呛死你了。

叶修生无可恋地瞥了他一眼,不说话了。

 

风不大,但是很冷,巷子里晒不到太阳,叶修只能一直搓着手。

风吹过还挂在树枝上的稀稀拉拉的树叶,发出一种垂死的萧索声响。

 

苏沐秋突然觉得这场景很熟悉。

 

这种熟悉感在他弄清楚了与其相似的场景的时候,变成了一种很难一口道清的恐惧。

眼前就是马路,这马路新修过拓宽了很多,很大,偏偏红绿灯时间很短,他和叶修看到的时候已经只剩十几秒,叶修冷得要命,只想赶快买了回去,看到十几秒的倒计时就快步往前走。

 

苏沐秋突然觉得很可怕。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伸了手扣住叶修的手腕。

——叶修的手真的很凉,他的手本来就很薄,腕子也比较细,被风一吹简直冰到骨子里去。

叶修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慢下了脚步,问他怎么了。

苏沐秋的手往下滑了滑,牵住叶修的手,和他十指相握,

 

“没什么,想到一点事。”

 

叶修看着苏沐秋牵着自己的手,属于苏沐秋的那份热量一点点渗透过来,狡黠地笑了笑,开口的语气却很温柔,

 

“那手就借我暖暖呗。”

 

苏沐秋扣着叶修的手,那双因为寒冷而显得有些苍白的手,瓷器一样,却似乎让他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

 

“嗯,你手怎么会这么冰。”

 

叶修看着人行道的红灯转绿,左右看了看,牵着苏沐秋很快过了马路,

 

“我们那儿冬天有暖气的啊沐秋大大,出门也不会着穿这么点儿好嘛。”

 

苏沐秋快步走了两步上去,赶上叶修,看着叶修的侧脸,看着他大喇喇牵着自己十指相扣,突然想,

上天把你送到我身边真是太好了。

 

然后他就笑了,

然后他就被叶修猛地往后一拽。

然后是轰然鸣响。

 

那声音很响,很刺耳,苏沐秋捂着耳朵,缓过来的时候往马路边看过去,

耳鸣。

 

——卡车,也许是手刹失灵,也许是醉酒驾驶,

以一种刁钻的角度斜过来撞进绿化带。

苏沐秋看了看,叶修不拉住他的话,

 

他会被撞到。

 

然后的事情他不敢想。

 

叶修的手狠狠抓着他的手,用的劲很大,苏沐秋终于回过神来看向叶修,叶修眼眶很红,风吹的,吓的,气的。

苏沐秋挤出来一个微笑,然后眼前一阵黑色,

接踵而至的是撕裂般的疼痛,接着他感觉自己嘴里一阵很浓的血腥味翻滚起来。

 

他一下子连站都站不直,——叶修给了他一拳。

 

 

苏沐秋痛死了,

但他也幸福死了。

 

好了,现在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了叶修,一辈子也别想逃。

 

叶修揍了苏沐秋一拳,很久没说话,倒是苏沐秋想着自己是要完蛋,赶紧认错,

 

“叶修,我……”

 

叶修抬眼看他,苏沐秋又说不出话了。

 

叶修叹了口气,

 

“靠,你脸皮怎么这么厚,我打你手都疼。”

 

苏沐秋笑了,舔了舔唇角,有血,又看看叶修的手,果然指节的地方是划到自己牙齿了,也有一条血痕。就把叶修的手拉过去,舔了舔那道伤痕。

叶修疼得抽气,

 

“嘶……”

 

苏沐秋后悔得要命,

 

“……对不起。”

 

叶修看都没看他,把手抽回去,重新握住他,特别威严地说,

 

“别道歉,这事儿没下次。”

 

苏沐秋跟着叶修重新往前走,回头看了看路边。

释然地笑了,

 

身后是叶子几乎掉光的大树和到了冬天绷得紧紧的高压电线。

 

 

 

 

很久以后,苏沐秋想,也许自己的生命原来应该在那里画上休止符。

但上天把叶修带来给他,

 

这个人就像无所不能的神明,肆意篡改了他的命运,愤怒地给了他一拳,然后又猥琐兮兮地抱怨起手疼。

 

这个人身形单薄,习惯的嘲讽脸下面藏着一颗教人捉摸不定的心。

他轻描淡写很多东西,实际心思却细腻无比。

 

他身上充满矛盾和魅力,叫人移不开目光。

 

这个人是苏沐秋的奇迹。

 

 

这个人,叫叶修。

 

 

 

Fin

 

 

2014-12-02 热度(103) 评论(10)
评论(10)
热度(103)

© ON
Powered by LOFTER